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儿童故事 > / 正文

上海儿童文学“中生代”:地域性创作群体40年的文学风貌

2019-05-13 13:29:56116 ℃

  这是一个富有时代特色的创作群体: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走上文坛,此后四十年,一直活跃在创作一线,并逐渐成为中国儿童文学的中坚力量、中流砥柱。

  上海是有着悠久儿童文学传统的城市,百年中国儿童文学从这里开始起航。新中国六十多年的儿童文学版图,上海儿童文学也据有半壁江山。适值今日,上海儿童文学作家“老、中、青、少”四世同堂,群星璀璨;上海儿童文学创作“多、活、精、新”佳构迭出,成果丰硕。这其中,有一批“中生代”作家的创作成就和文学风貌尤为社会所瞩目。他们是一个富有时代特色的创作群体: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走上文坛,此后四十年,一直活跃在创作一线,并逐渐成为中国儿童文学的中坚力量、中流砥柱。笔者将从六个层面概述这一被称为“中生代”上海儿童文学作家的地域性创作群体四十年的文学创作风貌。

  “中生代”登场

  1978年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年份。这一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不仅意味着改革大幕的开启,也标志着包括儿童文学在内文学“新时期”的到来。彼时,“儿童文学教育论”与“儿童文学审美论”的冲撞不仅是文艺思想之争,更是新旧两种儿童文学创作潮流的交汇与激荡。也正是在这种此消彼长的不同文学观念与创作实践推动下,王安忆的儿童小说《谁是未来的中队长》、程乃珊的儿童小说《“欢乐女神”的故事》、诸志祥的童话《黑猫警长》、梅子涵的儿童小说《课堂》、周锐的童话《勇敢理发店》、秦文君的儿童小说《迟到的敬意》、陈丹燕的儿童散文《中国少女》、彭懿的童话《女孩子城来了大盗贼》等优秀作品相继发表。至此,“新时期”上海儿童文学褪去了浓重的“教育底色”,翻开了鲜润的“文学新篇”。

  九十年代是中国儿童文学的“长篇时代”,也是“中生代”儿童文学作家的创作成熟期。那一时期,幽默儿童文学、幻想儿童文学与原有的现实主义儿童文学三元合一,齐头并进。而在三股文学潮流中,都活跃着上海“中生代”儿童文学作家的身影。秦文君的《男生贾里》系列、梅子涵的《女儿的故事》、陈丹燕的《我的妈妈是精灵》、班马的《六年级大逃亡》、张成新的《来自沙漠王国的少女》、彭懿的《疯狂绿刺猬》、周锐的《哼哈二将》、郑春华的《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刘保法的《中学生圆舞曲》、朱效文的《青春的螺旋》、简平的《一路风行》、戴臻的《小尖帽》、任哥舒的《敬个礼呀笑嘻嘻》等重要作品都诞生在这一年代。

  进入新世纪之后,随着商品经济大潮和信息化时代的到来,上海“中生代”儿童文学作家进入了创作拓展期。题材上不断开拓,文体上多点开花,艺术上多元并进……成为诸多“中生代”作家共同的文学追求。秦文君涵盖低幼、童年、少年不同读者群的的全文体写作,沈石溪云南归来后以《鸟奴》《最后一头战象》《中华龙鸟》等小说对动物题材的开拓,梅子涵《中学生灵感》《麻雀》等作品对短篇小说叙事艺术的持续探索,彭懿继幻想小说之后,又成为原创图画书的旗手,周锐集束式推出重构经典的“名著幽默”系列,郑春华继广受好评的“大头儿子系列”之后,又以“非常小子马鸣加”系列完成了文学转型与自我超越……

  时至今日,秦文君、梅子涵、彭懿、沈石溪、刘保法、郑春华、野军、戴达等“中生代”儿童文学作家在保持创作活力的同时,还在寻求新的艺术突破,这种与时俱进的文学情怀不仅是上海“中生代”儿童文学作家共同的精神风貌,也是他们不断前行,成就儿童文学伟业的内在动力。

  丰赡鲜明的内容风格

  四十年来,“中生代”上海儿童文学作家取得了令人瞩目的创作成果。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儿童文学创作内容丰富、多样。在“中生代”作家笔下,儿童文学疆域广阔、气象万千。这其中包括秦文君、陈丹燕的本色少女书写;梅子涵、班马、金逸铭、朱效文的阳刚男孩叙事;周锐、彭懿、朱效文、周基亭、庄大伟、任哥舒、戴臻、戴达的多维童话创作;张成新、朱效文、魏滨海、沈振明、简平、胡廷楣的鲜活校园写实;毕国瑛、郑春华、班马、朱效文、刘保法、戴达、东达、潘与庆的热忱童年歌吟;野军、郑春华、陆弘、任霞苓的本位幼儿故事;沈石溪的野生动物传奇,以及刘绪源、班马、彭懿、梅子涵、朱效文、胡廷楣等的敏锐理论批评,等等。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