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儿童故事 > / 正文

没有父母羽翼呵护,如何为困境儿童撑起关爱保护伞

2022-05-04 04:34:25164 ℃

    8岁,应该是依偎在父母身边,无忧无虑的享受童年的年纪。可对长沙的小缘(化名)来说,童年却多了些阴霾--父母相继离世,她与72岁的爷爷相依为命。长沙市天心区新开铺街道联动民政、教育、社区等部门上门帮扶,为小缘撑起关爱保护伞。

    由于种种原因,一些孩子得不到父母的及时庇护,身陷困境。对此,政府部门、街道社区、志愿者如何为困境儿童提供庇护。

    3月28日起,中国民政部发起了“如何推动未成年人保护工作开展 多地书记、县长谈体会”,长沙做得如何?连日来,三湘都市报记者走访了多个困境儿童家庭。

    故事一:父母不在,家里来了很多叔叔阿姨

    小缘的家位于长沙市天心区湘电线材生活小区。27日下午2点半,记者找上门时,她还在学校上课,家中只有72岁的爷爷。

    二室一厅的房子,不算大却很温馨。摆设简单,有些老旧的沙发、餐桌和电视。墙上挂着小缘的照片,笑容让整个房间明亮了几分。照片下方,整整齐齐地贴着奖状,沙发头摆放着很多布娃娃。

    “孩子爸2018年因车祸去世的,当时都瞒着她,说‘爸爸外出打工了’。去年,小缘妈妈因为癌症走了。我想着,她应该已经知道,爸爸妈妈都不在了吧。”小缘的爷爷告诉三湘都市报记者,自从儿子、儿媳走后,孙女的笑容明显少了,没有了以前的活泼好动,只有跟同龄孩子聊天时,才能看得到笑容,“比起小时候,现在更怕黑,不愿一个人呆着。”

    

    “我一个月的退休工资3000多,还要买药,一个人照看孩子,省吃俭用也不够花。幸亏有政府帮忙。”说起面临的困境,小缘的爷爷眼眶有些红,无奈之下写信委托社区给孙女办理了《孤儿证》,在满18岁前,小缘每月能得到1300元的补助。在教育部门的帮助下,学校也会发放一些补助,街道社区、民政、妇联、共青团等部门也会经常上门慰问,给小缘送上文具、生活用品。

    “孙女好几次问过我,说家里为什么总是会来那么多好心的叔叔阿姨,给她送衣服、文具。”小缘的爷爷说,尽管父母不在,但爱心的包围还是激励着小缘好好学习,乐观生活。

    针对小缘的情况,社区联系上街道社工站,请社工对小缘进行点对点的帮扶。“我们联系了湖南大学的志愿者,给孩子辅导学习。我们会陪小缘过生日,给她买新裙子。看到孩子的笑脸,我们也很开心。”社工郑聪聪说,故事窝,一旦小缘有需求,社工都会上门解决。

    故事二:妈妈被带走,民政局帮她找了临时的家

    面对无人看顾的困境儿童,民政部门会第一时间为他们找个“家”。

    

    2021年2月10日上午,长沙市岳麓区民政局社会事务科接到咸嘉湖街道儿童督导员紧急电话,称西大门社区9岁女孩朵朵(化名)的妈妈因再次吸毒被抓,面临无人照护的处境。

    马上就要过年了,朵朵被社区儿童主任安置在麓谷街道锦绣社区粟女士家过春节,岳麓区民政局工作人员带着米、油、棉被、毛巾等物资和慰问金,第一时间前往粟女士家。

    朵朵一直是岳麓区民政局关注的孩子,2017年11月,妈妈因吸毒收监,年仅5岁的她被寄养在长沙市第一社会福利院。岳麓区民政局每年除为她支付近5万元的寄养费用外,每逢节假日,还会带着新衣、书包、食品等物资探望慰问。2019年11月,朵朵妈妈期满释放后将她接回抚养,街道、社区第一时间为母女俩申请廉租房,就近找学校为朵朵解决读书问题,区民政局还将母女俩纳入兜底保障范围,解决生活来源问题。

    朵朵妈再次被警察带走时,朵朵正在小区内与同龄的孩子玩耍,热心的粟女士表示乐意当朵朵的临时监护人。区民政局工作人员给粟女士夫妇留下辛劳费,签订了《儿童委托照护责任确认书》,落实对朵朵的监护责任,同时将对朵朵的慰问金也交给粟女士保管。嘱托粟女士给朵朵买新衣和喜爱的食品,让她像别的孩子一样,过上一个欢乐的春节。

    守护困境儿童的成长,长沙有这些举措

    2022年3月28日起,中国民政部就发起了专题“如何推动未成年人保护工作开展 多地书记、县长谈体会”。由于各地的发展水平不同,对于困境儿童的需求也会有所侧重,或重在物资保障,或满足精神需求,并会在重大节日期间,以慰问走访的方式,向困境儿童表达关爱。湖南长沙,各个区县在关爱困境儿童方面,也有着不同的探索。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