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故事 > / 正文

從修文物到修房子,紀錄片“貼地”講述故宮歷史

2021-01-21 22:26:40142 ℃

原標題:從修文物到修房子,紀錄片“貼地”講述故宮歷史

  近日,紀錄片《我在故宮六百年》在央視和B站火熱播出。作為熱門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的姊妹篇,《我在故宮六百年》再次聚焦故宮匠人與學者,細膩地呈現了古建筑修繕的過程和技術,將數百年新舊交替的時光凝練出一個雋永片段。從修文物到修房子,紀錄片用影像記錄了故宮在時代變遷中煥發出的嶄新活力。

影像裡的故事讓紫禁城青春永駐

  故宮是當代中國人對於自我身份的重要認同符號,故宮的古建筑則是紫禁城600年最有力的見証者和訴說者,是當代中國人回望歷史、暢想未來的文化依托。《我在故宮六百年》從揭開紫禁城建筑群“丹宸永固”之謎入手,旨在用紀實影像的方式展現600年來古建修繕的歷史變遷。丹,是宮牆的紅色﹔宸,為深邃的宮殿。“丹宸永固”即紅色厚重宮殿永葆青春活力,這樣的寓意也道出了故宮在幾百年的歷史發展中始終散發著獨一無二的魅力。

  作為歷史文化領域的重要題材,近年來圍繞故宮創作的影視作品和綜藝節目不在少數。特別是紀實類作品,除了能盡力還原和展現故宮的真實原貌,還能讓觀眾在作品中了解真正的歷史。《當盧浮宮遇見紫禁城》在中外建筑對比中凸顯故宮的藝術風格特點﹔《故宮新事》通過真實反映“養心殿研究性保護項目”進展,將養心殿修繕期間發生的故事呈現出來﹔《故宮100》以短平快的形式講述故宮100個空間的故事,建構出故宮的全息建筑影像系統﹔系列微紀錄片《八大作》將八大工藝技法在紫禁城的建造和修繕中的運用逐一展現……

  不同的紀錄片以不同的視角、不同的形式記錄下故宮這座古老建筑的一磚一瓦,深度挖掘這個滿載中華歷史的文化寶庫,讓它在今天不僅是一處可供參觀游覽的旅游勝地,更負有讓人們回看古代文明、感受人文精神的時代使命。紀錄片用聲光影像為故宮定格下它在發展變遷中每一次新生的模樣,既可以留存下寶貴的歷史資料,又能讓熱愛故宮文化的人有機會和渠道去觸摸它、感受它。

  《我在故宮六百年》導演、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梁君健認為,“故宮其實也是一個窗口,它讓我們看到了這600年來來回回的人和事,看到了中國古代的匠心,看到了智慧和傳承。我們要站在今天的角度去看歷史,不把歷史當作簡單的知識,不把歷史當作演義,當作戲說”。

聚焦個體故事呈現匠人精神

  從《我在故宮修文物》到《我在故宮六百年》,關注故宮人,講述人和建筑、人和文物的故事,這是兩部紀錄片一以貫之的出發點。相比於《我在故宮修文物》中“擇一事終一生”的文物修復師們,《我在故宮六百年》中所呈現的故宮人群體更加擴大,既有專攻彩畫繪制的畫師,也有工程管理處專攻木活兒、瓦匠的大師傅,這些在歷史記錄中容易被遺忘的故宮匠人,這次成為故宮故事的主角,他們用六百年間的手藝傳承守護著都城的風雲變幻,也真正詮釋著故宮文化的博大精深。

  今天的故宮匠人依然保持著一套傳統的工作方式,他們不緊不慢地去對待文物,這樣的修復狀態和修補方式具有一種獨特性,同時也體現了故宮不為人知的方面。匠人與建筑之間的氣息相互感染,渾然天成,共同造就了今天的故宮故事。梁君健表示,“紀錄片中展現的這些人都是講述和構成故宮故事必不可少的部分,因為這樣一個古老的宮殿,隻有和人發生了關系,它才是鮮活的,才是能夠進入到當代社會和文化語境中的”。《我在故宮六百年》中細致展現了故宮人尋訪海月貝殼,按照傳統工藝繪制保存彩畫小樣,在上千個古建筑原件上標注號碼等細節,這些舉動無一不體現了故宮匠人的技藝和智慧,也正是因為這些人,這座古老宮殿修繕的技藝和智慧才得以不斷豐富、代代相傳。

  紀錄片抓住每一條線索,聚焦故宮故事裡的“人”。在一張拍攝於1956年的照片上,拍下了西北角樓的修繕人員,裡邊不僅有單士元、於倬雲等老一輩故宮專家,馬進考、翁克良等新中國的第一代和第二代故宮大木匠,還有更多沒有留下姓名的人。跟隨“丹宸永固”策展人謝安平的足跡,紀錄片開始有意義的尋找。最后在展覽上,照片上的很多人都標注了名字,有些雖然已不可考証,但哪怕隻留下一個姓也予以標注。

  在一個個這樣溫暖的故事裡,觀眾能夠深刻感受到,故宮的魅力不是來源於冰冷的紅牆黃瓦,而是匠人們在一次次修繕過程中,全民体育,用默默無聞、一絲不苟的精神為故宮源源不斷地注入鮮活的生命力,讓紫禁城在每個時代煥發新的生機。

B站再出圈凸顯年輕人對文博的熱愛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