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故事 > / 正文

记录时光的印痕 ——故事中浓缩历史发展脉络

2021-01-28 12:36:05179 ℃

原标题:记录时光的印痕 ——故事中浓缩历史发展脉络

  2020年度

  佳作荟②

  历史的车轮滚滚而过,留下一地深深浅浅的车辙,那些印痕清晰地留在每个人的记忆中,难以抹去。一些作家善于采撷那些富于鲜明年代特色的生命片段,以此记取历史,留下时光走过的点点痕迹。

  □本报记者石雅彬

  胡学文《有生》

  为乡土立根,为众生立命

  胡学文这部作品入选了“中国小说学会2020年度小说排行榜”,并荣登“《扬子江文学评论》2020年度文学排行榜”的榜首,可见业内对它的认可。

  小说讲述了一个起始于接“生”的故事,它以接生了一万两千余人的祖奶为主干,以被祖奶接引到人世的众生为枝叶,为我们构建了一个壮阔而又浩瀚的文学世界。从晚清到当下,一百余年的时间跨度,被浓缩在祖奶一个白天和一个夜晚的讲述中。

  胡学文表示自己一直想写一部百年家族史的小说,但此类小说太多了,“所以我想把历史与现实结合起来,既有历史叙述,又有当下呈现,不同于通常所见的家族小说,也不同于直面现实的小说。也许有些怪异,但这样的构思让我兴奋。”

  在这部小说中,胡学文秉持着对乡土文化和国民性的深刻洞察,以民族寓言、生命史诗的宏阔格局和叙事雄心,将笔触深入乡土社会的法礼德道、血缘地缘、权力分配等方面,通过有血有肉的人物群像,在一种宏阔的命运感中,劳动仲裁网,为乡土立根,为众生立命,为历尽劫波又繁衍不息的百年中国立心。

  王安忆《一把刀,千个字》

  中国菜与海外华人的命运

  这部作品获得2020收获文学榜·长篇小说榜的榜首。

  王安忆从淮扬菜入手,通篇以淮扬菜厨师陈诚的一生为主线,但是故事背后渗透着漂泊在海外的华人数十年的命运颠簸。陈诚祖籍淮扬,生于20世纪60年代初的哈尔滨,长于上海虹口弄堂,学成于高邮西北乡下与沪上名家,随改革开放后的出国大潮移居美国,在旧金山唐人街打过黑工,又在特殊历史际遇下安家纽约法拉盛,成为私人定制宴席的大厨。而他背后有个破碎的四口之家以及一位成为“烈士”的母亲。

  题目中的“一把刀”是“扬州三把刀”中讲究刀工精细的菜刀,“千个字”则取自袁枚《随园诗话》中对扬州个园竹趣的吟咏“月映竹成千个字,霜高梅孕一身花”。经由一个人在历史中的成长,“刀”与“字”之间的张力,也打通了庖厨与刀笔两个不同的启蒙世界、两种不同的立世选择。

  透过在世情的漩涡中挣扎的各色人生,王安忆端出来一桌又一桌难忘的饭菜:小时候与爷叔、招娣在钢铁厂职工食堂吃过的最像一家三口的一顿饭,最平凡的上海家常菜,令陈诚一生对那个钢火世界里的温柔乡魂牵梦萦;在扬州老家与玩伴分食咸鸭蛋、螺蛳和软兜豆腐羹,充满了童趣的吃法中也蕴含着物质紧张年代的惜物之心;“仿佛一线游丝,连接本乡”的软兜(即鳝鱼)更成为陈诚后来在美国遍寻而不得的乡愁;而到了冰天雪地的大兴安岭林场,又变成了东北火炕上热气燎人的大锅炖煮和热炒,年轻的朋友挤在一起,也滋养了姐弟俩在后知青时代最后的青春美梦。

  王安忆物起兴,反观人情。南橘北枳,食材的“物性”会随水土转移发生必然的变化,那么“人性”“人心”也会变吗?在王安忆的叙述中,淮扬菜从“乡下人的乡下菜”走向五方杂处的上海滩,再进军大洋彼岸,早已背离本宗远矣。

  借用书中人的话说,人们“总以为历史是由纪念碑铸成的,更可能是石头缝里的草籽和泥土”。英雄历史已作风流云散,更多的人成了齑粉中的草籽,无论被疾风带到哪里,也能在大事件与大世界的缝隙里,春风吹又生。王安忆写下的是日复一日生活中不散的筵席,也是“无可望见的希望”不死的生命。

  杨本芬《秋园》

  两代女性生生不息的坚韧和美好

  这本书入选豆瓣评出的“2020年度中国文学(小说类)读书榜”,作者本人也入选“名人堂·2020年度人文榜”的“十大作家”。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