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 正文

《梧桐雨》,将唐杨的爱情故事“冷酷到底”

2019-05-15 00:22:03197 ℃

6月29日晚,讲述唐明皇和杨贵妃生死绝恋的昆曲作品《梧桐雨》将在南京紫金大剧院上演。该作品由罗周整理、改编自明代戏曲作家白朴的同名杂剧。罗周是中国编剧最高奖“中国戏剧奖·曹禺剧本奖”最年轻的获得者。迄今为止,她已有五十余部剧目上演,京昆之外还广泛涉猎锡剧、扬剧、淮剧、楚剧、越剧、话剧、音乐剧等众多舞台形式。

6月29日晚,讲述唐明皇和杨贵妃生死绝恋的昆曲作品《梧桐雨》将在南京紫金大剧院上演。该作品由罗周整理、改编自明代戏曲作家白朴的同名杂剧。罗周是中国编剧最高奖“中国戏剧奖·曹禺剧本奖”最年轻的获得者。迄今为止,她已有五十余部剧目上演,京昆之外还广泛涉猎锡剧、扬剧、淮剧、楚剧、越剧、话剧、音乐剧等众多舞台形式。

虽然讲述唐明皇和杨贵妃爱恋的作品数不胜数,但是对于《梧桐雨》,罗周有着不一样的见解。

《梧桐雨》,将唐杨的爱情故事“冷酷到底”

罗周

唐明皇与杨贵妃不同于一般的痴男怨女,他们的身上却承担了这样巨大的时代变迁。这“变迁”是他们一手营造的。开元天宝的繁华,唐玄宗励精图治、功不可没;而安史之乱,那沉溺享乐的唐玄宗,亦难辞其咎!从太平盛世到四海流离,在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盛衰。

《梧桐雨》中,唐明皇既像一个“男人”那样去爱杨贵妃,也像一个“帝王”那样去爱妃子。马嵬坡选择时,他同时表现出身为男人与身为帝王的激愤、努力、懦弱与不堪重负,这一切都非常真实。

《梧桐雨》,将唐杨的爱情故事“冷酷到底”

《梧桐雨》排练,2018年

但是当马嵬坡六军不发、要求他“割恩正法”,他做出了另一个“真诚”的抉择:他选择了自己,放弃了爱人。在这个选择过程里,唐明皇的纠结、痛苦、矛盾、难堪,试图挣扎、又放弃挣扎,随之而来的脱力感与深深的悲伤,这一切的一切,直至事过境迁,听梧桐秋雨敲人心头的痛悔,全都是真的。

同样是李杨恋这一经典题材的叙事,唯有《梧桐雨》,在有限的文本里舍弃了“才子佳人大团圆”的叙事传统,其悲剧意蕴得到国学大师王国维评价“沉雄悲壮,为元曲冠冕”。

这一方面是元杂剧体例的要求,四场一楔子只允许创作者关注、表现最精华的部分,另一方面,也是白朴本人的感情观,天人永隔的“不完满”,指向的是人生经历里那些无法回避的遗憾。

《梧桐雨》,将唐杨的爱情故事“冷酷到底”

《梧桐雨》龚隐雷饰杨贵妃

而罗周要做的,就是将白朴的悲剧审美提纯,确保不失本味,同时赋予比原作更为丰富的舞台质感,也在白朴笔下唯一主角唐明皇的视角之外,还回李杨恋里本属于杨贵妃的话语权。

在打造改本《梧桐雨》时,罗周有意识地融合元曲、昆曲二者之长,同时兼顾当代观众的心理节奏、欣赏要求,事实上成为了她“新杂剧”风格的又一标志性作品。当《梧桐雨》首演之时,或将揭示比昆剧更为古老的元杂剧于当下重获生机,昆曲激活元曲成为可能。

白朴真非常了不起的地方在于能够打破他人所立下的框架。在他之前,《长恨歌》选择的是“天上人间会相见”,在他之后,《长生殿》选择的是“重圆”,都对爱情悲剧做了一定程度的“补偿”。只有《梧桐雨》选择“残酷到底”。我想,这一方面是元杂剧体例的要求,四场一楔子只允许创作者关注、表现最精华的部分,另一方面,也是白朴的情感取向。

有些选择是不能回头、难以补偿的,一旦选了,无论结果多么不如人意、多么尖锐残忍,你能做的就只有承担、承受。直面这一点、表现这一点,是白朴的审美、也是他的眼光与勇气。

《梧桐雨》今番搬上昆曲舞台的最高价值是,我们寻找到了一种推开元杂剧宝库大门的方法,以此为端点尝试,我们就有可能激活已经消失舞台数百年、其历史比昆曲更为久远的元杂剧,使仅留下文本,而且是大量文本的它们复现于舞台,对我们古典戏曲之传统精髓有更深刻的认识,并且对我们现当代的戏曲创作,产生积极的指导引领借鉴作用。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