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儿童故事 > / 正文

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不要以为儿童只能读儿童作品

2019-06-12 18:42:28181 ℃

原标题: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不要以为儿童只能读儿童作品

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不要以为儿童只能读儿童作品

曹文轩现身深圳签售新书。

  今年恰逢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抗战题材的图书成为出版热点。近日,北大教授、博导、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的抗战题材儿童小说《火印》出版,通过讲述一个男孩和一匹马的传奇经历,展现了一幅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不同于以往的抗战题材作品,曹文轩注重从人性的角度对裹挟进战争中的人进行思考和审视,以小见大,引人深思。

  近日,曹文轩先后获邀来到深圳、广州举办签售会、专题讲座,与读者深度互动,大的方面,谈到“文学的意义”,小的方面,谈到当下儿童文学创作的问题。记者在深圳和广州的活动现场注意到,无论什么场合,曹文轩坚持他的儿童文学创作初衷和原则:“儿童文学应该是带给孩子快感的文学,这里的快感不仅包括喜剧的快感,还有悲剧的快感”。

  新作《火印》:

  看似在写战争,实际更着意写战争中的人

  “我的新作《火印》讲了一个什么故事呢?”无论是签售会还是文学讲座,曹文轩始终不忘小说家讲故事的本职,他说,《火印》里的主角是雪儿,雪儿是坡娃从狼群中救回来的一匹小马驹,它和坡娃一家在野狐峪过着宁静的田园生活。战争爆发了,原本美丽安宁的村庄失去宁静,雪儿被日军强行征走,身上烙下了一枚日本军营的火印。日本军官河野看中了雪儿,想要训练它成为自己的坐骑。但雪儿不肯接受河野的驾驭,它心中唯一的主人是野狐峪的坡娃。由于雪儿的不屈和对抗,它沦为拉炮的战马,不得不忍受母子分离,遭受种种凌辱。同时遭遇不幸的,还有处在日军炮火攻击下的野狐峪村民。历经战火和苦难之后,坡娃终于将雪儿带回了野狐峪,但雪儿身上的火印成为它终身的耻辱。雪儿在村民面前深深地低下了头,直到它获得了赢回尊严的机会……

  谈到这部长篇小说的写作缘起,曹文轩说,他曾在萧红的短篇小说《旷野的呼喊》中读到一个情节:主人公抓到了几匹马,并在马的身上看到烙下的日本军营的圆形火印。以这个“偶得”的细节为基础,以多次流连忘返的张北草原为背景,作者构思了《火印》这样一部儿童小说,看似在写战争,实际更着意写战争中的人。 “雪儿是一匹马,但它在我心目中是一个人,是有着人格的马,有尊严,有智慧,有悲悯。即使作为动物,它也是这个世界上最高级的动物。我写它,只是在战争中写它。”曹文轩说,“同时,我想说,战争是应该令全人类诅咒的,因为它毁灭掉的不仅仅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它毁灭掉的是善、美,毁灭掉的是一切。战争是我们人类应该断然拒绝的。”

  青少年写作:充满伤感,需要警惕

  曹文轩的粉丝除了小读者,还有很多是小写作者。他们很小开始创作,甚至成绩斐然,期待曹文轩能就当下儿童文学创作提出一些建议。

  在谈论儿童文学之前,曹文轩说有必要厘清“文学何为”这个问题。“文学的根本意义在于为人类提供良好的人性基础。”曹文轩说,良好的人性基础就包括道义、审美和悲悯情怀。文学从开始到现在,对人性改造和净化所起到的作用是无法估量的, “可是,这个问题出现了恶化:你谈美,人家就说你矫情;你谈悲悯,人家就说你滥情;你谈风雅,人家就说你附庸风雅。”

  与读者交流当下的儿童文学与青少年写作者中,很多家长谈到曹文轩的儿童文学作品,都说“悲剧色彩太浓,不够天真烂漫。”对于读者的理解,曹文轩并不反感。相反,他说:“我自己在写作儿童文学的时候,确实延续了悲悯的情怀,代表的是成年人的关照立场。”

  “但我不理解的是,为什么现在很多青少年的写作也跟我一样充满了伤感,这是要警惕的。”曹文轩说,“今天孩子们的写作秋意太重,屁大的孩子那么伤感,秋天消势了,落叶纷纷,心情冰凉得都不想活了,一个一个的就那么大的孩子。他生活在阳光下,所有一切最好的东西都给他,故事窝,但他就那么悲凉。这个悲凉不是他真正的感受,而是知识告诉他的,然后他就悲凉的。所以我提出‘阳光写作’的概念。也就是说,孩子们的写作应该按照自然方式过,春天就过春天,夏天就过夏天,秋天就过秋天,冬天就过冬天。”

  童书选择:儿童可以读一切可以读的书

  图书市场上最热的是童书,童书最热的是绘本。琳琅满目,如何选择,已成为所有家长最关心的问题。曹文轩的观点则很多家长唏嘘。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