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儿童故事 > / 正文

荐书|阅读女性的故事

2022-04-18 06:19:06146 ℃

女性写作关注哪些问题?小说、非虚构乃至绘本中,怎样呈现女性故事和女性困境?从下面这些新书中,阅读女性故事。
傅真《斑马》2022年1月出版
《斑马》从作者傅真的部分真实经历改编而来。
长篇小说《斑马》中,傅真书写了当代各个阶层的女性在婚姻、家庭、职场、个人选择方面的困境,关于女性焦虑这个话题,傅真认为,女性不像男性有稳定清晰、符合主流的性别认知。“现在传统的女性形象已经崩塌了,我们不想做女神,不想做贤妻良母,也不想做辣妈或者超人妈妈,但是新的认知还没有建立起来。在这样的混乱和分裂中,我们变得愈发焦虑。”
《斑马》中,作者有意设计了两组对比鲜明的对照组,来自英国的40岁女记者艾伦,与来自中国某省、怀着传宗接代的任务、最终在异国自杀的于姐。而不同类别的女性面对生育时有着既不同、又相通的处境。女性不管在哪个地方生育,是在田间地头,还是在曼谷借助医疗手段、可以享受医导服务的诊所,当女性面对生育这一刻都是无助的。
在河流与陆地、北京与曼谷,《斑马》中也充满了异域色彩,不同国家的生活经历也被作者编织在小说中:“她望向天边的紫色虚空,就好像那是穿越时光的隧道。也许这段经历会渗入他们的血肉,让他们迎来一段未知的崭新关系,又或许它仍逃不过日常生活的洗礼,被循环往复的潮汐冲刷殆尽。他们会生活在北京,或者回到伦敦,也可能搬来曼谷。也许孤独终老,也可能会有一到两个孩子,建立幸福的家庭。风和日丽的星期天,他们一起在公园散步,骑车,吃冰淇淋,享受家庭生活琐碎的温馨,同时也忍受着为人父母所必须忍受的兵荒马乱与内忧外患,还身不由己地开始担心核战争和地球的未来……但那一切尚未到来。此时此刻,在过去与未来的间隙里,她找到了自己在时间中的位置。过去永远不死,未来犹不可知,但人总是活在当下,而非过去或未来。永恒正是由每一个当下组成,她得学会居住在永恒的现在。”

沃尔特·特维斯著、于是译《后翼弃兵》2022年3月出版

《后翼弃兵》原著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
2020年年末,一部叫《后翼弃兵》的网飞美剧受到关注,最近,《后翼弃兵》的原著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中译本由翻译家、青年作家于是翻译,国际象棋特级大师、现女子世界排名第一的棋手侯逸凡担纲技术顾问。
《后翼弃兵》的故事说起来可以非常简单:20世纪50年代末,肯塔基州一名八岁孤女贝丝·哈蒙偶然接触国际象棋,并最终成长为国际象棋特级大师。
八岁的贝丝第一次被关注是以一起车祸受害者的身份,车祸夺走了与她相依为命的妈妈。登在报纸上的声明向世界宣告:这个孩子从此在世上孤身一人,她的形单影只便从此无处遁形。
孤儿院里的孩子们跟她一样,对世界下意识机警。大人们分发镇静药片,企图用沉闷和秩序扼杀孩子的活泼与独特。孩子们发型统一,毫无个性,生活枯燥沉闷,直到贝丝在地下室里碰到勤杂工下国际象棋,先是旁观,再之后学习,棋以外的世界才如同消失或同化了一般,不再那么难以忍受。睡不着的夜里,黑暗的天花板宛若被一束锥光照亮,幻化成棋盘,此时的世界只有她和棋。之后,丰裕达建材网,她下赢师傅、师傅的朋友、全中学的男孩棋手,全州的棋手、全国的棋手。
《后翼弃兵》的作者沃尔特·特维斯说:“我觉得我的角色都很像,他们都是孤立的个体,做着不被主流社会完全理解或深刻共情的事情,我总被这样的人或事所吸引。”他本人跟贝丝一样八岁开始学棋,有两年在儿童康复中心度过,被分发过镇静药片,曾经有过四五十本国际象棋类藏书,参加过近20场国际象棋赛事。他承认,《后翼弃兵》有很强的自传性。之所以写以女性为主角的《后翼弃兵》,他说他认为没有什么身体上或生物学上的原因,使女性成不了跟男性一样顶尖的特级大师。在他建构的世界,贝丝不局限于女子赛事,国际象棋是个纯粹以实力而非性别论高下的运动。
但是《后翼弃兵》并非树立男女敌对,而是呈现的不分性别的绝对热爱与痴迷。在贝丝的世界里,她不仇视无力供养自己的养母,而是欣赏养母给自己恰如其分的自由,她要赢的不是每一个下棋的男性,而是要在自己挚爱的国际象棋的世界里找到最完美的下法,享受智力竞技的乐趣。《后翼弃兵》固然树立了一个女性典范,却远不止于此。她是我们每一个人,是每一个在自己喜欢的领域不断摸索、想要崭露头角的普通人。天才的世界依然孤寂与矛盾,就和每个我们的世界一样。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