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故事 > / 正文

英灵千古镇湖山 (八十)

2021-01-14 08:44:13130 ℃

80
英灵千古镇湖山
林则徐(1785—1850),字元抚,又字少穆、石磷,福建侯官(今福州)人。为官期间,林则徐忠于国家,办事兢兢业业,正直无私,是中国历史上最杰出的廉吏之一。
廉吏有三个层次之分。第一个层次是不贪不占,洁身自好,两袖清风,淡泊高洁;第二个层次是恪尽职守,兢兢业业,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第三个层次是视个人的荣华富贵如粪土,为了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不顾个人的安危,刚正不阿,为国捐躯。虽然要做到第一、第二个层次已属不易,然而,这只是做廉吏的基本条件,只有第三个层次才是最高层次,要做到这一点,可谓难上加难。林则徐就是属于第三个层次的廉吏。
林则徐20岁中举人,27岁以殿试二甲第四名高中进士。历经嘉庆、道光两代。青年时期的林则徐对民族英雄十分崇敬。23岁在巡抚衙门做文书时,林则徐就力主重修了李纲墓。后来他在浙江和江苏做官时,又分别重修了当地的于谦墓和韩世忠墓。林则徐总是以这些历代爱国的仁人志士为自己的楷模,终于成为一位名垂青史、受人尊敬的伟大的民族英雄。
纵观林则徐的一生,贯穿于其中的一个鲜明特点,就是他对民情的体察、对民生的关注。在他10岁时,他就写下了“家少楼台无地起,案余灯火有天知”,相信今天的求学,将来一定能报效国家和黎民,及至长大为官后,他总是不遗余力地为民鼓与呼,为民谋福利。
1831年,林则徐擢升河东河道总督,管辖山东、河南两省黄河、运河的防修事务。林则徐的勤政则体现在他的事必躬亲,身体力行。在水利工地上,林则徐经常坐小船在河中察看水情,与修河民工同劳苦。他穿着便服徒步于泥泞中,修堤的民工竟忘掉他是一位高官。
道光十三年(1833年),林则徐调任江苏巡抚。当时,江苏境内连年水灾,灾民“鸠形鹄面,扶老携幼,流浪四处”,窘迫之状已至极端。为此,林则徐认为只有上奏皇上缓征漕赋、拨发赈银,才能“以苏民困,解燃眉之急”。但是,对漕政只有部分议事权的林则徐不能为此事单独上奏,需与两江总督陶澍联名才可。林则徐便到总督衙门找陶澍商量此事。陶澍说:“例行报告秋灾、请求缓征赋税的时间已经过了,即便是急奏,也已经太迟了。”林则徐说:“迟也当奏必奏,此事实在是不可不奏之急务!”陶澍又说:“如此硬奏,恐怕会上干圣怒,以致获罪。”林则徐说:“所有的罪名由我林则徐一人当之!”
正在两人商量的时候,传来了道光帝的圣旨。道光帝在谕旨中说:“朕闻近年来江苏等省几于无岁不缓,无年不赈。国家经费有常,岂容展缓拖欠,年复一年,视为相沿成例也?”道光帝在谕旨中还指责说:“该都巡抚等人不肯为国任怨,不以国家大事为急。”
这一道谕旨让林则徐想奏请缓征漕赋、拨赈发银的希望一下子变成了泡影。
然而,想到风雨飘摇、百姓饥号的凄惨景象,林则徐“终夜辗转不能寐”,至凌晨,林则徐终于躺不住了,他起身对夫人说:“缓征漕赋一事关乎百姓生死,即便丢官获罪,我林则徐也将孤注一掷,为民请命!”
第二天,林则徐不仅破格单独上奏,公然与道光帝的谕旨对抗,而且在上奏之后不等批复,又上了一份奏章,请求朝廷对常州府所属各县的赋税也一律缓征。
道光帝闻奏大为不悦,即刻下旨,密令两江总督陶澍秘密调查林则徐奏请的内容是否属实。幸亏陶澍在复奏中支持了林则徐一下,林则徐才幸免于难。林则徐顶着道光帝的压力,坚持以民生为国家的根本,实事求是,刚正不阿,受到了当地民众的拥护,也显示了他作为一代廉吏的忠肝义胆。
林则徐在维护国家主权的禁烟斗争中的经历更是艰难曲折。在此期间,他承受的压力之大,付出的心血之多,绝非常人可以想象。也正是这场针锋相对、惊心动魄的斗争,显示了林则徐的廉吏本色。
清代嘉庆中叶以后,清政府的统治日趋衰落,同一时期的欧洲列强已经进入资本主义时代。为扩大海外市场,扭转贸易逆差,从道光十四年(1834年)开始,英国殖民者大量向中国输送鸦片,牟取巨额利润。鸦片给中国带来了无穷的祸害,它戕害人的健康,麻痹人的意志,败坏社会道德风尚,导致社会生产力的萎缩,使国家和民族从此面临着财匮兵弱、存亡续绝的严重问题。因此,禁烟与否,成为当时中国社会各阶层关注的焦点。清政府统治集团内部也出现了“严禁派”和“弛禁派”的激烈交锋。
一向在“严禁派”和“弛禁派”的斗争中动摇不定的道光帝,权衡利害得失,为求得清朝的长治久安,倾向于禁止鸦片。道光十九年(1839年),道光帝特命林则徐为钦差大臣,赴粤禁烟。
林则徐赴粤禁烟,面临的阻力重重。这种阻力首先来自内部。当时,广州有十三家“洋行”(由清政府批准并授权与西方进行商品交易的机构),行主们垄断着对外贸易,在与外商相互勾结、大肆走私贩卖鸦片的过程中,获得的暴利均超过几千万两白银。他们为了自身的利益,大肆行贿,寻求保护伞。于是上至朝廷,下至胥吏、兵弁,构成了一个庞大的包庇、纵容鸦片贸易并从其中受益的集团。英国商人在致英国外交大臣的信件中就这样描述道:“在中国方面,高级官吏与政府人员对于鸦片走私公开默许,过去和现在的巡抚,都从其中取利,听说北京的军机处也已秘密地允许这种情况的发生。”在这种情况下,道光帝的禁烟命令能否落实,引起了社会各阶层的极大关注。
为此,林则徐在赴粤途中就秘密派遣亲信率人先行至广东。经过他们的暗中调查,查清了一批与英国鸦片贩子相互勾结的汉奸。同年二月,林则徐密令广东布政司、按察司开始禁烟。经连夜突击,广东方面先后捕获贩卖、吸食鸦片者两千余人。禁烟派的另一代表人物、两广总督邓廷桢也立即展开行动,破获私开窑口(转售鸦片的商户)一百五十余处,获人犯三百余名,烟枪一万多杆。消息传开,广州市民群情振奋,对打击鸦片贩子的行为拍手叫好。外国鸦片贩子则被吓得龟缩在商馆里不敢露面。此前,在接到奸细的通风报信后,英国大鸦片贩子查顿已逃回英国,另一大鸦片贩子颠地也躲藏起来,数十艘英、美鸦片船只不敢停靠广州码头。
林则徐一到广州,就和邓廷桢等禁烟派官员在寓所日夜商议禁烟大计。林则徐提出了禁烟“先以断绝鸦片来源为首务”的方针,一面暗中派人包围洋人的商馆,不允许鸦片贩子有一人逃脱,一面传见十三洋行行主。十三洋行的行主们接到钦差大臣的传讯后,顿觉大祸临头,个个胆战心惊。行主之首伍敦元愿以5000万银圆保命。林则徐暂时没有对他们采取行动,而是让他们拿着勒令外商缴烟、具结的谕帖立即去各商馆传谕,限外商三日之内禀复。林则徐在给外商的谕帖中明确规定:一、立即上缴全部鸦片;二、必须书面签订“永不带鸦片来大清国”的合同书。
看了十三洋行行主转达的谕帖,外商们没有一个肯缴出鸦片。英商颠地甚至公开放言:“这简直是公然的抢劫,我要向英王陛下控告你们公开抢劫英王子民财物的行为!”
林则徐得到洋行行主的报告后,让广东海关发出告示,暂停一切外商入港,暂停一切商品交易。这下,外商们才感到大祸临头了。经过反复试探,他们得知林则徐真的不收贿赂,而且铁面无私。看到拖延抵赖无济于事,他们决定先凑一千余箱鸦片上缴,试图蒙混过关。在缴单上,他们还附了一封信,向钦差大臣表示“抗议”。所带鸦片最多的英商颠地表现尤为恶劣,暗中极力阻挠其他商人多缴鸦片。
第二天,林则徐当机立断,发出谕令,缉拿贩烟惯犯颠地。是日下午,林则徐在邓廷桢等人的支持下,正式发出将外商货船全部封舱、限时缴烟具结的谕帖。对此,对禁烟并不积极的广东海关监督豫坤急忙给反对禁烟的头目、军机处首席大臣穆彰阿写了一封密信,攻击林则徐滥用职权,擅作主张,不仅封舱闭市,而且越俎代庖,企图篡夺海关缉私之权。而就在广州府衙遵谕四处捉拿颠地的同时,英国驻华商务监督义律在澳门也接到了林则徐谕帖的抄本。他一面命令所有停泊在洋面上的英国船只开到香港去,寻求英国军舰的保护,一面致信清政府,攻击林则徐的谕帖“纵然不是公开的战争行为,至少也是战争迫近和不可避免的前奏”,表示要从广州撤离全体英商,对抗林则徐的禁烟命令。随后,义律又从澳门蹿至广州,企图保护颠地等英国烟贩逃脱。在商馆周围防范的中国工人闻讯后,立即将商馆周围所有的通道戒严。慑于广州人民同仇敌忾的声威,义律、颠地等人只好惶惶然躲在商馆不敢露面。当晚九时,商馆里的所有中国买办、工役等人,奉林则徐的命令全部撤走。过惯了“绅士”生活的烟贩们,一下子陷入了绝境。
义律黔驴技穷,无计可施,不得不具禀林则徐,表示:“即将英吉利人所有之鸦片……共有二万零二百八十三箱,恭候查收。”第二天,林则徐又收到了各国商人“永不带鸦片来大清国”的联名具禀,禁烟事务总算有了一个好的开端。
5月24日,义律带着居住在商馆内的所有英国人灰溜溜地离开了广州,奔往澳门。至此,以林则徐为代表的中国政府,在与以义律为代表的外国鸦片贩卖集团之间的斗争中,取得了初步的胜利。
6月3日,经道光帝同意,并经过严密的准备,震惊中外的虎门销烟开始了。林则徐来到销烟现场,慷慨激昂地对在场的官员和百姓说:“鸦片一日不禁,本大臣一日不回!”会同钦差大臣一起监督和观看首次销烟的广东海关监督豫坤此刻也不禁感叹道:“林则徐,真廉吏也,真君子也!”
持续了整整20天的虎门销烟,把中国人民抵制外国鸦片的斗争推到了顶点,揭开了中华民族反对外来侵略、维护国家主权与尊严的序幕。
1840年夏,鸦片战争爆发,清军连连失利,道光帝决定采纳主和派的意见,重治林则徐以换取英军退兵。
同年十月,道光帝以“误国病民,办理不善”的“罪名”,下旨将林则徐革职,并将其流放到新疆伊犁“效力赎罪”。即使被当作“罪臣”流放边疆,且重病在身,林则徐也没有放弃捐躯报国的忠心。尤为感人的是,他还以“罪臣”身份,在流放路过开封时参加抗洪抢险。
1841年的秋天,开封祥符堤防溃决,滔滔黄河水一泻千里。文武官员束手无策,竟集议“迁省城于洛阳”。代理河督、军机大臣王鼎力奏,让治河有方的林则徐协助。林则徐日夜兼程赶到工地,跟抗洪士兵、民工一起抢险,以致劳累过度病倒在工地上,决口最终被堵住,保住了开封城。
但林则徐并未因功“免罪”,道光帝发下谕旨:“林则徐于合龙后,著仍往伊犁。”林则徐治河成功仍被远戍的消息传开,中原立即发起救援高潮,开封知府邹鸣鹤公开声称:“有能救林则徐者酬万金。”
流放途中,林则徐写下了“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千古名句,这是他一生性情与人格的真实写照。
林则徐的爱民、忧民、为民为国甘于奉献的形象,在谪戍新疆期间愈益闪亮。他看到边疆兄弟民族的生活同内地一样贫困,探球网,不禁满怀同情,为了改变这种贫穷落后的状况,林则徐以衰病之躯,历尽辛苦,开垦了大量农田,兴修水利,促进了农业发展,以至各族百姓竞相歌颂他:“林公活我。”
1849年10月,林则徐为国家奔波四十多年之后,由昆明卸任东归告老还乡。林则徐告老还乡,在福州只住了6个半月。1850年11月,新继位的咸丰帝下旨,命他为钦差大臣,立即赶往广西处理拜上帝会事件。林则徐抱病启程,途中病情恶化,于11月22日在广东潮州普宁县行馆逝世。
林则徐的灵柩从潮州运往福州,沿途人山人海,万众垂泪,为这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民族英雄作最后的送别。
林则徐从政四十余年,从道员起官至总督,先后担任盐运使、按察使、河东河道总督、两广总督、云贵总督等职。他的正直清廉,不仅为他的人民所敬仰,并赢得“林青天”的美誉。
“进退一身关社稷,英灵千古镇湖山。”林则徐为李纲祠题写的这副对联,也正是他一生的真实写照。回眸林则徐的光辉业绩和崇高风范,有许多值得当今为官者崇敬和学习的地方。
下期 | 马丕瑶造福一方
总策划:侯公涛、张卫东
统筹:胡淼、刘法启
校对:李坤、许铭君
编辑部主任:王千一
供稿:虞城县纪委
商丘市委网信办发布
关注网信商丘 了解权威发布
点分享
点收藏
点点赞
原标题:《中国廉政文化历史故事 | 英灵千古镇湖山 (八十)》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