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故事 > / 正文

人中“廉豹” (五十)

2020-12-20 18:09:2559 ℃

050
人中“廉豹”
聂豹(1487—1563),字文蔚,吉安永丰(今江西永丰)人。他是著名的思想家、理学家、军事家、抗倭名臣,也是一名廉吏。他整肃吏治,对身边人立法三章,要求必须廉洁,不准以公谋私。他面对人生起伏,大义凛然,清官风采,卓尔不群。
聂豹从小颖敏不群,老师都称他为奇才。但后来聂豹家境日渐落寞,缴纳学习的费用也需要父母忍痛把买米买油的钱拿去。为此,有一回聂豹当众叹息说:“我不孝,我怎么能报答父母过分劳苦的恩情啊。”语毕泪下。同学见者无不感动,争着解囊相助。
正德十一年(1516年),聂豹中江西乡试,次年中进士,四年后,聂豹任直隶华亭县知县。
但这个知县不好当。因为当时华亭县的好多官吏都是本地人,他们勾结在一起,足以架空县令。同时,官府中掌管簿书案牍和听差的差吏和闲杂人等狼狈为奸,极大地妨碍了公务。
聂豹浑然不惧,他严格自律,以身作则,不留话柄给他人。为了当好县令,他整肃吏治,对身边的小吏、差役立法三章,要求必须廉洁,不准以公谋私;还规定衙役不能私通外界,违者重罚。
县衙内外,一时夙弊顿清。
除此之外,聂豹还廉政勤勉,亲自清理寺田以备赈恤,核官籍以均徭役,考核官员以励风节。从根本上治理,确保政通人和。至于经理驿递,分拨夫役,各有章法,有道可循。县里的每一年的织造他都亲躬,严格财务管理,多有结余以备支费。聂豹本人则一丝一毫也不贪占。县衙里的小吏、差役稍有过错,聂豹只要发现,都会立即进行处理,将之消除在萌芽之中。
聂豹出任华亭知县期间,旱灾水灾接踵而至,全县灾情严重,民不聊生。但有的官吏不但不救灾,反而勾结地方黑恶势力借机敛财,贪污舞弊,百姓苦不堪言。让人更加不能容忍的是,府中有一个财务总管仗着其岳父是朝廷一品大官,伙同他人私吞应减免的税银,而几任知县都不敢得罪他。聂豹微服私访,摸清情况后立即将那个吏婿及同伙革职查办。
华亭过去的钱粮出入数有八十余万,都未征收到位,其中多数钱粮朝廷是给予减免的。由于跨年代较久,官吏更换较多,经办此事的人役往往乘机虚报,浑水摸鱼,大捞一把。聂豹深感问题严重,把过去经办此事的人役一一传唤问状,详细审讯,查实后将有问题的人役毫不留情地绳之以法,并追还税银1.6万两、米五千六百余石、多收的秤头银2600两。追还的税银等都用来抵消官府欠老百姓的陈年旧账,多余部分以备赈济。百姓见过去官员连过问都不敢过问的贪腐都能查,无不称快。
面对日益艰难的局面,诺达软件,聂豹不止于此,他一面将灾情奏报朝廷,一面开仓放粮,救济灾民,一边动员全县人民捐钱捐物。他本人则亲自带头将家中积蓄捐出,其夫人在他的感化之下,甚至将身上披戴的金银首饰也捐了出来。就这样,在聂豹的带动下,全县大小官吏纷纷仿效。通过募捐,得白银六七万两,很快缓解了灾情。
5年后,聂豹出任福建道监察御史,到任才几个月就上疏指斥司礼太监张佐违诏招收内监工,又弹劾兵部尚书金献民、侍郎郑岳接受边将贿赂。朝廷查实后,张佐与金、郑二人都被罢官。后聂豹又上疏指斥礼部尚书席徇私自把他的弟弟安排在翰林院谋职,席也很快被免职。
聂豹持法严正,深受民众拥戴,到了什么地步呢?聂豹在福建任巡抚时,当时福建人把聂豹作为偶像,民间给小儿取名亦流行以豹为名,以示崇尚聂豹。
但总有一些人从中作梗。在当地,有个富民叫徐震,当他听到大家盛传聂豹如何清廉勤政后,不相信,就与人合谋设下圈套,想探一下聂豹的根底。一天晚上,徐震让人偷偷将几块金砖神不知鬼不觉地藏进了聂豹家里的酱油壶中。之后,徐震自鸣得意,就等着聂豹私吞金砖,然后他便可以大肆攻击了。谁知聂豹发现金砖后,毫不动心,他先是震惊,后是震怒,马上着手调查此事的始作俑者,最后,查到了徐震,并将之依法处置。尽管这样,徐震却打心里佩服至极。此事很快在当地传开,百姓对聂豹的称赞越来越多,当地的土豪劣绅也都很快收敛,再不敢胡作非为,县内民风从而得以好转,渐达大治。
嘉靖六年(1527年),聂豹升任福建巡按。他振纪纲,察吏治,打击恶豪,惩处奸匪,一时贪官污吏望风而逃,有人竟自己解官而逃。贪官建宁守陈能虽然离任,但他贪污受贿,行为不检,名声败坏,聂豹决定继续追查。陈能谲诈抵赖不说,还用重金贿赂聂豹,聂豹十分生气,严厉斥责了他,将他轰了出去。陈能又寻找种种借口辩解,但聂豹已经查清了事实,根本不理会他。陈能便狗急跳墙,反诬聂豹故意陷害他。聂豹只好上疏和他理论。皇上派人调查,最后查实了陈能的罪行,将其罢官。闽人无不称快。
后来,聂豹又被升职为平阳任知府。在这里,他一如既往地勤政清廉。这时,聂豹的副手、佥事许勉仁到任。说到此人,与聂豹的关系本来十分亲密:许勉仁曾是聂豹的旧僚,而且又拜师在聂豹的门下。但是因为之前平阳平息蒙古俺答达虏成功之后,朝廷只表彰褒赏了聂豹,许勉仁没有得到犒赏,所以他就认为是聂豹从中作梗,所以,内心对聂豹一直愤愤不平。最后,许勉仁实在忍不住了,竟然诽谤聂豹在平阳有贪污行为。皇上听后大怒,马上让山西抚按查勘。山西抚按官到达时,聂豹自认为没做贪污之事,所以没有接待,更没有送礼,这让抚按官十分恼怒,决心扳倒聂豹。他派了很多懂财务的官员彻查平阳平时的支出开销册籍,一点都不放过。结果,那些官员细心查账,查了好久却没发现任何问题。但他们并没有就此停手,而是继续不停地细查,一直查了三四年也没有查出任何问题,只好悻悻收手。
但聂豹平时对达官显贵抨击太狠,因此得罪了不少人。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那些人联合起来共同诬陷诽谤聂豹,但又苦于拿不出证据,只好又翻出了原来没能查出任何问题的平阳贪污案。当时的首辅夏言偏听谤言,不问青红皂白就将聂豹逮捕入狱。聂豹被逮时,家中全部资财只有五十金,连押往京师的伙食费都不够。友人刘文敏直摇头,感叹:“当了这么久的官,太穷了!”当时聂豹的朋友陈西川不忍心,他虽然也不富裕,还是拿出百金帮助聂豹解决前往北京路上的伙食费。在狱中,聂豹虽遭受了严刑拷打,却坚信有水落石出之时,毫不屈服。夏言看到严刑拷打无果,便派人专往平阳核查,但还是查不到什么问题。这时,平阳籍户部尚书张润得知聂豹在平阳所作所为后,声称愿以自己全家百余口性命担保聂豹在平阳时无贪污受贿。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聂豹在狱中被折腾两年后,巡按御史黄洪毗亲自到山西调查,经多方查验,聂豹的平阳贪污受贿一事始终没有任何实据,冤案终于大白,谤议之声才消除,但聂豹还是被落职回乡。聂豹回乡后,虽为官多年,家中没有一点积蓄,穷困潦倒,生活十分艰难。为了生计,他只好经常步行往返于吉安的青原山、白鹭洲书院等一些书院教学以糊口。行走在山水之间,聆听于天地之间,心中的那份安然与坦荡,有几人能及?
下期 | 徐九思的“三字经”
总策划:侯公涛、张卫东
统筹:胡淼、刘法启
校对:李坤、许铭君
编辑部主任:王千一
供稿:虞城县纪委
商丘市委网信办发布
关注网信商丘 了解权威发布
点分享
点收藏
点点赞
原标题:《中国廉政文化历史故事 | 人中“廉豹” (五十)》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