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儿童故事 > / 正文

讲好山西儿童故事

2021-08-02 04:18:4862 ℃

  发现山西地域山西文化中成长的山西儿童、山西童年,讲好山西故事,是山西儿童文学作家和出版者义不容辞的使命与责任。晋童年书系由希望出版社出版,游戏资讯网,多元跨界而来的山西籍作家,从不同视角描写山西各地区儿童的成长,文本中有浓厚的山西文化内涵,是山西儿童文学创作者与出版者为山西儿童奉献的精品力作。

  不同视角的山西儿童成长故事

  原创儿童小说晋童年书系2019年已出版第一辑4册,分别是郭万新的《小花脸》、王旭东的《山花别样红》、李晓虎的《逐马少年》和徐永红的《丹青童年》。一个省的创作与出版唇齿相依。希望出版社为振兴山西儿童文学出版与山西儿童文学创作,近几年持续出版了一批山西籍作家的儿童文学作品,对繁荣我省儿童文学创作与出版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2019年明确提出晋童年选题,旨在加大发掘有潜力、有实力的山西籍儿童文学作家的力度,逐步壮大山西儿童文学实力,反映山西各地市、从农村到城镇再到城市、当代中国山西儿童的生活样貌,讲好山西故事。2020年计划推出第二辑4册,分别是蒋韵的《黑白照片》、葛水平的《山下午锄二》、苏二花的《秘密的美好》和陈寿昌的《爷爷的大山》。

  晋童年书系的作家均为山西籍,第一辑的4位作家聚焦山西儿童的独特成长经历,从不同角度切入,讲述贴近当地儿童生活的成长故事。郭万新的《小花脸》角度独特,作者逆潮流而动,描写了一个从农村到城市,又从城市重返农村的少年,以桑干河生态环境的恢复为背景,讲述了返乡少年从钢筋水泥到绿水青山后的一段成长经历,诠释了淳朴的乡情、珍贵的友情和顽强向上的生命真谛,借少年之眼描绘了大量极具特色的乡土风情,展现了在大自然中人与动物和谐共生的动人画卷。王旭东的《山花别样红》的主人公原型是作者经过实地采风得到的真实人物,讲述了山区一户因病返贫的贫困家庭留守儿童应山红的成长故事。作者并没有将叙事的重点放在对苦难的渲染上,而是用大量笔墨表现山红与爷爷的祖孙情、原老师和学生的师生情、山红和小伙伴的友情,以情感人,展现了当代山西少年的精神风貌。李晓虎的《逐马少年》是从作家真实的童年经历出发,在回忆之上的再创作。驻扎在村子里的炮兵营要解散了,军马所的马匹都要移交给村里。小男孩赵小易和小伙伴都想要营长的坐骑,围绕分马的故事展开情节,既展现了赵小易家良好的家风,也让读者看到晋南农村儿童的纯真与成长。徐永红的《丹青童年》则聚焦在困境中成长的儿童的坚韧与自强,塑造了一个身残志坚的追梦男孩的故事。

  多元跨界为创作注入新鲜血液

  晋童年书系第一辑中有两部作品都是成人文学作家创作的,《小花脸》是郭万新的第二部长篇儿童小说,《山花别样红》是王旭东的第一部长篇儿童小说。2020年拟出版的第二辑中4位作家有3位是成人文学作家。成人文学作家跨界创作儿童文学已经成为常态,从张炜的《寻找鱼王》,到叶广芩的《花猫三丫上房了》,不乏童心童趣与艺术性俱佳的作品。

  山西的儿童文学正是在一批成人文学作家的带动下,渐成气候。希望出版社近年出版了一批山西籍作家的儿童文学作品,比如张石山的《一画开天》《方言古语》《无字天书》,接续了民国时代学者大家为青少年撰写读本的传统,用方便青少年阅读、接受的文本形式,传达对本土文明的认知。诗人唐晋的童话集《海的奇迹》、宋耀珍的《小镇的秘密》等,都用独特的想象、诗意的语言赢得了小读者的喜爱,获得不错的反响,其中《小镇的秘密》获得赵树理文学奖。

  成人文学作家创作儿童文学大都出手不凡,他们有多年创作经验,文字功底深厚,第一辑王旭东的成人小说《复调婚姻》获得赵树理文学奖,2020年拟出版的第二辑的蒋韵、葛水平是鲁迅文学奖获得者。成人文学作家的儿童文学仍带有鲜明的个人特点,比如葛水平的讲述童年成长的小说《石碾滚干爸》,仍能看出她独特的艺术风格,不同于一般的回忆童年之作。

  晋童年书系除了将有意创作儿童文学的成人作家纳入其中,也在思索扩大作家群,为山西现实主义儿童文学创作注入新鲜血液,比如以创作科幻作品为主的作家,职业为非专业作家但具有不错文学素养的有意为儿童写作的作家。晋童年书系将以每年出版三四册的规模,持续为山西儿童文学创作注入新鲜血液,助力山西儿童文学创作与出版的繁荣,为山西青少年带来更多具有山西特色的儿童佳作。

  发掘与传播山西厚重文化

  晋童年书系的作品都能看到山西厚重的文化内涵。第一辑4位作家的描写都带出了当地独特的风土人情。郭万新的故事以桑干河流域为背景,少年与獾的追逐和奇遇,仿佛带着粗犷的风,粗粝后又有着浪漫主义情结。王旭东笔下的太行山区群山起伏,难见平地,却有大山深处的原始森林和溶洞,给人温暖与希望。李晓虎笔下的晋南农村,平地连绵,可以纵马奔腾,作为一名晋南人,读后脑海中自然浮现出一幅家乡美丽的风情画。徐永红故事的背景有山有水,有树有人,主人公在这种背景中成长,似乎面对苦难也变得更加悠游自在了。

  山西儿童文学创作与出版的独特优势依赖于对山西厚重文化的发掘。山西有着五千年悠久的历史与文明,古老的文化不仅体现在地上地下的遗址、建筑、青山、绿水,也在山西各个地市百里不同风、十里不同俗的民间文化中。这是一代代山西人成长过程中不会注意但流淌于血脉中的文化内涵,也是山西儿童文学有可能从众多儿童文学中跳出的最大可能性。

  从晋童年书系中能看到山西作家有意识无意识地对山西文化的发掘与传播。山西作家最擅长或者说喜爱的是现实主义题材的文学,从赵树理、马烽开始,山西作家就默默耕耘在现实主义的土壤中,为时代鼓与呼。山西作家创作儿童文学也是带着深重的使命感,写作要反映儿童成长中可能遇到的困境,要有益儿童的成长,要能为儿童的成长提供养料。对山西文化的发掘与传播成为其中一个主题。晋童年第一辑中,王旭东的《山花别样红》,作者多次写到大别山深处的原始森林和溶洞,宣传家乡的风景名胜。晋童年第二辑《秘密的美好》更是比较突出的例子,故事的背景被设定在云顶山,这是一个现实中存在的地方,作者将云顶山描写得美似人间仙境,那里的鸟兽、草木自由生长,连云的变幻都让人可以盯着看一天,在这美好的背景下发生的人类与动物之间的奇妙故事,也美好得似梦幻般。山西作家对山西文化的认同感,让他们在儿童文学中不遗余力地想写出山西的美好。

  山西的儿童文学作家和童书出版人,因为共同的对山西儿童的使命感和山西文化的认同感,在不遗余力地进行创作和出版,深入他们的生活与成长,发现当下的山西儿童,讲好山西故事,不断增强山西儿童的文化自信。

  扆源雪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