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故事 > / 正文

斥贿惩贪刘统勋(七十五)

2021-01-10 20:24:3564 ℃

075
斥贿惩贪刘统勋
刘统勋(1698—1773),字延清,号尔钝,清内阁学士,刑部尚书,高密县逄戈庄(原属诸城)人。他是刘墉之父,参与《四库全书》编辑,并担任《四库全书四》正总裁。
刘统勋为官极为清廉,秉公无私,在贪黩好货、渔色无厌的官场之中可谓清风独标。
一年年末,湖北巡抚派仆人给刘统勋送去大包小包的珠宝和现金。刘统勋严肃地训斥送礼之人,说:“告诉你的主人,我们本是世代友好,互通问候,互为惦念,本是名正言顺。这样的往来反而疏远了我们的关系。再说,我在官府任职,这些财物反而成为我的累赘。你回去告诉你的主人,留着这些钱财去接济那些亲朋故旧中的穷人和地区百姓吧。”
在刘统勋做礼部尚书时,一次,有个想以钱买官的人,趁着天黑来到刘家,以登门拜访为名,实则行贿赂之实。刘统勋当即拒绝接见,嘱有事明日政事堂再议。第二天一早,刘统勋即在政事堂召见此人,首先告诉他,说:“深夜叩门,私下论公事,不是光明磊落之人的行为。你有什么说的,就在这众人面说出来。哪怕你要说的是我的不是,我的过失,也不用畏惧,大胆指正批评。”那人满脸通红,甚是窘迫,欲言又止,最后羞愧难当地退下堂去。
还有一次,刘统勋以宰相身份监督河南黄河工程时,一天晚上,他穿上便服,私访河岸,想更加深入地了解黄河工程的具体治理情况。刚刚行至黄河旁,他就看见有用大车送秫杆的百姓,露宿在河岸,车辆残破不堪,车夫相视而泣,苦不堪言。刘统勋见状,很是疑惑,便询问出了什么事情,为何居住于此,还痛哭流涕。那些人说:“我们想回家,可是我们是回不去了,也许只能死在这里了!”刘统勋于是蹲下身子,为身旁的孩子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别急,慢慢说,也许我能帮上你们呢。”开始这些人不敢说,后来看他不像个坏人,就壮着胆子说:“我们的家离这里有三天的路程,我们是奉县老爷的命令运送秫杆的百姓。可是这里负责收料的官员却要求我们必须每车给他8贯钱他才会收。我们都是穷人,哪有钱给他呀,一家老小还等着这趟活儿回去,挣的这点钱买米下锅呢。我们真是没有办法呀,天天去求他们,但是无论怎么说他们就是不收。我们总不能把这料再拉回去吧?现在,我们所带的已经吃完了,回去也没有盘缠了,真是走投无路了。”
刘统勋一听,便和气地说:“你们如果信任我,就将这料交给我,我代你们去交。我那里有熟人,一定可以帮你们办成。”说完便赶起一辆车直奔收料场。收料场官员见刘统勋这气度和穿着,心中暗喜,想,这必定是个乡间富人,于是,他眼珠一转,暗生一计,喝道:“你的车料质量太差,要想让我们收下,你就要交18贯钱啊!”刘统勋马上争辩,这官员大发雷霆,命令手下挥动皮鞭将其驱逐出去,并将车辆无故扣留。
作为宰相,发现地方官员竟然如此不堪,反应得比百姓有过之而无不及,真是椎心泣血。刘统勋立刻赶回驻地,迅速布置下官拿下这些官员,之后召集所有治理河务工作的官员到场,公开审问不法料场官员,并当众推出斩首。治理河务工作总署想以钱财贿赂,不成后,便长跪不起,刘统勋毫不手软,命令左右给他一百大板,然后重刑具伺候,沿河示众。各料场官员闻讯惊恐万分。自此,官员再也不敢勒索百姓了。
正因此,刘统勋去世后,乾隆皇帝痛曰:“如失股肱”,“赠其太傅,医度网,祀贤良祠,谥文正”。“文正”一词,可是非同凡响,大清296年中,仅有8人获此殊荣。据此,刘统勋在近300年清王朝历史上的地位可见一斑。
下期 |徐商天下事
总策划:侯公涛、张卫东
统筹:胡淼、刘法启
校对:李坤、许铭君
编辑部主任:王千一
供稿:虞城县纪委
商丘市委网信办发布
关注网信商丘 了解权威发布
点分享
点收藏
点点赞
原标题:《中国廉政文化历史故事 | 斥贿惩贪刘统勋(七十五)》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