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小说《繁花》漫画版系列正在创作中,今年计划出第一本 - 故事窝

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故事 > / 正文

小说《繁花》漫画版系列正在创作中,今年计划出第一本

2021-08-03 02:02:52120 ℃

【编者按】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漫画版《繁花》系列的第一本就将于今年夏秋问世,出版方为磨铁公司。作家金宇澄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漫画版《繁花》可能是一个长期的创作和出版过程,可能将持续数年时间,“但最终这个创作和出版项目会持续到什么,目前都还未知。”
对于漫画版《繁花》的创作,金宇澄对澎湃新闻记者说,目前最大的困难是作者王浩对小说原著的一些时间代沟,“我会告诉他,上海24路电车在那个年代是什么样子的。他是个年轻人,尽管对上海很熟,但他是没办法捕捉到物件、服装等变化与时代的变化。有的时候,我也是手把手教他,来回改了很多。但我相信,做完第一本后,他会越做越好。”

金宇澄的《繁花》自2013年出版,热度一直未减弱,成了热门IP,各种改编呼之欲出。
去年年底,上海大世界首先上演了评弹《高博文说繁花》第一回,成为首个改编的舞台作品(完整版将于今年3月正式公演)。王家卫电影《繁花》也正在缓慢筹备中,大家也早已做好了或许要等到2020年才能观看的准备。
在一次讲座中,金宇澄说,他自己最中意的改编方式,希望有个画漫画的人,根据这部小说,“一句一句画出来”。
如今,有个杭州小伙子,正在这么做。

小说《繁花》漫画版系列正在创作中,今年计划出第一本

本文图均为 钱江晚报 图
(一)
有故事的杭州小伙子

1979年出生的王浩,现在北京生活,他并不是一位职业漫画家,是北京一所全日制幼儿园的带班老师。
嗯,一位男老师,带的是预科班,小朋友基本上都在6岁左右,最“皮”的时候。
“我每天带着他们吃喝拉撒,做游戏,讲故事,每天跟打仗一样,眼睛一分一秒都不能离开他们。”
聊天时,记者总想把他往“漫画”的路子上引导,结果——
你在杭州读的大学吗?美院?
不是,在北京读。
什么学校?
北京大学。
……什么专业?
心理学。
再看看他的杭州轨迹。杭七中读初中,杭州人都知道,这是一所美术很好的学校,但他念的也不是美术班。高中读的是杭二中,这蛮符合一条尖子生的成长路线。王浩说,当时他走的就是一条传统的路子,考一个好的高中、大学,属于乖学生。
为什么会读心理学?
因为第一志愿没录取啊。
第一志愿是什么?
医学。
……为什么?
其实挺搞笑的,因为我不想让别人给我看病,我想自己给自己看病哈哈哈。
那心理学呢?
航天航空啊,数学啊,我都学够了,一看心理学,还挺好玩的,就学这个了。
用当时的传统眼光看来,画漫画并不是一条“正途”。
“进了大学,我开始考虑,自己该做什么,我才敢于去承认自己要画漫画。原先我都不敢承认,因为画漫画是一件莫名其妙的事儿,内心有恐惧感。”
大学毕业后,他回杭州工作了五六年,后又去上海,在各种企业都做过,“挺折腾的,内心一直想实现自己的漫画梦。”
如今的工作,听起来还是和漫画家的身份,相差有点远。
“管小朋友的劳动强度非常之大,要开动脑筋,得经常调整内心的平衡,不能抓狂,很挑战,在过往我做过的工作中,挑战性可以排前三。”
那么,在带孩子过程中,心理学能用上吗?
“汗,完全忘记自己是学心理学的了哈哈哈。”
他在微信上打出这行字,一个流汗的表情。
北大毕业的男生去幼儿园带孩子,这背后一定有故事。
“北大毕业的放在哪里才算不屈才呢?”王浩笑着反问了一句。他觉得没那么复杂,和小朋友斗智斗勇时,可以把自己的专长用起来,用画画与孩子交朋友,“我现在工作的状态还挺快乐的。找这个工作是和自己的兴趣挂上勾,能够胜任,就去了。当然,如果能有更多收入,更多闲暇时间,也是自己想要去追求的,但并不焦虑于此,还是心态,性格的关系吧。”
王浩的声音听起比实际年龄要小很多,温柔安静,很淡定,说话间,能感觉到这是一个很耐得住性子的人,再看看他发来的照片,颜值很高。这几点加起来,蛮符合一个幼儿园男老师的暖男形象。
(二)
蒲包、旗袍,老金和小王的“代沟”

不过因为要画《繁花》,他觉得时间不够用,每天5点下班,晚上到凌晨的时间,用来画画,“我现在觉得压力有点大,有点像蜡烛两头都在烧。”
为何这么说,因为遇到了《繁花》,“自打画漫画以来,遇到最难的作品。”
如果从1999年给一家报社画连载算起,他入行也快20年了。当时,他在北京大学元火漫画社的引荐下,成为一名漫画供稿人。广告类的,插图类的,或者给小朋友画的连环画,是他平时接触比较多的类型。文学类他画得很少,此前改编过网络小说,穿越、神话,总之是架空历史结构的。
《繁花》是另一个极端,像一块压缩饼干,看起来简练,实际上密密匝匝,每一处细枝末节,马路、楼房、邮票、服饰,都有真实的生活打底,且时代印记鲜明。王浩属于近80后人,虽然在上海生活过几年,但对那个时代的生活细节,几乎是陌生的。
金宇澄却看到了王浩的另一面。
大约一年半以前,两人通过一位编辑认识了。刚开始,王浩给金宇澄看了一些他画的上海街道风景。
金宇澄说,这样的静态?不行不行,画一场冲突怎么样?比如画小说引子里“抓奸”一场?
这是小说开头最精彩的一段,节奏感极强,看到紧张处,都有点不敢喘气。
王浩立刻回去画了。
“很生动很活泼,我极其满意。“金宇澄当时就这样说。觉得王浩对《繁花》有独到的诠释,尤其在连环画如何体现人物关系方面,东北旅游,非常自信。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