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儿童故事 > / 正文

短视频时代的东北突围

2020-12-26 14:54:0276 ℃

在被称为“直播元年”的2016年

腾讯科技调研时发现

几乎每家直播平台粉丝量排名前二十的主播里

都有超过或接近半数为东北籍

2018年春节后,随着抖音崛起

竖屏短视频时代来临

东三省籍的短视频博主们

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和规模,组团迅速破圈

张踩玲的短视频中最常见的是她一个人坐着“唠嗑”。图/受访者提供

短视频时代的东北突围

本刊记者/李静 隗延章

发于2020.12.28总第978期《中国新闻周刊》

只要在镜头里,人物身上最幽微的细节都能抓住,老四有这个本事。网上刚刚放出一段短视频,他和乔杉、彭昱畅合作,为某个刚上映的电影造势,网友们议论:“就跟没演似的”,“演技不输专业演员”。老四演的大堂经理,在他抖音、快手的账号上有一个系列,和被老公宠着的“大玲子”、在丈母娘家总被对比的担儿挑“小涛”“大丰”、勤劳辛苦的单亲家政女工春娟、着急孩子学习的魏思彤妈妈等几十个人物一起,生活在那个被老四创造出来的平行宇宙,上演自己的悲欢离合。

从2017年接触短视频,无论是自己还是那些自己演绎的人物,老四没想到有一天能够溢出到手机之外的世界。今年春天,老四参加了《脱口秀大会》,初赛时完全脱稿,全凭即兴模仿就直接晋级。虽然那档节目最终捧红的是另一个东北短视频博主李雪琴,但老四对自己的表现挺满意,也收获了更多人的关注。12月初,老四刚在辽宁凌源拍完一部网大电影,没怎么顾上休整,马不停蹄又进下一个组了。

就在老四忙活拍戏的当儿,他的网友张踩铃回国了。张踩铃今年3月才开始拍摄短视频,八九个月的工夫,粉丝量已经超过435万。她的短视频和老四表演式的短剧完全不同,是一个人坐着“唠嗑”,吐糟在国外生活多年因为中外文化差异而遭遇的笑点,更像脱口秀。老四特别欣赏,“感觉这人儿真是逗,而且她的幽默很高级,踩铃要是去参加《脱口秀大会》,肯定能拿个名次”。

12月21日,老四在黑龙江佳木斯的街上。摄影/范英杰

张踩铃回国是为了录制《奇葩说》第七季,这一季,节目组请来了众多短视频博主,张踩铃遇到了她的另一个网友张金条。张金条粉丝量425万,由于讲的段子也常常出现押韵排比句,都是东北人又是同一个姓氏,常有粉丝在评论里问张踩铃,“你和张金条是亲戚不?”答案当然不是,正确解题思路是,老四、张踩铃、张金条由于对对方作品的喜爱,彼此互为粉丝。

在被称为“直播元年”的2016年,腾讯科技调研时发现,几乎每家直播平台粉丝量排名前二十的主播里,都有超过或接近半数为东北籍。2018年春节后,随着抖音崛起,竖屏短视频时代来临,虽然半壁江山不再,但黑吉辽三省籍的短视频博主们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和规模,组团迅速破圈。

可以说,自从登上春晚舞台21次的赵本山把“忽悠”“埋汰”等东北方言普及到全中国,之后无论是《马大帅》三部曲、《乡村爱情》N部曲,还是脱口秀、短视频,不管时代的语言和媒介怎么变化,在喜剧舞台的C位上,东北人从未离场。

“老多这样的人了”

老四原本是一名快递员,接触短视频纯属偶然。2017年12月的一个中午,佳木斯刚下过一场大雪,高速封路货进不来,老四早早回家炖了一锅豆腐汤。想起自己看过的韩国综艺,老四一时兴起让媳妇帮忙录了段模仿韩国人吃饭的视频,上传快手。“我从小到大就挺善于观察,喜欢模仿别人,以前也没有这种能玩的平台。”老四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上传完也就忘了,本来也是抱着发朋友圈的心态。”

晚上想起来再看,浏览量已经上了3万,粉丝增加了一千多个,“啊,这也行?”第一条视频的成功给了老四继续拍下去的动力和信心。那时,快手的短视频内容以普通日常生活、对口型唱歌为主,老四这类的模仿表演类博主还比较稀缺。在那之后,老四摸索着从模仿日本人、韩国人、大家熟悉的网红,逐渐加入具体的人物和剧情,走上了拍摄日常生活伦理剧的道路。

他的视频没有刻意安排包袱,而是充满生活的烟火气,打开他的视频就像推开一扇通往东北人情世界的大门。一位高赞网友的评论这样写着:“一看你的视频就感觉我回到老家了。”老四酒桌系列的经典台词“我提一杯”,连李诞都学会了。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