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故事 > / 正文

清廉守疆高承埏(六十七)

2021-01-03 20:32:09173 ℃

067
清廉守疆高承埏
高承埏(1602—1647),字泽处,浙江秀水(今浙江嘉兴)人。高承埏为官清惠明敏,恩威并重,对百姓广施恩德,对不法豪强毫不手软,是明末清初著名的清官。
高承埏出身官宦世家,父亲高斗光是万历年间进士,为人正直。高承埏继其父志,少年时即勤学不倦,以志向高洁、心怀国家闻名乡里。崇祯十三年(1640年),高承埏中进士,即授迁安知县,开始仕宦生涯。
迁安一带在明朝是军事重地,特别是在明朝后期,后金(清朝的前身)在东北崛起,时常突破明朝的防线到长城以南进行掠夺。崇祯三年(1630年),迁安县城被清兵占领,两个多月后明军才将其收复。此后,在崇祯八年、十一年、十二年,清兵又三次袭扰迁安。连年战祸,加之蝗灾、旱灾等自然灾害,弄得当地老百姓饥寒交迫,苦不堪言,以至于出现了人吃人的惨相。
高承埏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到迁安担任知县之职的,可谓受命于危难之际。
高承埏到任后,并没有因迁安贫穷和混乱失去信心,更没有苟且偷安,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相反,他不辞劳苦,倾尽全力改变这里的败落面貌。他先是千方百计地筹措粮食与衣物,赈济那些饥寒交迫的老百姓,使数千人得以活命;随后,他亲手书写条文,采取减免赋税、革除耗羡(亦称火耗,碎银加火铸成银锭时的折耗)等措施,招徕流浪在外地的本乡人,鼓励他们回到故乡重建家园;他简化诉讼程序,公正无私地处理各种案件,鼓励人们申诉自己的冤屈,使人心得以抚慰,社会秩序很快稳定了下来;他拒绝接受任何人以任何借口送给他的财物,真正做到了两袖清风、一尘不染。他的这种勤奋廉洁、抑强扶弱的高尚行为赢得了广大士民的尊敬和爱戴,使本来已经涣散低迷的迁安民心为之一振。不到半年,近千户流浪在外的人们陆续返回自己的家乡。之后,他又采取多种办法鼓励百姓开挖防旱除涝的田间水道,用以蓄水和泄洪;他还教农民学习江南的汲水办法,在几个月时间内便把三千八百多亩荒地变成了良田。
那时,明朝在长城沿线以及辽东驻有大批将士,这些将士的粮饷主要由渤海湾漕运而来。这年冬天,漕运粮饷的船只被冰雪封冻在天津,动弹不得,边防部队的粮饷有接济不上的危险。在此紧急情况下,朝廷下达命令,要求附近各州县出车出人,从天津经陆路运送粮饷到前屯(在今辽宁绥中东南,明时为军事要地),以解决军队将士的急需。直隶总督和巡抚把需要运送的粮饷平均分配给各县,每县运送约四千石。高承埏觉得迁安县民力才刚刚复苏,这种大平均的办法实在不公,便向上级力争说:“赋役的多少必须视州县的大小、贫富而定,不能搞大平均。迁安县地狭民困,怎么能跟其他大县、富县承担数额相同的运粮任务呢?”经他据理力争,上级把迁安县的运粮任务减少了一半,这使县内百姓的负担大为减轻。
考虑到迁安县与前屯距离较近,离天津则较远的现实,经高承埏努力争取,上级允许迁安百姓“垫米代运”,即可以先拿出自己的粮食直接运送到前屯,等坚冰开化、水运畅通之后,官方再把从天津漕运而来的军粮如数偿还给迁安百姓。这样一来,迁安农户往前屯运输军粮的距离大大缩短。有的农户为了节省运费,拿钱到山海关买米,然后转运到前屯,运粮路程进一步缩短。这些办法的实行使迁安百姓减少了数以万计的耗费。迁安百姓为他们有一位如此廉洁、如此勤奋、如此为他们倾尽心血的好县令而欢呼雀跃。
在清理赋税的过程中,高承埏还发现迁安县存在着严重的“投献”问题。何谓“投献”?要弄清这个问题,需要从明朝的一项弊政说起。
明中期以来,仕宦和乡绅(如地方胥吏、监生、坊长、里长等)可以免除杂役,后来这种特权扩大,所有徭役和赋税都可以优免。那些没有优免特权、田地又比较多的富户,为了逃避赋税,便将田产委托乡绅冒认在自己名下,称之为“投献”,也叫“诡寄”。同时,享有特权的乡绅、仕宦也常常利用自己的特权包揽田地,乘机侵吞官府的赋税,是为“受献”。可见,“投献”之类的弊政既能导致平民对豪强的依附,又能助长豪强对平民的欺压。当时,迁安境内有四大家族,这四大家族的“投献”问题都很严重,逃避赋税和徭役者难以计数。在他们的影响和带动之下,其他仕宦人家也竞相效仿,致使赋税的征缴非常混乱。这些问题已经沿袭了很多年,历任地方官员惧怕四大家族的权势,唯恐惹火烧身,采取了熟视无睹、听之任之的态度。高承埏不畏豪强,不但对这些豪强的不法行为予以坚决的惩治,而且声言要把这些豪强逃避赋税和徭役等不法行为上报朝廷,取消他们的爵位。豪门大户见高承埏如此刚直不阿,雷厉风行,吓得立即敛手,“投献”“受献”问题很快得到解决。
在赋税的征缴上还有一个问题:一些奸猾之人通过种种手段把自己的身份改为军籍,抗税不交。对于这一问题,高承埏在深入调查、掌握实情之后,制裁了几个首恶分子以儆效尤。其他人心存畏惧,只好把伪造的军籍改了过来,开始照章纳税。当时,明朝军队在迁安设有汉儿庄营、三屯营等驻地,这些驻军中部分将士的家庭也有拖欠赋税的问题。高承埏对他们进行了严厉申诫,追回了所有拖欠的税款。高承埏的上述举措起到了强烈的震慑作用。第二年,迁安县先后摊派、陆运粮豆共九千余石,士民百姓该纳粮的纳粮,该出车的出车,毫无怨言。
在认真清理赋税的同时,高承埏又动员本县兵民在防止战祸、加强地方治安上做文章。他带头捐出自己的俸禄,修整、加固了城墙;他精打细算,在保证驿站正常运行的同时,节省开支,减少供应;为保障地方安全,他又建立了哨堡等巡逻制度,加强了保甲组织,设立了义仓,为随时可能爆发的战争做好了准备。所有这一切,高承埏没有向百姓收一分钱。时任吏部尚书的李日宣经多方考察,对高承埏做出了两个字的评价:“贤能。”
崇祯十五年(1642年)春天,高承埏调任宝坻知县。将要离开时,迁安县境内的男女老幼俱焚香遮道,失声痛哭。高承埏“挥泪慰谢”而去。
在宝坻县任职期间,高承埏保持了他勤政廉政的好作风,取得了显著的政绩,深受当地百姓的崇敬和爱戴。
明朝末期,故事窝,清军经常入关侵扰,北京周围的大多数城镇都曾几度被清兵攻陷,宝坻城也不例外。高承埏担任宝坻知县后,带领本县兵民刻苦训练,加强巡逻,随时防止敌人的进攻。有一次,一股进关的清军蹿至宝坻城郊,将宝坻团团围住。但由于高承埏指挥有方,清军久攻不下,只好解围而去,宝坻城得以保全。事后,崇祯皇帝下诏褒奖高承埏,赞扬他“坚守孤城,功在封疆”,要求有关部门予以提拔重用。然而,由于在朝当政的都是一些昏聩、腐败的官员,他们对高承埏出类拔萃的表现非常嫉妒,不但没有提拔他,反而把他调到级别要比宝坻低一些的泾县任知县。
在泾县,高承埏同样勤廉并举,为老百姓做了不少好事。县内原来有座“四贤令祠”,祭祀四位曾在本县留下显著功德、突出业绩的县令。高承埏离开泾县,升任工部主事后,泾县民众非常怀念他,就在“四贤令祠”内增设了他的牌位,并把这一祠堂改名为“五清先生祠”,纪念包括高承埏在内的五位清官。
崇祯十七年(1644年),清军攻破北京,明毅宗朱由俭自缢而死,明朝灭亡。在此后的几年间,清军铁骑席卷大江南北,百姓被屠戮者不可胜数。此前业已辞官回家的高承埏为明朝的灭亡“行吟坐泣”,郁郁寡欢。他坚守忠贞气节,隐居乡里,拒不入仕。清顺治四年(1647年),高承埏愤懑而卒,年仅45岁。
下期 | 清贤赵申乔
总策划:侯公涛、张卫东
统筹:胡淼、刘法启
校对:李坤、许铭君
编辑部主任:王千一
供稿:虞城县纪委
商丘市委网信办发布
关注网信商丘 了解权威发布
点分享
点收藏
点点赞
原标题:《中国廉政文化历史故事 | 清廉守疆高承埏(六十七)》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