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故事 > / 正文

岂一“清”字了得(六十二)

2020-12-27 22:08:49187 ℃

062
岂一“清”字了得
叶重弟(1558—1599),字道伋,江苏吴县(现已撤销)人。
叶重弟明万历十四年(1586年)中进士,后授玉田(今属河北)知县,迁工部虞衡司主事、贵州提学佥事等。叶重弟任玉田知县4年期间,始终勤于职守,关爱百姓,办了许多让当地士民感到满意的事情。
万历十九年(1591年),叶重弟一上任就遇到了关于玉田县下辖各乡种旱田还是改种水田之争。原来在他来玉田之前,上级官府已经颁布命令,强迫玉田县农民将旱田改种水稻。可种惯了旱田的农民对改种水稻的命令非常抵触,街头巷尾议论纷纷,有的甚至非法毁掉了官府用来推广水稻的部分设施。叶重弟在认真调查、全面了解了实际情况之后,迅速向上级反映了这种情况,并且提出了自己的意见:种水稻还是种旱田应当灵活掌握,一要看当地的条件,所谓因地制宜,适宜种什么就种什么;二要看农民的意愿,农民愿意种什么就种什么,官府可以引导,但不能强制推行。上级对他的意见表示完全赞同。经叶重第妥善处理,县内农民的不满情绪得以平息,农业生产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玉田是连接北京与东北的交通要冲,设有招待公务人员的驿站和急递铺(明政府传递重大信息的站点)。过往的达官显贵及其家人、下属时常借公务之名到这里敲诈勒索,饮食、车马、仆役,想要什么就要什么,需索无度。地方官员唯恐丢了乌纱帽,听任他们为非作歹,有的甚至还乘这个机会层层加码,向百姓胡乱摊派,以达到中饱私囊的罪恶目的。驿站之弊,闹得玉田县民不聊生,怨声载道。叶重弟看到这种情况后,毅然决定,所有到玉田县境内驿站索要钱物与人役的,不管其背景如何,都要由他亲自查验,严格按朝廷的规定给予相应的招待。叶重弟不畏权贵,铁面无私,关口把得特别严,使许多前来勒索的人都碰壁而去。这样一来,玉田县的额外开支大大减少,民众的负担也就相应减轻了。
不仅如此,对于驿站的供给问题叶重弟也认真进行了清理和整顿。驿站与急递铺本是官府所设,担负着极为重要的职责。但是,由于明朝后期官场及军队特别腐败,驿递成为伤民、害民的一大毒瘤。来往差官的敲诈勒索、地方官员的胡乱摊派,给民众造成了极大的压力。富有人家可以在达官显贵的庇护下免缴相关的捐税,贫困人家求助无门,洛鹏律所,又不忍背井离乡,只好含辛茹苦,忍受贪官污吏的宰割。为解决这一问题,叶重弟断然决定,从此以后,驿递的一切费用完全由官府承担,不准任何人以任何方式向民众摊派。由于叶重弟说到做到,老百姓的负担大大减轻,驿递的正常运转也没有受到影响。
在处理诉讼时,叶重弟既审慎又灵活。对于街坊邻里之间的纠纷,他总是良言相劝,几句话就可以让他们和好如初;对于那些重大案件,他会反复慎重地审问,绝不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放过一个坏人;对于以前发生的冤假错案,他不是一推了事,而是冲破重重障碍予以平反。由于叶重弟公正无私,又能体察民情,邻近各县的一些民众在遇到诉讼之事,不愿意在本县办理时,都要求到玉田县了结。
叶重弟在玉田知县任上所办的实事、好事还有很多。比如,他认真落实了朝廷制定的“一条鞭法”,杜绝了贪官污吏加征赋税、随意搜刮民财的现象;他下令免除加在临时人口头上的徭役,以便鼓励外地人到玉田落户;他倡议设立义仓,千方百计地救济灾民;他表彰那些孝敬父母、友爱乡里的人,对那些糟蹋平民的士兵、欺压百姓的衙役则毫不留情地给予严惩。总的来说,他办事情总是以让老百姓满意为宗旨,以合理调配人力、物力为最终目标。因此,他在玉田县享有极高的威望。4年之后,朝廷将叶重弟调任为工部虞政司主事。离任前,玉田父老一再向上级官府表达挽留之意,但是未能如愿。
叶重弟居官清廉,生活俭朴。最让人感动的是,当他被调离玉田县时,携带的物品只有“图书一箧,行李一肩”。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叶重弟从虞衡司主事升任贵州提学佥事,同年卒于任上。据传,叶重弟死时仍然身无分文,家中卖了几亩地才将其体面安葬。因此,当时人们对他的评价是:“其最著者在‘清’之一字。”
下期 | 廓清去污龙遇奇
总策划:侯公涛、张卫东
统筹:胡淼、刘法启
校对:李坤、许铭君
编辑部主任:王千一
供稿:虞城县纪委
商丘市委网信办发布
关注网信商丘 了解权威发布
点分享
点收藏
点点赞
原标题:《中国廉政文化历史故事 | 岂一“清”字了得(六十二)》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