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故事 > / 正文

朱裳与“无愧亭” (四十八)

2020-12-19 18:54:26175 ℃

48
朱裳与“无愧亭”
朱裳(1482—1539),字公垂,沙河人,明朝廉吏。
朱裳自小聪慧过人,14岁时进县学读书。他家虽不富裕,但他节衣缩食,刻苦学习,很快成了出类拔萃的学生。1506年,督学御史顾潜发现了他的才华,写信让府里资助他去京城求学,朱裳便风尘仆仆进了北京。为省些盘缠,他不住客店住寺院,自己动手烧水做饭。到京后,他被推荐到翰林院鸿儒崔铣那里学习。朱裳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虚心请教,刻苦研读,同事间的宴请之类他从不参加。几年间学问大进,他以优异成绩博得了崔铣的赏识,被举荐参加礼部的考试。1614年,他考中进士,被选拔为御史。
朱裳做了御史,进入都察院(相当于最高检察院),借助朝廷赋予的权力,与贪官污吏进行坚决斗争。他先是到河南巡察盐务,发现明武宗的干儿子钱宁派人买卖私盐,从中长期谋利,朱裳罚没了这些非法私盐,并处罚犯罪分子。
钱宁何许人如此胆大包天?原来这个人是宦官钱能的养子,生性狡猾,投机钻营,通过走门路攀附了大太监刘瑾,竟然做了明武宗的义子,赐姓朱,任锦衣卫的左都督,掌管那些奉皇帝诏令拘禁的犯人。他在皇宫里建造豹房、寺院,收藏美女多人,供明武宗寻欢作乐,明武宗经常在这些地方喝得大醉。钱宁还蛊惑武宗微服出宫游乐。钱宁则利用明武宗的关系,成为横征暴敛的暴发户,家里有玉带2500条,黄金10万多两,白银3000箱。面对如此背景的人物,朱裳不顾个人安危,查禁私盐,惩治了钱宁的喽啰,为民除害,稳定了社会经济秩序。
明武宗时期,宦官专权,当时另一位刚直正派的监察御史叫王相,在巡按山东的时候,发现中宫宦官黎监假借给皇宫进贡之名,从山东聚敛财物。王相率领官吏们给予坚决抵制,并弹劾黎监在朝作风不端、舞弊行奸、祸国殃民的罪行。结果黎监大怒,到皇帝皇后那里诬陷王相,王相因此被下大狱。朱裳外巡回朝以后,查明王相弹劾黎监的事实,冒死上谏,向明武宗明辨忠奸是非,使得御史王相免于一死,王相最后被贬为江苏高邮县的判官,不久去世。
明武宗是明朝最昏庸、残暴的皇帝。他宠信太监,不理朝政,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他主要爱好是酗酒、玩野兽,曾经因为观看老虎搏斗被咬伤,一个多月不能上朝。他大兴土木,挥霍无度,到处扩建皇庄,抢夺民田。他还在皇宫里开店,让大臣们购买。结果,这样的胡闹引发了刘六、刘七起义,明朝的统治险些被推翻。明武宗还宠信奸佞江彬。这个江彬原本是蔚州卫的小军官,刘六、刘七起义的时候,江彬从大同奉调进京增援,由于他狡猾强狠,身材魁梧,善于骑射,在镇压刘六起义军的战争中身中三箭,他拔出箭头继续冲击。从此,明武宗对他非常欣赏,收为男宠,出入内宫,一同起卧。明武宗的干儿子钱宁吃醋了,而江彬也极力排挤钱宁。为独自得到明武宗的宠信,减少钱宁与皇帝接触的机会,江彬怂恿武宗外出巡游。他们先是到昌平,后来又乔装改扮到宣府镇。明武宗作为一代帝王,却对皇帝的称号感到腻烦了,自称大将军、镇国公。江彬就借机在宣府镇创建了镇国公府第,把京城豹房的珍玩、美女、野兽弄到宣府。更离谱的是,江彬陪着皇帝经常夜里到市民家里索要妇女,武宗玩得得意忘形,乐而忘返,称宣府是“家里”。他先后三次到宣府,最远跑到大同。时间长达四个多月。第三次回京不久,他就因为怀念“家里”,第四次巡游半年之久。
这件事遭到众臣反对,大学士杨廷和提议,要求皇帝以后不再出巡。可是明武宗不听这一套,又下诏南巡。文武百官纷纷上书阻拦,这下惹恼了明武宗,他下令把四十多人下狱,107人在午门前罚跪5天,受到廷杖的146人,以此堵住朝臣的进谏。
朱裳从外地巡按回京,听说此事,却决意上书。很多人都劝他千万不要送死。但朱裳不顾个人性命安危,愤然上书,力劝武宗正心讲学、减免游戏、近君子远小人,并直言不讳地要求皇帝下罪己诏。
什么叫罪己诏?就是由于皇帝的失误,引发了天灾人祸,为了安抚民心,就要颁发自责的诏书,承认自己的错误,向黎民百姓谢罪。
朱裳作为一代诤臣,居然敢给残暴的明武宗上书,要求他下罪己诏,这是何等刚正不阿!没有以天下为己任的胸怀和舍得一身剐的气度,谁敢写这样的奏章?
明武宗对朱裳的进谏既没有报复也没有答复,但这毕竟引发了他的反思。朱裳却不肯罢休,他对当时的朝政混乱、奸佞邀宠、百姓遭殃的局势忧心如焚。果然,由于明武宗的昏庸、残暴和无德,引发了动乱。正德十四年六月,朱元璋第十七子朱权的后代宁王朱宸濠在南昌发动了武装叛乱,试图乘着武宗的昏庸夺取皇权。武宗诏令各路军队围剿,他自己借机南巡,并打着御驾亲征的旗号,八月从北京出发到了涿州。江西传来捷报,朱宸濠已经被擒获。可明武宗秘而不宣,继续南下,到了南京。在江彬怂恿下,他肆意妄为,无耻至极,吉林资讯网,闹得运河两岸、南京周围百里之内不得安宁。江彬还导演了一出明武宗亲自捉俘虏的闹剧,炫耀所谓的武功。他让成千上万的将士站在广场上列队,把已经做了四个多月俘虏的朱宸濠的刑具去掉,给他顶盔带甲,在将士的呼号声中,明武宗亲手捉拿朱宸濠,再戴上刑具。玩了这场滑稽的闹剧,他才回到北京。总共历时16个月,昏庸荒唐,把大明朝天子的威仪丢得一干二净。满朝忠臣忧心忡忡,为朝廷命运担忧。朱裳更是愤懑难平。他抱着为国尽忠的忠心,再次上疏,直陈小人唆使的危害,请求皇帝为国尽心惩办奸佞小人以谢天下,再次表现出他忧国忧民的责任感和正义感。
武宗虽然没有处置朱裳,但不再让他担任御史,把他派到边远的甘肃陇西,任巩昌知府。那里终年刮风,连年旱荒,瘟疫大行,西夷猖獗,百姓饱受天灾人祸的折磨。朱裳到任以后,设方略,立章规,使那里的社会状况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救活了一方百姓。在官员们的考核中,朱裳因为“治行卓异”,皇帝不得不提拔朱裳为温处兵备道(今浙江温州、丽水一带)。当时,那里的矿上有一群矿工聚众闹事40年,无人管得了。可是,这群人一听说朱裳朱大人到任,立即自行解散。后来朱裳改任左参政,负责征储粮食之事,清廉如故,被提升为福建按察使。其间,他剿平了怀安狱囚的闹事。这段时间,他还常抽空从事讲学和写作。朱裳在当时的政界很有名气,几年后升为浙江左布政使。这时,朱裳把父亲接到自己的住处赡养。因为他母亲胡氏在朱裳16岁时就已经去世,他父亲不仅自己省吃俭用,对儿子要求也十分严格,一再教导朱裳要以先贤圣人为榜样,永保清操,让他不要惦念父亲,自己虽老,别无他求,一碗饭、一身衣、一床被子足矣。朱裳的同事看他父亲的衣服实在太旧了,便利用祝寿的机会给送了一件新衣,但被其父亲严词谢绝。
朱裳作为封疆大吏,在朝政混乱之时,始终洁身自好,清正廉洁,家庭生活非常简朴。他本人在官场是以俭朴出名,以清贫为乐,年轻时自号“安贫子”。当官后,他一直让妻子亲自烧火做饭,饭菜十分简单,几十天都不见一次肉,同僚笑送他“长斋”的雅号。他听到后索性把自己的号改作“安斋”,即安于吃斋之意。
朱裳的妻子生孩子的时候,他穿着一身旧衣服下伙房做饭。接生婆来了,误以为他是府上的仆人,吆五喝六,叫他干这个干那个,很不客气,朱裳都客客气气地照办。等接生婆处置好了产妇,从朱裳的手中拿到辛苦费的时候,才知道他就是布政使大人。接生婆张口结舌,又是害怕又是感动,哭着说:“我们早就知道朱大人是出了名的清官,可是居然如此衣着,如此平易近人,不敢相信啊!”
由于朱裳严于律己,以身作则,所以浙江的吏治大为改观,兴起了清廉之风,贪污受贿、吃请送礼等官场恶行少了,百姓们的负担轻了,一些搞鬼的官吏书办不得不有所收敛。但有些官员忍受不了这种清苦的生活,心中暗生嫉恨。为了发泄对朱裳的不满情绪,有一个小官吏偷偷地在朱裳的书案上写了六个字“清如水,难到底”。朱裳发现了,就在旁边写了六个字“清如水,饿杀成”表明自己就是要清白如水,清理到底,就是要饿死那些贪官污吏和鄙俗小人,凛然正气跃然其上。
朱裳在此任上努力工作,革除奸弊,惩恶扬善,成绩卓著,朝廷视功绩升迁其为都察院右副都御使(相当于现在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不久,朱裳因守父丧回家。世宗皇帝南巡的时候,在行宫接见了朱裳,委任他任右都御史,全权督察河道水利治理,由于黄河水患祸及人民生命财产,朱裳千方百计科学规划,亲自参与施工,积劳成疾,带病坚持督修河道。嘉靖十八年,章太后去世,时至暑期,朱裳陪灵五昼夜,积劳中暑,病逝在船上,享年58岁,真可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朱裳在朝为官多年,不私权贵,任人唯贤,一心为公,没为家里添置一亩田,没有翻修一间房,家中仍是“草舍席门”“一如寒土”。他态度和蔼,平易近人,常常尽其所有周济乡邻,救人之窘。乡亲们有了事也都愿意找他解决。家乡人非常尊重他,在家乡为他建“无愧亭”一座,立石旌表他的功德业绩。
这正是:
沙河朱裳一清官,惩治腐败真清廉。
慷慨直谏不畏死,无愧亭前风节展。
下期 | 清名传江右
总策划:侯公涛、张卫东
统筹:胡淼、刘法启
校对:李坤、许铭君
编辑部主任:王千一
供稿:虞城县纪委
商丘市委网信办发布
关注网信商丘 了解权威发布
点分享
点收藏
点点赞
原标题:《中国廉政文化历史故事 | 朱裳与“无愧亭” (四十八)》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