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故事 > / 正文

汪辉祖廉明听正(七十七)

2021-01-12 02:03:2467 ℃

077
汪辉祖廉明听正
汪辉祖(1730—1807),字焕曾,号龙庄,浙江萧山瓜沥原云英乡大义村人,清代乾、嘉时期的良吏。
汪辉祖早年多次应考不第,遂入幕宾为师爷。他聪敏过人,断案神速,多为庶民理直,颇得人心。他好学不懈,精明干练,是一代名吏。乾隆中期,东南沿海各省发现了很多宽永钱。清廷怀疑有人私铸,下令严查。江、浙、闽三省总督、巡抚查来查去竟无结果。此案重大,而且朝廷限三个月上报结果。闽浙总督尹继善、江苏巡抚庄有恭等十分着急,便委派汪辉祖接办此案。汪辉祖凭着渊博的学识和丰富的经验、阅历,深入乡村城镇,实地调查研究,发现此宽永钱与国内流通的钱币有所不同,并通过《宽永三年序》(日本古代书名)和徐葆光《中山传记录》中,“市上行使宽永通宝钱”为证据,说明此种钱币乃东洋(日本)倭寇所铸,由商船带入,混入中国货币中同时使用,并非国人私铸。朝廷深感满意,并出旨一道:“此后严禁商船携带倭钱,凡零星散发者加以处罚之例。”宽永钱一案就此了结,避免了一场冤案。尹继善对汪辉祖大为赞赏,感慨地说:“做官治事,不能不用读书人。”
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汪辉祖任湖南宁远知县时,当地规定庶民百姓吃淮盐,而淮盐的价格比粤盐价高出几倍,因此宁远百姓私下食用粤盐,粤盐在宁远属私盐,淮盐在宁远属官盐,买卖粤盐违犯禁令。官府派人侦捕,以至“人情惶忧”。作为一县之主的汪辉祖得知此事后,深感为百姓解决疾苦乃首要任务,暗下决心,要解决宁远百姓食盐问题。他身穿便服,带上护卫,走出衙门,到百姓中去,诚恳地听取他们的意见和粤盐销售情况,从百姓意愿角度,制定妥善方案,向上司呈文说明,“盐愈禁则值日增,夫私不可纵,而食谈可虞”。请求允许宁远可售粤盐,购买一次不超过10斤,告示张贴全县。宁远百姓食盐问题得到解决后,无不拍手称好。但一些不法分子竭力反对,诬告汪辉祖支持贩卖私盐,汪辉祖敢作敢为,以理抗争。后湖南总督毕沅知道此事后,大加赞赏,并“立弛零盐禁”。因此老百姓称颂汪辉祖为“莽知县”,他从而深得民心,有了“廉明听正”之称。后汪辉祖调善化县令,因足疾辞职回乡,途经宁远时,人们自发列队夹道相送,有的人送至长沙才依依不舍离去。官民如此贴近,情切感人,催人泪下。
汪辉祖任宁远知县时,发生了刘开杨与成大鹏争山一案。刘开杨乘其弟刘开禄病重垂危之际,叫来杀手王闫喜把其弟弄到山上杀死,他付给王闫喜银子30两,达到争山、夺产的目的。刘开杨还到衙门击鼓“鸣冤”,声称是为了山地,其弟刘开禄被成大鹏杀害,要求申冤。但成大鹏也狂喊冤枉,争山实有此事,但没有与刘开禄殴斗杀害之事。汪辉祖深感内中必有缘故,他先将成大鹏下狱听审。后得到群众举报,一向手头拮据的王闫喜整日出入赌场,做起了富人的样子。他还了解到,王闫喜夜里一人偷偷地到离村三里的关帝庙敬香拜佛,一反常态。次日夜里,汪辉祖吃过晚饭,带衙役三人,穿上便服,来到关帝庙,三衙役躲在关公神像背后,汪辉祖独自一人蹲在关公神像前面的神桌下面。约过一个时辰,见有一鬼鬼祟祟的人进得庙内,点燃香烛,跪在神桌前的拜凳上,口中念念有词道:“我叫王闫喜,今年39岁,住附近村子里,因前几天经刘开杨的要求,叫我把刘开禄带到山上杀掉,刘开杨给我30两银子,但我运气不好,都已输光,并且县府对此案查得很紧,请关老爷保佑我平安无事,渡过这一难关。”王闫喜的话刚讲完,汪县令与三衙役突然出现,抓住王闫喜,带到衙堂。被吓破胆的王闫喜像竹筒倒豆子一样,全部招供。案情大白,成大鹏被当场释放,幕后唆使犯刘开杨丧尽天良,竟对自己亲弟弟下此毒手,天理难容,与杀手王闫喜同判斩刑。避免了成大鹏一桩冤案,民众无不拍手称快。
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汪辉祖回到故里后,应浙江巡抚觉罗长麟之召,共商修理萧山西江塘等事。原定需切条石共178丈,需钱28900缗。在汪辉祖精心设计安排下,到实地察看和丈量后,切条石增至二百二十余丈,只需钱22513缗,比原先设计工程费用少6387缗,所切条石比原先增长数十丈。工程坚固,耗资又少,长治久安,造福百姓。
钱塘江浪高潮急,加上长期冲刷,南涨北坍,逐步导致原海宁的一部分南沙土地被冲刷到江南来了。汪辉祖上疏清廷,这片南沙应由海宁划给萧山管辖,以便于行政管理及请求减免赋税等,得到朝廷批准。这为当代萧山围海造陆、发展经济打下了历史性的基础,陇西生活网,功不可没。
下期 | 块砖明志
总策划:侯公涛、张卫东
统筹:胡淼、刘法启
校对:李坤、许铭君
编辑部主任:王千一
供稿:虞城县纪委
商丘市委网信办发布
关注网信商丘 了解权威发布
点分享
点收藏
点点赞
原标题:《中国廉政文化历史故事 | 汪辉祖廉明听正(七十七)》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