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故事 > / 正文

一琴一鹤上任去 (二十九)

2020-12-04 14:56:52124 ℃

29
一琴一鹤上任去
据《宋稗类钞》记载,北宋有一位官员每天晚上都要上香拜天,捧着香虔诚地向上天祷告一番。有人很奇怪,问他:“你在向上天祷告什么呢?”这个官员说:“我并不是祷告,只是把我自己白天的所作所为,向上天禀告一下。”接着,他又解释道:“我对天说的话,上天也不一定就听到。我之所以这么做,其实只不过是自我检查。”这个自省自律的官员就是北宋名臣——赵抃。
赵抃,宋衢州西安(今浙江衢州市衢州区)人。他于宋仁宗赵祯景祜年间中进士,为官数年,始终不畏权贵、不徇私情、公正严明。由于他弹劾不避权贵,被时人称为“铁面御史”。
赵抃刚刚担任武安军节度推官,就遇到一位县民伪造印信案。经过审理后,那人被判死刑。赵抃上任后,重新审阅案卷,发现印信是在大赦之前伪造的,实际使用却是在大赦之后。根据当时的法律,大赦前伪造没有使用,和大赦后使用而没有伪造,都不能判处死刑。所以,他就此案成立案件分析小组,就具体情况与大家一起探讨。初始,多数人认为应该维持原判,经赵抃深入浅出的分析,和“为官为民”“有法必依”等理念的灌输,最终大家同意改判罪犯的死刑,从而避免了一起冤案。
几年后,赵抃被调任为泗州通判。上任不久,濠州就发生了将士图谋兵变、准备杀死濠州太守的事件。原来,濠州太守贪赃枉法,无恶不作,除了搜刮百姓,还对自己的部下下黑手,在朝廷发给官兵廪赐时,弄虚作假,中饱私囊,一下子把士兵积蓄已久的不满点爆了,士兵群起而攻之,并预谋兵变。这濠州太守失去民心自然久矣,全靠手下士兵维持秩序,这会儿连士兵也要造反,他得知后魂飞魄散,这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束手无策的他只能紧闭大门,龟缩于家中,不敢出门,形势万分危急。紧急关头,赵抃被派往濠州稳定政局。赵抃一到濠州,没有采取任何武力镇压官兵,而是立即张榜示民,鼓励官民揭发那位太守罄竹难书的罪行,并将他和他的主要帮凶捉拿归案,严加惩处。军民见赵抃如此公正,愤怒渐渐消退,局面平息,一场即将发生的兵变消弭了。
北宋时期地方官员权力很大,但是赵抃并没有因此而放松对自己的要求。虽然此时官场狎妓之风盛行,但赵抃一直远离风月之地。有一次,在成都,赵抃遇到一位官妓,名叫戴杏花,长得分外俊俏。赵抃指着她头上戴的花,开玩笑地说:“头上杏花真有幸。”不料,戴杏花应声答道:“枝头梅子岂无媒。”显然,这是她乘机向赵抃抛出的一个诱饵。赵抃一听,不禁心旌摇曳。晚饭后,他问一位值夜班的老兵认识不认识戴杏花,那老兵点头说认识。他说:“你去替我唤来。”老兵走后,赵抃突然想起了烧天香的事,不由得懊悔起来,连忙叫了一个下属,说:“快快快,去把老兵找回来!”这时,那位值夜班的老兵忽地从幕后走出来,笑着说:“我跟了您这么多年,太了解您了,我知道您这个念头一定会消失,所以压根就没有去,而是在外边等您的消息呢。”赵抃听罢,高兴得连连点头。
仁宗时期,因为四川地处偏远,官员们不但没有“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不勤政爱民,反而常常以酒食互相吃请馈赠。这种官场的腐败、官员的堕落、官府的不作为,令百姓的日子苦不堪言。奉旨前往蜀地的赵抃深知官员的腐化堕落是四川难治的症结所在,希力药业,若要纠正四川官场风气,就得从解决这个问题入手。赵抃以身作则,带头节俭,入蜀只有一人一马,随身携带仅有一琴一鹤。他严厉整治官场恶习,并将新政新规发布后依然不收手的顽固分子绳之以法,四川官场风气骤变。后神宗皇帝夸奖赵抃:“匹马入蜀,以一琴一鹤自随,为政简易。”从此“一琴一鹤”就成为为官清廉的代名词。
熙宁八年,吴越大旱,颗粒无收,半数以上的百姓惨死于饥饿之中。赵抃奉命入吴越,负责拯救灾民。赵抃一到吴越,马上组成专门的调查班子,对各县有多少灾民、有多少可以自食其力的、多少需要救济的、所储粮可发多少人、富人可募捐多少粮等,一一登记造册,然后有计划、有重点地开始救灾活动。第一,他多方筹集救灾物资,除发官粮五万三千石,还要求富有人家以平价卖粮,要求僧人、道士开仓赈济。并明文规定:饥民向富人借钱,富人不得拒绝;待到丰年时,由官府负责督促借款人还账。第二,发粮赈饥。他规定:官府发给每人每日一升粟,小孩减半。同时,还设立了一些官粟出粜所,以平价卖给百姓,鼓励和帮助百姓开展生产自救。第三,切实做好善后事宜。当时,饥民无以自活,弃婴很多,赵抃一一收养。死而无人葬者,由官府一一收殓。鉴于饥荒之后又瘟疫流行,赵抃还专门设立了十多所病坊,无偿地给病人提供医药食品。其间,赵抃为赈济灾民,几乎竭尽了自己所有的家资。为统筹指挥救灾事宜,他常常夜以继日地忘我工作。有时虽感疲惫不堪,仍旧“力不少懈”。
经过赵抃一番艰苦努力,吴越一带虽然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天灾,但灾民们“生者得食,病者得医,死者得葬”,这在中国历史上都是少有的。
赵抃升任殿中侍御史时,对当朝宰相陈执中不学无术,无力治事,只会一味地逢迎仁宗,反感至极。他先是谏言仁宗说:“凡圣明的帝王必须要‘远小人,亲君子’,不管是尧舜还是禹汤,皆是如此。齐桓公能够争霸诸侯,是亲近了贤人管仲,而最后不得不饿死于宫中,是亲近了小人竖刀等人的结果。历史不能不以为戒呀!”仁宗不置可否。
但赵抃不管那么多。一次,陈执中府里一位女奴被活活打死。有人检举,说是陈执中亲手杖毙;也有人说是陈执中的小妾虐待致死。依据当时的法律规定,无论死于何人之手,罪过都在主人,也就是说陈执中的法律责任必须追究。但陈执中有仁宗宠信,一直逍遥法外。赵抃一疏再疏,坚决请求法办陈执中。然而,仁宗就是不打算追究,一心想免其罪过。赵抃为维护法律的公正,还朝廷于安宁,履御史之使命,连续上疏二十多次。最后一次,更是经过数月的调查核实,并在奏章中一一罗列陈执中近些年的犯罪行为,还按照不学无术、错置颠倒、引用邪佞、招延卜祝、私仇嫌僚、排斥善良、狠愎任情、家声狼藉八大类,再次上疏要求降黜陈执中。此时,名臣欧阳修等也在弹劾陈执中。仁宗终于反躬自省,遂罢了陈执中的官职。而赵抃不畏权贵,敢于直言,也因此而得名“铁面御史”。元丰七年,赵抃逝世,享年77岁。赵抃一生勤于政事,后人赞其“有郑子产之政,晋叔向之言,东郭顺子之清,孟献子之贤”。一代名相韩琦也称颂他“真世人标表”。时至今日,赵抃勤政爱民、不畏权贵的事迹依然为人们津津乐道,“铁面御史”“一琴一鹤”更成为他彪炳史册的符号。
下期 | 伯庸非庸才
总策划:侯公涛、张卫东
统筹:胡淼、刘法启
校对:李坤、许铭君
编辑部主任:王千一
供稿:虞城县纪委
商丘市委网信办发布
关注网信商丘 了解权威发布
点分享
点收藏
点点赞
原标题:《中国廉政文化历史故事 | 一琴一鹤上任去 (二十九)》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