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在古墓群的工作经历 - 故事窝

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故事 > / 正文

在古墓群的工作经历

2021-08-03 20:10:01138 ℃

我的专业领域与逝者的关系最为密切。所以在考察过程中,我的工作重点是罗布泊地区的古墓群。
从选择这个专业方向开始算起,我在这个专业领域的学习已经满20年了。这其实是个非常尴尬的阶段。在更广阔视角的认知体系上,我比不上我的前辈。在新理念和新方法的应用上,我又不及我的晚辈。我一直有着非常强烈的危机感,也一直在不断地寻找能在学术上有所突破的领域。经过经年累月不断的积累和尝试,我发现自己还是更关心遗骸中那些与古代环境和文化相关的线索,在讨论人类的适应性和生存策略的重建方面,我付出了更多的努力。
墓葬是逝者的永久居所,也代表着他们与这个世界最后的关联。墓葬的形制、规模和随葬品的多寡,包括摆放的位置,都代表着生者和现实世界对逝者的态度。这些方式,有的在人群中形成了广泛的认同,形成了统一的规制。也有的非常随性,草草了事,无章可循。当然,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可能与事件发生的时代和埋葬那一刻的场景密切相关。
对于这样的永久场所,选择安置在何处,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人群对待逝者或者死亡的认知和态度。在石器时代,人们会将逝者安置在自己的居所附近,甚至居所的内部。这是真正意义上的“侍死如生”。对于这样的相互“陪伴”,他们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后来,墓葬的所在地,就离生者的住所越来越远。尽管生者也会去选择那些宽阔平坦、依山傍水的所谓“风水宝地”。事实上,他们已经不再愿意逝者们与自己的世俗生活有任何瓜葛了。
罗泰先生曾经在《宗子维城:从考古材料的角度看公元前1000至前250年的中国社会》一书中指出过这样的一个现象:到战国时代,随着社会的繁荣与世俗化,“死去的祖先已经从上天的超自然保佑者转变为可能有害的存在”。这一方面体现在墓葬的营造越发规整,随葬品种类越来越丰富上;另一方面也表现为墓葬与现实世界的距离越来越远。
对逝者或者死亡产生恐惧感,最初是怎样替代了对逝者的思念和不舍,这是一个心理学问题。但我觉得这种“有害的存在”,也有可能和造成死亡的方式有关。因传染病死亡的逝者会造成病毒更大规模的扩散,暴力冲突或者意外造成的死亡可能会为生者带来仍存在于现实的影响,都是比较合理的猜测。
我在新疆看到过很多种古代不同类型的埋葬方式。在北疆,有些青铜时代和铁器时代的墓葬,在地表有着巨大的封堆。这些封堆用大小不一的石块堆积而成,现在还矗立在地表。有的封堆残留的高度也有十余米,可见最初建成的规模应该更为宏大。但这些封堆下面的墓葬,往往只是一个小型的、随葬品非常少的土坑竖穴墓。作为一种常见的墓葬类型,考虑到营造者可以动用的劳动力数量和所付出的代价,如此大型的封堆在一个人群中如此普遍的存在,这令我觉得非常费解。
在通过实物遗存去寻找线索的研究过程中,无处不存在着“取样偏差”。考古工作所面对的遗存材料,已经被流逝的岁月进行了筛选。比如在新疆的古代墓葬中,经常会发现各种各样的食品。肉类、面食、乳制品,都曾有数量可观的发现。食品类的随葬品,在其他地区很少被发现。是不是据此可以说明其他地区不用食物来随葬呢?很明显不行。我曾经在北方发掘过一个战国时期的墓葬,出土的铜容器因为密闭性非常好,也发现了其中盛着面食和鱼肉。这些受自身材质和保存条件限制的发现,影响了我们对最真实情况的认知。更多科技方法的引入,能够更好地探索这些问题。比如对随葬容器内的残留物进行分析,也可以说明这个容器在当时是否盛装了食品。
罗布泊地区的古代墓葬,以目前的调查发现结果来看,汉代到魏晋时期的数量最多,青铜时代到早期铁器时代的墓葬数量也很可观。由于地域过于广阔和荒凉,有些地区至今仍无人踏足,所以未来一定会有更多的新发现。
对逝者的敬畏感,并不能在所有人身上都有所体现,尤其是在利益的诱惑面前。利益是最好的人性试金石,金钱也是最危险的游戏。盗掘行为本质意义上作为偷盗行为的一种,很早就已经在人类社会出现了,由此产生的利益链环环相扣,存在诸多为这种行为开脱的理由,能够砸碎它的,也只有法律的铁拳。
20世纪90年代初期对罗布泊地区的开发,使进入这片区域变得不如从前那么艰难和危险。随着闯入者的不断增加,现代设备定位了越来越多荒原中已经数千年没有人到达的点。盗掘者们或三五成群,或组成十几人的庞大队伍,以生命和自由为代价,在荒原里和保护者、执法者们打起了游击。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有丰富的野外生存经验,所以并不依赖非常好的装备。撞大运式的乱挖也不需要更多的专业知识。他们更多地凭借的是被金钱冲昏了头的勇气。
虽然在这次考察过程中,我们没有和盗掘者有正面的遭遇和冲突,但他们留下的痕迹时有发现。我们两次偶遇过盗掘者抛弃在“无人区”的交通工具。一次是摩托车,另一次是小型卡车。这两辆车都已经不能正常行驶。盗掘者带走了油箱里的油。在那辆摩托车附近,我们还找到了他们埋在雅丹下面隐蔽处的整箱矿泉水。在荒原中,盗掘者会布置很多这样隐蔽的藏身点。一旦被发现,他们就会迅速逃离作案现场,躲在这些藏身点里,暂时避避风头。在茫茫雅丹区里想找到这样的藏匿地点,几乎是不可能的。

盗墓者留下的摩托车。我坐上去试了试,发现因为排气管太低,这辆车并不适合在荒原上行驶。不知道这是不是他们暂时放弃了这辆车的原因。在车子前面几米处的雅丹下,我们还发现了盗墓者们留下的一整箱矿泉水,藏在挖好的一个小洞里。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