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我和我的历史老师 - 故事窝

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故事 > / 正文

我和我的历史老师

2021-08-04 08:51:10160 ℃

  高中三年好像过去得很快,再一抬头时,曾经的老师已经站上了下一届学生的讲台。在匆匆经历一场考试之后,老师已不再是我们的老师。那会儿我们只顾着高兴,或者是懊恼,全然没有想到这一点。放纵享乐过去了,大哭大笑也过去了,在这或许有些空虚迷茫的日子里,我突然又想起我的历史老师来了。

  我的历史老师叫王雯,并不年轻但很可爱。高中三年,我换过三位历史老师,她是最后一位,也是带领我走进高考考场的那位。

  在她正式成为我的历史老师前,我们早已打过照面,高二时她给我们上过公开课,讲的是史料甄别。或许是内容太抽象,或许是史学方法论本就枯燥,我听得云里雾里,没有觉出什么好来。只是对这位老师有了点印象,但也不觉得她讲得有什么好。

  高二行将结束之际,得到了要分班的消息。大约是太过喜欢高二时任教的刘先维老师,我一时竟难以接受要换一位新老师。

  高三历史第一堂课是在夏天,王老师给我们讲儒家文化与古代中国。仿佛所有历史老师都有一个爱好,就是给学生讲小故事。我记得那节课上,王老师讲了许多小故事,当时我以为那些小故事只是为了让我们打起精神上课。直到后来我在许多题目里都读到与那些小故事似曾相识的东西,才明白王老师的良苦用心。可能许多不选考历史的人会有一种误解,觉得历史就是反反复复背诵。然而在王老师的课上,历史是鲜活的,有血有肉的,它让你从历史这面镜子里窥探到当下的照影,让你反思自己所处的时代和生存的状态。

  王老师的好,不仅在于课堂的幽默深邃,更在于平常的开朗随和。

  现在想来,王老师在高三留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随和。在我的印象里,她从未严厉地批评过学生,就算必须批评,也是在课后私下谈话。她也不公布成绩,不公开地表扬学生。她让每一个学生都能体面地坐在这间教室里,不必惴惴不安或羞愧难堪。唯一的激励,大约就是一模、二模后,照例给考了A以上的学生发她亲手制作的小饼干或牛轧糖。一份亲手制作的心意,天然有着更多温度和质感。

  我记得等级考试前,各种练习轮番轰炸,我时常觉得睡眠不足,或者疲劳过度。考试的日子越来越近,我对每一次练习的结果都感到无比焦虑。我一次次走进政史办公室,搬一把椅子坐下来,对自己犯的错误感到懊恼,然后放声大哭。每次王老师都来安慰我,她不给我提出什么一定要达到的目标,也不跟我讲什么复习的方法,她只是静静地倾听,从自己的人生经历中给出指导,化解我那不安的情绪,最后让我坦然走上考场。

  王老师说,她不愿意做那种在后面催逼着学生的老师,她更愿意让学生自然生长。“毕竟,他们最终要靠自己,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莫名地,我感到很感动。

  读书12年,我遇到了许多老师。有些老师目标明确,只想把学生送进名校;有些老师恪尽职守,只负责认真把课上好,其他一概不过问;有些老师只把教书当成一份工作,草草完成任务便好。然而能够不仅为学生的当下,更为学生未来考虑的老师少之又少,能抵挡住浪潮,坚持“让学生自然生长”的老师又需要何等勇气?

  这三年我的历史成绩一直很好,如果说仅仅感谢王老师让我最终拿到了“A+”,科技时讯博览,是虚情假意的。我真正要感谢的,是她带给我对历史这门学科的兴趣,对我生命的启迪;是她带给我精神上的支持,一个生命被另一个生命理解的温暖和感动;是她让我看到一种值得我敬佩的人生态度,不仅是对待自己的职业,更是对待他人的真诚、包容和尊重。

  感谢我能在高中遇到她,希望她将来一切顺利、幸福美满。

  (作者系复旦大学附属中学学生)

  《中国教师报》2021年07月07日第8版

  作者:陈佳悦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