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成语故事 > / 正文

亲历者笔记还原东京审判:成语故事反击日方律师

2019-04-22 10:47:34162 ℃

亲历者笔记还原东京审判:成语故事反击日方律师

  国家图书馆供图

  东京审判被看作是日本近代以来对外侵略和暴行的定谳。随着近20多年来日本政治的“向右转”,东京审判的正面意义正在不断地被有意或无意地淡化和漠视。昨天,由国家图书馆和上海交通大学联合发起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庭审记录》编纂出版工作正式启动,以便系统地回击日本右翼势力否定东京审判正义性的言论。《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庭审记录》的出版在国内尚属首次。

  本报记者张然

  已完成前10卷出版

  国家图书馆馆长周和平介绍,去年2月国家图书馆全面开展了对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相关史料的收集、整理工作。国家图书馆还与上海交大合作建立了东京审判研究中心。《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庭审记录》预计出版100卷。2013年年底前,前80卷将全部完成。目前已初步完成前10卷的出版工作。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庭审记录》的出版在国内尚属首次。

  学界研究落后日本

  中国是东亚战场最大的受害国,本应占据着评价、解释东京审判的中心位置,但现实恰恰相反,长期以来中国学界对东京审判的研究和西方、日本的研究相比大大落后。

  东京审判基本文献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中国检察官首席顾问倪征之女倪乃先昨天介绍,其父曾经告诉她,中方曾经从日本寄回两大箱共两份齐全的庭审记录资料,但均已遗失。倪乃先说,有一次她曾在地坛书市发现13本原版的庭审资料,上面的编号等信息显示并非仿制。“这说明民间还有这些珍贵的资料。”

  ■庭审再现

  成语故事反击证人

  昨天,曾亲自参加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本战犯审判工作的倪征先生的女儿倪乃先在现场展示了倪先生的手写笔记,讲述了庭审上一则关于“谈虎色变”的细节。

  土肥原贤二长期在中国从事特务活动。但是一名证人在庭审中竟说他是“忠厚坦白、和蔼可亲”的人。倪征援引报刊内容念道:“华南人士一闻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之名,有谈虎色变之慨。”

  土肥原的辩护律师马上说:“我反对!这份证据是在说一只老虎,跟本案没有关联,请求法庭不予采纳!”庭长问:“这份证据是在说动物吗?请说明,否则将不予采信!”

  倪征向庭长反问道:“您的小孩一直哭闹不休,您怎么办?”庭长回答道:“我会吓唬他。”

  倪征又问:“您怎么吓唬他?”庭长说:“我会跟他说我不再爱他了。”倪征 说:“谢谢!在中国,很多父母会吓唬孩子说,你要再哭老虎会把你叼走的!这上面写的就是这个意思,在中国的华南地区,中国的父母吓唬哭闹的孩子是这么说的:你再哭!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就来了!孩子马上就不哭了。”

  法庭上传来一片笑声。倪征说:“还需要我再仔细地讲解一下,老虎有多凶残吗?”最终法庭决定该证人的所有证词全部不予采信。

  ■专家解析

  晚了也要走晚了更要走

  谈及《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庭审记录》出版的意义,东京审判研究中心主任程兆奇从1950年远东国际军事审判国际检查局局长约瑟夫·季南给联合国军最高司令官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写的一封信谈起。他认为多数意见判决对详细的法庭证词只作了有限的引用,与此相反,帕尔法官的反对意见却作了丰富的征引,这种不当的强调,极易招致误解。因此他认为出版时应该附上详细的审判资料。

  程兆奇解释说,推翻东京审判的企图从开庭之日直至今天在日本从未间断。在否定东京审判合法性的各种议论中,这封信中提到的“帕尔法官”的“反对意见”占有特殊地位。

  程兆奇说,帕尔“丰富征引”、长达1200页的“意见书”在东京审判宣判之前已经为被告和辩护方所知,以后又在日本被广泛引用,还不断以各种形式反复出版,成为否定东京审判的最重要的“法理”依据和“道义”源泉。

  程兆奇介绍,季南的建议在今天仍有非常重要的意义。编纂出版《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庭审记录》意义深远。“这一步我们已经走晚,但晚了也要走,晚了更要走。”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