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儿童故事 > / 正文

儿童剧本杀不“杀人”,学科擦边球并非出路

2022-04-22 04:09:4062 ℃

原创 李婷 芥末堆看教育儿童剧本杀游戏现场
♪ 作者|芥末堆 李婷
♪ 编辑|芥末堆 子航
“你的任务包括:1、找到十年前xx事件的真相;2、隐瞒你是本起案件的凶手,不让其他玩家发现。”这是剧本杀常有的任务情节。
剧本杀以推理解谜为主要内容,玩家扮演不同角色对事件进行推演和还原,最终找到真相。近年来,剧本杀成为最受年轻人喜爱的线下娱乐活动之一。
在美团公布的《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中提到,2021年国内剧本杀市场规模将超过150亿元,消费者规模或达941万,超七成玩家为30岁以下的年轻人群。
那你听过儿童剧本杀吗?什么是儿童剧本杀?孩子们的剧本游戏又有怎样的可能?
儿童剧本杀是什么?
成年人的剧本杀游戏,大家并不陌生。剧本杀被认为起源于西方的“谋杀之谜”游戏,2016年后,随着“明星大侦探”等系列推理类综艺节目的走红,剧本杀也在国内逐渐流行开来。
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全国范围内在营状态的企业名称或其经营范围内包含剧本杀的企业数量约为1.09万家,近三年,年度注册增速平均89.92%,呈现出快速增长的趋势。
2021年开始,儿童剧本杀也逐渐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
“自己喜欢玩密室剧本杀一类,每次娃都想跟着,无奈大人的游戏全都是不适合孩子……让娃过过瘾。”在北京一家儿童剧本杀线下门店,有家长留言评论带孩子体验的原因。
面向儿童的剧本杀,和成年人玩的剧本杀有什么不一样?
“最大的一个区别,就是儿童剧本杀没有凶杀情节,也不会引导孩子去说谎。”成都有案儿童剧本杀联合创始人潘巧慧告诉芥末堆。成年人的剧本杀以破解特定案件,或者还原案件本身为基准,需要通过不断交流,线索分析,掩盖自己真实的目的,来完成剧本的任务。
潘巧慧举了一个例子,“比如是一个关于破解盗窃案的剧本,孩子们化身小侦探,根据种种线索,通过孩子们的逻辑分析、线索讨论、现场观察、案件总结,最终锁定到非玩家的嫌疑人。”
没有凶杀案,也不适合“杀”,儿童剧本杀更多被看作以角色扮演为主的沉浸式推理游戏。
“你可以把它理解成一种儿童成长中心或者儿童游艺中心之类的场景。”小新星国际教育CEO李颖将儿童剧本杀定位为“儿童剧游”,小新星也推出了“糯米塔益智剧游”,设有线上平台和线下落地场景。
从形式上看,目前市面上的儿童剧本杀大致包括阅读剧本-分析线索-圆桌讨论-还原故事等环节,主要玩家年龄范围划定在6-12岁。主要类型包括以大语文、历史故事为基础设置的“历史本”,以爱国主义教育为背景的“红色本”,也有包含科学知识、动手实验等内容的“科学本”等等。
费用方面,在大众点评上,搜索北京范围内的儿童剧本杀或亲子剧本杀,芥末堆注意到,目前线下单人体验价格在100-300元不等,吉林资讯网,单次游戏时间在1-2小时,每局6-8人。从店家数量上看,仍属于十分小众的亲子娱乐项目。
一场好的剧本杀需要什么?
“体验感”是剧本杀能够持续吸引玩家复购的关键因素之一。在从业者看来,一个剧本的体验感好坏与否离不开剧本本身、DM(Dungeon Master即剧本杀主持人))和玩家三方面的共同作用。儿童剧本杀也是如此。
剧本创作是剧本杀行业得以持续运营的重要来源。由于内容含有推理解谜情节,不可重复体验,优质剧本内容稀缺是整个剧本杀行业共同面临的问题。
剧本杀领域的内容创作分发已经形成一套自己的流程:上游由作者进行剧本写作;中游发行商以买断作品或者签约作者的形式获取内容,再进行统筹发行;剧本杀店家一般选择参加展会向发行购买剧本。
除此之外,剧本还被分为盒装本、城市限定本和独家限定本。其中,盒装本可以不限量购买,价格约300-500元;城市限定本则是每座城市限定发售3-5本,每本在2000元左右;独家限定本仅为一家门店使用,价格在几千元至上万元不等。小鹿侦探社旗下剧本
儿童剧本杀的剧本创作仍在起步阶段。芥末堆了解到,目前儿童剧本杀的剧本来源主要是由三部分构成,专职儿童剧本杀创作的平台,教培机构转型创作儿童剧本,以及成人剧本杀作者转型创作儿童剧本。
潘巧慧向芥末堆介绍,以该公司为例,旗下拥有发行方“小鹿侦探社”和剧本综合服务平台“有案”两个品牌。小鹿侦探社主要负责剧本创作,有案则作为整合多家发行方剧本资源集中展示售卖。
具体到儿童剧本创作,业内人士认为,在逻辑之外,还需要创作者对儿童心理和学习能力具有一定的认知。
“我们当时收到过很多成人剧本杀作者的投稿,一上来就给了我三个凶杀案。”潘巧慧说道,“他们很多人可能都不知道6岁或者8岁孩子的认知到底是什么样子,孩子们能接受哪些东西,在他们年龄范围之内对哪些东西感兴趣。”
“但是剧本杀+教育是一种全新的模式,很多作者在短时间内无法适应。这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去让这个行业成长,无论是从剧本杀内容上面,还是创作出更加符合儿童认知的剧本模式,都需要这个行业的从业者,不断积极探索。”潘巧慧介绍,例如,在给6-8岁的剧本中,小鹿侦探社将每段故事概述控制在400字左右,同时配上拼音便于孩子理解。
“想做儿童剧本杀的话,其实还是跟我们教培有很多异曲同工的地方,要依照每个孩子不同的年龄和心理认知特点去开发剧本的呈现形式。”李颖举例道,“比如说,8岁以前的孩子,他可能对音乐、舞蹈、色彩等方面,会有更强烈的反应,那么稍微大一点的孩子,他可能会对童趣方面的要求有所减弱,但是会要求分组对抗性、自我积分性等等。”
在持续2个小时左右的游戏过程中,儿童剧本杀对DM的能力要求也更高。李颖提到,DM既要有良好的表达能力和演绎能力,也要能够把控故事情节合理推进进度。“就像我们上课的时候,什么时候要敲重点了,你要非常熟悉。”
同时,儿童剧本杀的DM也要能够持续引导孩子们集中注意、理解剧情走向,调节孩子们之间的矛盾,应对可能发生的突发状况。
而考虑到不同年龄段儿童理解和表达能力的差异性,潘巧慧建议一般以2岁为分界线,即6-8/8-10/10-12岁,将6-12岁的孩子分为三组,相近年龄段的孩子组局游戏会更加协调。
儿童剧本杀市场仍在起步阶段
在业内人士看来,儿童剧本杀的出现不足一年,市场认知还有很大空间。
2021年以来,“双减”意见及配套政策持续落地,不少校外培训机构寻求跨界转型,以“寓教于乐”为标签的儿童剧本杀也随之出现开始起步探索。
在内容上,儿童剧本杀以娱乐属性为主。在业内人士看来,儿童剧本杀与学科培训并无关联。知识性内容主要出现在剧本故事背景,或者是游戏环节当中。
李颖提到,不能否认的是,部分教培机构在合规压力下,仍有销课需求,儿童剧本杀不失为一个合适的选择。在他看来,家长对这类的项目有一定认可,在信任基础上,他们愿意尝试一些创新模式。但长久看来,儿童剧本杀也需要形成成体系的内容,才能吸引家长和孩子持续复购。
“未来儿童剧本杀可能会有两种业态。”李颖分析道,一种是面向C端家庭的沉浸式游戏产品,另一种则是在B端场景形成专门的游戏馆或是成长馆,整个赛道可能会在未来两三年内受到更多的市场关注。
“学科擦边球不是办法,要想生存下去,研发能力才是核心。”李颖强调。
另一方面,除了教培机构外,高速发展的成人剧本杀行业也在寻求突破。天眼查数据显示,从剧本杀相关企业注销情况来看,2021年注销企业数量最多,占总数的47.5%,整个剧本杀相关企业注册资本在100万以下的企业注销占比为98.1%。
部分成人剧本杀从业者将目光投向了未成年人。潘巧慧观察到,今年1月开始,出现了几家教培机构转型的发行方,开始对市场进行普及教育,儿童剧本杀的认知度不断上升。到3月份左右,开始有成人剧本杀发行转型加入。在有案的落地案例中,教培机构转型需求占了三分之一,近一个月来,越来越多的成人剧本杀门店开始咨询儿童剧本杀的相关内容。
值得注意的是,剧本杀行业同样面临更加细化的监管要求。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中,多名代表委员建议对剧本杀行业进行内容审核和版权保护。4月1日,文旅部等五部门向社会征求意见,拟要求剧本杀经营者报备剧本作者、简介、适龄范围等信息,并进行内容自查,且不允许在非节假日期间向未成年人提供服务等。同时,在场地条件中,意见拟规定不得在居民楼、建筑物地下一层以下等地从事剧本娱乐经营活动。
“现在这两方面是进行了更多的碰撞和融合。”潘巧慧表示,“目前儿童剧本杀的类型也越来越多,各方面都在发散性地普及儿童剧本杀,也给市场创造了更多的可能性。”本文作者:李婷
芥末堆 记者
人生只有一次,教育也要不断尝试
原标题:《儿童剧本杀不“杀人”,学科擦边球并非出路》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