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子贡的游说真的改变了鲁、齐、吴、晋、越的历史走向吗? - 故事窝

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故事 > / 正文

子贡的游说真的改变了鲁、齐、吴、晋、越的历史走向吗?

2021-08-02 10:00:00142 ℃

“子贡一出,五国各有变”不可信
《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讲的是孔子若干弟子的故事,其中最令人向往的莫过于“不受命而货殖焉,亿(臆)则屡中”的子贡。作为孔子弟子、一介儒生,子贡还是个算无遗策的商人,以致成为后世儒商的始祖;不仅如此,他还曾担任过鲁、卫两国的相国。但子贡的传记甚至整个《仲尼弟子列传》中,对于他经商和做官的事迹都忽略不提,而重点记录的是他游说五国之事。这个故事是这样说的:
齐国大夫田常想在国内独揽大权,但又惧怕高、国、鲍、晏等家族的势力,所以想将他们的族兵调走攻打鲁国。鲁国是孔子的故乡、父母所葬地,所以孔子就与弟子商量,如何去挽救祖国。子路、子张、子石先后自荐救鲁,但均被孔子拒绝;之后子贡请行,孔子才许可。
子贡到了齐国,游说田常放弃攻打鲁国,而应该攻打吴国,为什么呢?因为鲁国难攻,吴国易打。田常非常恼怒,明明吴国比鲁国强大,您说这话是何居心呢?子贡对答说,您的忧患在国内,所以要通过进攻强敌来削弱齐国内部的力量,到时候您不就能顺利控制齐国了吗?田常觉得好像是这么回事,但大军已经出发了,如果去攻打吴国,不是会让人怀疑居心?子贡说,您先按兵不动,我去找吴王来援鲁攻齐,到时候您迎击他就行了。田常同意了。
子贡接着到了吴国,开始游说吴王夫差,说您要施行王道的话,就不能让其他诸侯灭绝;要施行霸道的话,就不能让其他强敌出现。现在齐国想吞并鲁国,来与吴国争个高下,您何不去援鲁攻齐,这样既保存危机中的鲁国,又阻止扩张中的齐国,不是名利双收吗?这话说中了夫差的心坎,不过夫差却担心越王勾践伺机报仇,所以提出先攻打勾践再说。子贡说,您不要急,不如让我去让说服勾践,让他派兵支援您,这样不就威胁不到您了吗?夫差同意了。
接着子贡到了越国,说大王您危险了,吴王已经窥探到您意图。勾践吓得叩拜在地,连忙问如何是好?子贡说,您必须出兵辅佐吴王,用钱财和言语取悦他,这样他才会放心去攻打齐国。如果他打输了,那就是您的福气;如果他打赢了,就会威胁晋国。到时候他精锐丧失在齐国,重兵又被晋国牵制,大王您不就可以趁虚而入了吗?勾践转忧为喜,赠送给子贡黄金百镒和宝剑一把、良矛二支,但子贡没有接受,而是回到了吴国。
子贡又回报吴王夫差,说越王勾践诚惶诚恐,可不敢有其他打算。过了五天,越国大夫文种也到了,说勾践请求亲自率领三千越军支援吴国,并以十二件铠甲和一批斧头、屈卢矛、步光剑等馈赠吴国。夫差非常高兴,认为子贡说得没错,接着问子贡是否要接受?这时子贡就说,您要调动人家的所有兵马,又让人家国君随从出征,这是不道义的;您可以接受礼物,也可以接受军队,但越王本人还是辞谢了吧。夫差对子贡言听计从,调动九郡兵力攻齐。
子贡最后一站到达晋国。他对晋定公说,齐国和吴国即将开战,如果吴国输了,越国就会偷袭;如果吴国赢了,就会威胁晋国。晋定公吓了一跳,那寡人该怎么办呢?子贡说,您只要整治好兵器,休养好士卒,等着吴军到来就行了。晋定公也答应了。之后,吴王夫差在艾陵大败齐军,消灭了齐人七个军的兵力,然后果然西进逼近晋国。两国在黄池相遇,以逸待劳的晋军成功战败跋山涉水的吴军。
此时越王勾践听说吴军惨败,马上渡过钱塘江偷袭吴国,直打到吴国都城姑苏七里外。夫差听说国家被袭,只能火速返回,到达五湖与越军作战,之后屡战屡败,退至王宫。于是夫差与相国都被越军杀死。三年之后,越王勾践称霸东方。《仲尼弟子列传》对此评论道:“子贡一出,存鲁、乱齐、破吴、强晋而霸越。子贡一使,使势相破,十年之中,五国各有变。”
这个故事可以说非常精彩了,原来大名鼎鼎的勾践灭吴,居然来自齐国攻鲁的蝴蝶效应。经手办成这件事的,正是孔子的得意门生子贡;而孔子本人,也成了整个事件的真正操盘手。
这个故事最早记录于《仲尼弟子列传》,之后《越绝书》《吴越春秋》都有记载,内容也更加丰富。《隋书·经籍志》说“《越绝记》十六卷,子贡撰”,甚至认为《越绝书(记)》还是子贡的作品。当然唐人司马贞在《史记索隐》否认了这一点,说“按《越绝书》云是子贡所著,恐非也。其书多记吴越亡后土地,或后人所录”。其实《越绝书》和《吴越春秋》都是东汉越人根据历史文献结合民间传说撰写的两部吴越野史小说,不少内容真实性存在疑问。
总体来说,《仲尼弟子列传》同时期及更早的作品,都没有提到子贡游说五国一事。反而在《韩非子·五蠹》一文中,提到齐国将要攻打鲁国,鲁国派遣子贡去游说。齐人说,您说得很有道理,然而我们要的是土地,不是要听您的道理。于是齐军仍然攻打鲁国,直到都城十里外划定两国边界。所以《韩非子》称“子贡辩智而鲁削”,因为机智善辩根本不是保全国家的方法,只有提高自己的实力才是小国抵抗大国之道。
可见,《韩非子》对子贡是排斥的,与《史记·仲尼弟子列传》恰恰相反。那么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子贡?其实从《韩非子》的说法,很容易看出这是一则寓言,目的是为了引出中心思想:子贡这种“言谈者”就是对国家没帮助的“五蠹”之一。而《仲尼弟子列传》中的子贡,则明显有着战国纵横家的影子。只不过《史记》是史书,而非《战国策》一类子书,所以读者容易上当,其实《史记》对《战国策》摘抄非常多,那么或许两个说法都不真实。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