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故事 > / 正文

廓清去污龙遇奇(六十三)

2020-12-29 08:10:17114 ℃

063
廓清去污龙遇奇
龙遇奇(1566—1620),字才卿,号紫海,明朝庐陵永宁县塘南村(今江西省井冈山市鹅岭乡塘南村)人,明代良吏。
龙遇奇于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考取进士,授职海澄县令,后授任浙江金华县知县。
在金华县知县任上,龙遇奇十分重视体察民情,请求朝廷让老百姓休养生息。几年过后,在龙遇奇治理下,金华县得到大治,地方太平,农畜兴旺,百姓安居乐业。
万历四十年(1612年)十月,皇帝任命龙遇奇为陕西巡按。在任期间,察知宦官梁永以莫须有的罪名,诬陷贤县令满朝荐下狱后,龙遇奇不畏权贵,立即上疏救人。后来,朝廷查清事实,下诏为满朝荐冤狱平反,同时,秦地数百件冤假错案也得以平反昭雪。
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八月,在秦4年的龙遇奇,深感秦民困苦。因此,去职之前,他怀着对秦民的眷恋上奏皇帝,为民请命,大声疾呼秦民“三苦”,请求皇帝罢秦民包税。龙遇奇在上疏中说,陕西包税有三苦:一、包税无着之苦。天下税课,便属商贾,陕西三面临边,商贾罕至,历来税额皆派于人丁地亩及津梁、陶穴、筑佣之人。今灾荒严重,死、徙众多,村里为墟,包税从何而出?二、税额独多之苦。陕西地处边区,土地贫瘠,不但不能与江南相比,即与邻省相较,税额亦为独重。东面山西、西面四川,税额皆止万余,大省河南亦只为6万。陕西地不如山西、四川、河南,而税额竟多至10万。三、牵误边饷之苦。民止有此财,而官司既督以赔税,自不能并力以输边饷。计18年来,陕西已输过税额150万两,尚欠边饷240万两。催足包税势必牵误边饷。因此,包税不可不罢。
然而,遗憾的是,神宗接疏之后却置之不理,枉费了龙遇奇一片爱民之心。
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十月,龙遇奇巡按两淮盐政。明初食盐专卖实行开中法,商人纳粮于边,官府偿以盐引,恩施青年网,商人凭盐引在指定盐场支盐。明中叶后,朝廷经济危机加剧,为了从盐专卖中敛取更多的财富,官府不顾产销平衡,滥发盐引,商人拿到盐引后到盐场却无盐可支,发生盐引积滞现象。
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官府强行控制口岸(汉口)盐价,迫使一些盐商亏本逃散,结果市面缺盐,私盐价格暴涨,市场陷入混乱。到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两淮盐税已停征两年半,许多人认为两淮盐政不可救药。此时,有一人站出来,担起了拯救大明盐政危亡的重任,这个人就是龙遇奇。
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两淮巡盐御史龙遇奇上疏请立盐政纲法,允许官盐私营,放宽国家盐业专卖的经营权,由官府指定资本雄厚的商人为纲运商人,即纲商,由纲商包揽承运官盐引所上纳的税银。
纲运法不仅缓解了朝廷的财政危机,也为明朝后期徽商、晋商等著名商帮的形成起了巨大的推动作用,极大地推动了明朝工商业的发展。
龙遇奇还十分热心教育。早在金华县知县任上,他就多次修饰祠宇,集金华俊秀攻读其间。在扬州任内,他还捐俸买田,创办了维扬书院,并聘请当时的名儒冯从吾为书院主讲,自己执礼甚恭。又助膳庐陵青原讲院,创永宁会馆,为白鹭洲书院理学名臣著书立言。辞官归梓后,他又于县治新城创办郑溪书院,亲自制订书院学规,撰证学绪言四十则。
龙遇奇死后,朝廷为表彰其为官清正、政绩卓著,在其家乡塘南村建“进士牌楼”以旌表之。牌楼正中额板书有“进士”和“清朝侍御”四个大字。监察御史行考察官员政绩之职,起到保荐良才、弹劾庸吏的作用。“清朝”乃“廓清朝廷污浊”之意,“侍御”就是指“监察御史”之官职。
下期 |勤政爱民数田珍
总策划:侯公涛、张卫东
统筹:胡淼、刘法启
校对:李坤、许铭君
编辑部主任:王千一
供稿:虞城县纪委
商丘市委网信办发布
关注网信商丘 了解权威发布
点分享
点收藏
点点赞
原标题:《中国廉政文化历史故事 | 廓清去污龙遇奇(六十三)》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