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故事 > / 正文

群众史观的中国实践

2019-06-09 15:36:56196 ℃

原标题:群众史观的中国实践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强调:“我们必须始终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我们的奋斗目标,践行党的根本宗旨,贯彻党的群众路线,尊重人民主体地位,尊重人民群众在实践活动中所表达的意愿、所创造的经验、所拥有的权利、所发挥的作用,充分激发蕴藏在人民群众中的创造伟力。”作为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和立场标识,群众史观植根于现实生活过程,实质上是人民群众创造和决定历史的理论表达,有着切中现代生活本质的理论优越性。中国共产党人在领导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的历史进程中,把群众史观具体转化为实际工作中的实践智慧,顺应时代发展潮流,进行了创造性探索。

合理定位,把握现代社会本质

远古时代,人类个体遭遇强大的自然力量时,处于孱弱无助之势,以至于部落中那些具有创造才能或重大贡献的人物,总是能够获得人们的敬佩和传颂,由此便逐渐形成这样一种社会态度:人们由憧憬那些可以驾驭自然的力量,进展到想象并创造拥有超人力量的英雄形象。这是“英雄神话”赖以产生的社会心理基础,也预示了以英雄人物为法度的英雄史观的问世。虽说萌发于自然力量占优势的前现代社会,并生长于自然联系自发形成的文化土壤,但在自然力量优势逐渐减弱、社会历史力量日渐强势的现代社会,英雄史观却依然有其影响力,时常被人们用来认识和诠释社会生活现象。

工业革命之后,伴随人类社会生产力水平不断提升,自然联系失去了约束力,个人获得了独立性,把各种形式的社会联系当作达到私人目的的手段。这就出现了马克思所说的“18世纪的个人”——现代社会生活必然要求的标准化的“人”或人格特质。如何认识和把握“18世纪的个人”的存在性质?对这一问题的不同解答,反映了不同的历史观态度和立场。

自然主义者从“自然基础”出发,认为“18世纪的个人”是自然造成的。这一观念代表了18世纪某些预言家和思想家的意见。像古典经济学家亚当·斯密和大卫·李嘉图这些理论家,居然把“单个的孤立的猎人和渔夫”当作历史的起点,由此解释和论证现存的社会关系。这是着眼于“自然基础”来描画“18世纪的个人”及其存在前景,毋庸置疑为“英雄史观”铺设得以延续的温床。然而,明星绯闻网,现代社会的激烈竞争,培育了诸如“自由”“平等”这些标志着人的独立性的品质,恰恰证明用“自然基础”来阐释人的问题,是远离现实生活世界、缺失现实根据的空谈。

马克思立足于“历史基础”,认为“18世纪的个人”既是封建社会形式解体的产物,又是16世纪以来新兴生产力的产物,而且是“在社会中进行生产的个人”。所以,产生18世纪的这种“孤立个人”的时代,由于资本追求普遍交换的原则性要求,恰是人类历史上“最发达的社会关系”的时代。这就是说,只有在共同体中,个人才能获得全面发展其才能的手段,才有可能获得自由。这种状况不是由思想家们虚构出来的,而是现代社会的现实生活过程所构建的。这正是历史唯物主义群众史观的基本立场。由此可见,只有群众史观才能清楚表达现代社会生活的现实运动及其实质。

洞明时代动因,展示理论自信

历史唯物主义以物质生产为根源探索社会关系发展的客观规律性,“第一次”以自然科学的精确性研究群众生活的社会条件以及这些条件的变更,从而消除了以往历史理论的主要缺点。这就一目了然地展示了群众史观切中现代社会现实的理论优势,并且赋予了其适用于现代生活的发言权和解释力。

恩格斯曾经使用力的平行四边形原理来阐释历史创造的问题。在人类历史发展进程中,每一个人的意志代表一支分力,无数互相交错的分力构成无数个力的平行四边形,由此便产生出一个合力,亦即谁都没有希望过的“历史结果”。虽然每个意志的分力都对合力有所贡献,但历史结果则是“一个作为整体的、不自觉地和不自主地起着作用的力量”的产物。恩格斯从变动无常的众多分力的交互作用出发,揭示了历史发展的实情和必然性。历史唯物主义正是透过纷繁芜杂的历史表象,探究隐藏在历史人物的动机背后并且构成历史的真正动力的动因,揭示了物质生产或经济发展是每一个历史时代的决定力量。一个构成了历史必然性的“整体力量”究竟是什么?它是如何实现的?不言而喻,人民群众就是这一“整体力量”,就是形成历史结果的合力。进而言之,既然经济发展及其所需要的架构乃是现代世界生活的基本现实,那么,以劳动群众为主体和稳定部分的人民群众及其现实活动,就毋庸置疑成为现代社会生活的原始动因。这就是历史唯物主义弘扬群众史观的现实基础。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