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 正文

“糖恋醋” 开启一段浪漫爱情故事│留言有礼

2019-05-15 00:23:4781 ℃

“糖恋醋” 开启一段浪漫爱情故事│留言有礼

“能把简单的食材做到好看又好吃,对我来说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黄坚涛从小就酷爱美术,大学如愿考入了广州美术学院成为了一名艺术生后,他开始把艺术美学带进了生活。

对于他来说,餐桌就像画布,小时被“赶鸭子上架”,现在做菜则成了对美学的追求。儿时的菜式化成亲情的印记,味道虽简单但每每忆起却分外悠长;自创的精致美食则多了几分爱情的浪漫……在他的“餐桌画布”上,不变的是家的温暖和幸福。

【吃出幸福】

“最初,对做饭这件事我是拒绝的”

黄坚涛出生在潮汕一个大家庭里,爸爸妈妈哥哥姐姐包括他,一家共七口人。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本来应该是被宠爱的一个,可在他的家庭里,却不是这样的。

黄坚涛自嘲贫困家庭的孩子早当家,“小时候家里穷,兄弟姐妹人多,作为家里的老幺,哥哥姐姐都工作不在家了,爸爸妈妈要工作也忙,家里的家务活和锅勺自然就落到我头上。”

可哪个小男孩愿意把课余时间花在做饭上呢,黄坚涛也不例外。

那时候的黄坚涛也就13岁左右,刚刚上初中,正是调皮放飞的年纪,可他每天放学后却得回家做饭。他回忆,“我正式做的第一道菜是姐姐教我做的,具体记不得是什么菜了,就记得我是被逼的,当时对于做饭这件事我是拒绝的!”

在那几年里,黄坚涛学会了好几道家常菜,可以每天给家里人变着花样做,但依然只是“例行公事”——他并没有喜欢上做菜这件事。

“糖恋醋” 开启一段浪漫爱情故事│留言有礼


“爱上美学,做菜成了我的兴趣”

后来,黄坚涛考上了梦寐以求的广州美术学院,实现了多年对美术的喜爱,也爱上了做菜这件事。在广州开始了他对美的追求。

“广美是所开放的学校,只要你好学,很多课程都可以去旁听。我怎么能放过与美学相关的知识和技能呢?”黄坚涛蹭了很多课,书法、国画、摄影等。与此同时,他竟对做菜这件事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开始喜欢起一些美食的摆盘”。

大学的宿舍没有配厨房,怎么做菜呢?这就是黄坚涛为了兴趣而要克服的第一道难题。他讨好宿管阿姨,自己买了一个电饭煲和一个电磁炉,做起菜来。尽管条件非常有限,但是,黄坚涛的舍友和宿管阿姨品尝后都赞不绝口。

“做饭也是追求美的一种行为方式。”黄坚涛最看重和最享受的,是做菜、摆盘的过程,“我吃的是一种对美的体验。其中视觉效果、观感非常重要……”对此,他解释:现在人们的日子都过得美了,吃的天天跟过年一样,物质条件得到满足,精神的追求自然也就多起来了,对“美食”中“形式美”的追求就是其中之一。

下馆子,偷师各种新菜式

黄坚涛去年才搬了新家,家里还没时间好好布置,但厨房用具可是一应俱全。

“广州有好多好吃的,我们一起去下馆子,吃到喜欢吃的菜,回家他就会研究着做来吃,有些甚至比餐厅的还好吃、好看。”第一次试菜时,黄坚涛就俘获太太芳心。黄太太满脸崇拜地告诉记者,“自从有了他,我就不太喜欢下馆子了,现在我们最大的兴致和乐趣,就是去找各种新店试各种新菜,回家后‘黄师傅’就又有创意了”。

“糖恋醋” 开启一段浪漫爱情故事│留言有礼

【餐桌忆旧】

儿时的那碗丝瓜汤

由于父亲常年出差在外,母亲每天也要干农活,黄坚涛对小时候餐桌的记忆,基本全是姐姐的画面。

“每个夏日的傍晚,哥哥刚把折叠式小餐桌拿出来摆在露天天井时,我就光着膀子屁颠屁颠地跑去帮忙拿五张小矮凳,围成一圈,然后坐好等吃饭。每次姐姐都会单独分好一碗丝瓜汤放在我面前,叫我先喝。”

黄坚涛回忆道,那时候一日三餐都是姐姐下厨,基本上每天晚上吃的都是“丝瓜汤”“清炒丝瓜”“煎炸肉卷”这三道菜。“丝瓜是自家小院子里摘的,这三个菜就是当时我生活中最大的美味了,现在回想起来,那个味道依然清晰,还带有幸福感,那是家的味道”。

【家有大厨】

“糖恋醋” 开启了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

每个人做菜都有自己的喜好,而黄坚涛做菜就是先要做好看,再慢慢研究味道。

“我做糖醋排骨一定要先把排骨煎炸过,我老婆喜欢这个脆脆的口感,而且我会放老抽着色,黑色的排骨更有味道,和白色相比更强。”黄坚涛说糖醋排骨做法有很多,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做各种调整,“最后的收汁也有不同,我喜欢用小火收汁,用20-30分钟时间慢慢蒸煮收汁的过程,可以让醋的酸味和糖的甜味渗进肉里面。”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