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儿童故事 > / 正文

郑渊洁+曹文轩专访:儿童文学哪家强?

2019-05-15 15:08:1184 ℃

郑渊洁+曹文轩专访:儿童文学哪家强?

对于未进入今年童书作家榜的质疑,郑渊洁称自己不能和违法到中小学卖书的童书作者出现在一个“童书榜”单上,“这对我是奇耻大辱”。

编辑 | 吴金

近日,第13届中国作家榜公布了2018年中国童书作家榜,人们发现,去年还以2100万版税收入位居作家榜总榜单第三名的“童话大王”郑渊洁,却没有进入童书作家榜。一些网友开始质疑郑渊洁的童书销量。

郑渊洁随即在个人微博发布长文进行回应,称自己是主动“拒绝上榜”,因为“中国的童书销售泡沫极大,甚至和不法行为有牵连”,自己不能和违法到中小学卖书的童书作者出现在一个“童书榜”单上,“这对我是奇耻大辱”。

郑渊洁+曹文轩专访:儿童文学哪家强?

在长文中,郑渊洁指名道姓称本童书榜排行第三的北大教授、知名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存在进校售书的行为。郑渊洁说:“孩子看书,应该是自己选择。通过学校老师用向学生发购书单不买书见不到作家的方式让孩子获得童书,不是在孩子幼小的心灵埋下可以利用权威投机取巧不正当竞争的肮脏种子?”

郑渊洁与曹文轩都是当代中国最知名的儿童文学作家之一,其作品在儿童群体中影响很大。巧的是,本刊先后专访过他们,在访谈中,他们都聊到了自己的儿童文学作品及创作意图。看看他们怎么说。

郑渊洁+曹文轩专访:儿童文学哪家强?

郑渊洁

郑渊洁:我用童话送给孩子100条命

文 胡雯雯

南都周刊:你的童话作品《皮皮鲁送你100条命》改编成了儿童音乐剧,为什么要转战舞台剧?

郑渊洁:孩子看书的时候,爸妈不一定会看,但看剧的时候他们是一起来的。83年我儿子郑亚旗出生,我第一眼看他时就想,孩子的安全是最重要的,我给了你一条命,我要再送你100条命,就给他编了这个家庭教材。把我所知道的一切可能的危险,编成故事告诉他。我想,孩子和爸妈对彼此最大的爱,就是别出事。

南都周刊:接下来会将其他作品改编成舞台剧吗?

郑渊洁:我觉得《皮皮鲁和419宗罪》也很合适。以前请我讲课最多的就是少管所,可能觉得我跟孩子会很亲近。有一次我在里面过夜,上铺是个小个子的男孩。我问他犯了什么事。他说家里穷,16岁生日时为了请朋友吃饭,偷了个钱包,被抓了,里面正好500块。当时刑法规定,16岁零点后偷窃满500元就构成了盗窃罪。我开玩笑说,没人告诉过你,16岁之后只能一次偷499元吗?他却反问,那你告诉你孩子了吗?

我当时愣住了,出来就买了本刑法,回家念给儿子听,儿子却摸着我头说,你没事儿吧?后来我想,刑法太枯燥,我就根据里面419条罪名,编了419个童话,他非常喜欢看。现在青少年犯罪率上升,里面跟他们最有关的一些,都是可以改编出来的。不过,刑法已经不是419宗,是452宗了,我现在把它重新写了一遍,叫《魔鬼号列车》。

南都周刊:你用童话方式写过安全、刑法、哲学等,是不是所有领域都可以用这种方式来教育?包括性启蒙?

郑渊洁:这个也有,《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已经出版了。我觉得衡量教育成不成功,就看受教育者对所学的课兴趣是越来越大还是相反。其实所有知识都可以通过故事讲出来,优秀的演讲都在讲故事,没有说道理的。孩子吧,从出生开始就非常喜欢探索,唯独有一件事不能探索,就是性。怎么办呢?只能当他对这事儿还不好奇的时候就告诉他。

我记得郑亚旗4、5岁时,有天电闪雷鸣,他说为什么我先看到闪电再听到打雷。我说这不重要,我告诉你一个重要的事情——你是怎么来的?还找了一根香蕉一个面包圈,极其到位地告诉他。他听完后说,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先闪电再打雷了吗?所以我后来根本不担心他上一些不好的网站,因为他什么都知道了。

南都周刊:这几十年来一直写童话,你是怎么保持这种童心的?

郑渊洁:很多爸爸妈妈都注重孩子要获得什么,其实我觉得这不重要,留住孩子身上原有的什么东西才最重要,比如好奇心和想象力。家长和老师如果说这个不科学,不要胡思乱想,立刻给你正确的指示,孩子就慢慢没有好奇心了。虽然你能学到丰富的知识,但是只能重复前人的创造,而不能从事创造性活动。比尔盖茨的爸爸写了一本书讲他是怎么培养盖茨的,他说你要能把孩子的好奇心留到40岁,作为父母那就是功德无量的。

郑渊洁+曹文轩专访:儿童文学哪家强?

曹文轩 摄影_王悦

文 河西

南都周刊 :你觉得自己的作品更准确的描述是为儿童写的文学,还是为成人写的儿童题材的作品?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