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成语故事 > / 正文

抗战老兵:闻鸡起舞

2021-08-03 14:00:27104 ℃

原标题:闻鸡起舞

抗战老兵:闻鸡起舞

抗战老兵:闻鸡起舞

抗战老兵:闻鸡起舞

凌晨4时,邵仁卿就醒了,过去的70年,他一直如此。

膝盖的骨刺又在隐隐作痛,老人伸手揉了揉,缓缓闭上眼睛。这疼痛,仿佛是在提醒邵仁卿永远不要忘记70多年前的那场战争,“那时的伤痛,远胜于此。”老人说。

邵仁卿出生在山东烟台龙口市,那时叫黄县。这个毗邻蓬莱仙境的美丽小城,被日寇毁了宁静和美丽。

1942年,还不到17岁的邵仁卿在县城的一家商店里当学徒。当时,日寇在城中横行,滥杀无辜,甚至用刺刀挑起小孩,狠狠摔在地上……躲在店里的邵仁卿两眼喷火,恨不得夺门而出,和日本人拼命。

“我要去打日本人,我要为乡亲们报仇!”他找到老板辞工。

“你有什么打算?”老板问。

“参军,我要去当八路!”邵仁卿说。

“当八路多苦,没吃少穿还可能送命,不如去当二鬼子,还能给家里拿回点儿吃的喝的。”老板劝道。

“二鬼子?那是汉奸!”邵仁卿摔门而去。

邵仁卿家中姊妹7人,他是惟一的男孩。“我要当八路!”邵仁卿对父亲说,父亲张了张嘴,但什么也没说。邵仁卿匆匆离家,当时他没有想到,这竟是和父亲的永别。

邵仁卿跑到同村二姨家,他知道,二姨父就是八路军。他记得二姨父和他说过,只有八路军才是人民的军队。

听了他的来意,二姨没言声,拿出几个热乎乎的地瓜塞到邵仁卿手里,“吃饱了再走,50米外有人等你。”听了二姨的话,邵仁卿高兴得直蹦高,三口两口把地瓜塞进嘴里,顾不上喝口水,就顺着二姨指的方向,大步流星地走下去。

走了一会儿,并未见人,邵仁卿有些迟疑,放慢了脚步。这时,一名手提篮子的村妇出现在他前面,不紧不慢地走着,“这可能是来接我的。”邵仁卿跟上了村妇。

爬上一座山后,村妇突然消失了,邵仁卿左顾右盼,没见人影,只看到一座木屋,他壮着胆子推开屋门,屋里竟有40多人,都在默默地擦枪。

好几个人很面熟,都是邻村的后生,邵仁卿想打个招呼,可没人抬头看他。

“你想当八路?吃得了苦吗?我看还是算了,回家吧。”一个声音突然在邵仁卿头顶炸响,吓得他缩了缩头,但很快又挺直了胸膛,大声回应:“不,我不回去,我要当八路,我要打日本鬼子!”

擦枪的人们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看他。“好小子,有志气,留下吧!”队长伸出拳头,捶了捶邵仁卿的胸膛,邵仁卿趔趄了一下,又迅速站好,抬起右手,敬了个军礼。这一天,邵仁卿成了八路军胶东军分区招北独立营小分队中的一员,分到了一支土造步枪、9发子弹和4枚手榴弹。

枪管冰冷,从没摸过枪的邵仁卿心口发慌。“以后你就跟着我吧。”一条大汉拍了拍邵仁卿的肩膀,“大家都叫我大老宋。”邵仁卿抬头望去,正迎上大汉的笑脸,邵仁卿的心一下踏实了。

自此,邵仁卿成了大老宋的“小跟班”,在树林里站岗,在战场上拼杀,他都跟在大老宋的身后。“好多危险,都是他替我扛过去的。”说到这里,老人有些出神。

1944年8月,八路军山东军区胶东军分区部队在胶河以东地区向日伪军发动秋季攻势。邵仁卿第一次踏上战场。

“记得啊,拼刺刀时,鬼子爱朝胸部和小腹扎,一定要小心。”大老宋一边比划,一边低声叮嘱邵仁卿,邵仁卿在一旁不停地点头,握紧枪杆的双手,手心全是汗。

“杀啊,杀鬼子!”冲锋号吹响,大老宋一声怒吼,邵仁卿来不及多想,紧随其后,冲向端着刺刀的鬼子。鬼子果然毒辣,照着邵仁卿的小腹提刀就刺,邵仁卿虽然拼命闪躲,但还是被扎伤了大腿。

剧痛和鲜血,刺激着邵仁卿,他仿佛又看到了县城中百姓的鲜血和尸体,他瞪圆双眼,横举刺刀,迎着鬼子的刀锋奋力撞去……“当啷啷”,两把刺刀飞向空中。

没了刺刀的邵仁卿飞身一跃,抱住正愣神儿的鬼子,一旁的大老宋见状,赶忙上前,两人合力将鬼子拖倒。邵仁卿掏出腰间的手榴弹,向鬼子的头上砸去,一下,两下……直到身下的鬼子不再动弹……

这一战,持续了一天一夜,日伪军留下800多具尸体和3辆汽车,仓皇逃窜。

打了胜仗的邵仁卿伤心欲绝,因为战斗即将结束时,就在他的面前,一颗子弹射中大老宋的额头。大老宋倒下了,邵仁卿跪在他的身边,捧着大老宋的头,绝望地不停重复:“怎么办,怎么办……”“他总站在我的面前,丰裕达建材网,要是没有他,那颗子弹可能就要了我的命。”老人抬起右手,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水。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