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 正文

上海爱情故事:一个老来单身的女人决定恋爱

2019-06-10 17:29:01134 ℃

上海爱情故事:一个老来单身的女人决定恋爱

上海这座城市就像是磁带,一根带子的正面和背面尽管总在同时行进运转,背面却听不到声音。如果以六十岁为老年的起点,每三个上海人里就有一个老年人,他们是这磁带的背面。

王红娣站在舞厅门外的走廊上,脸朝窗外抽烟。一个男人看门检票。这会儿没人进出,他站到她背后说,妹妹,不进去寻男人?红娣看他一眼,背对他,对窗外说,我不寻人,陪邻居过来白相相(玩玩)。她抬起下巴,吐了一口烟。男人说,目中无人嘛。红娣看他笑了,自己也笑了。男人问,你是离婚还是丧偶?
上海这座城市就像是磁带,一根带子的正面和背面尽管总在同时行进运转,背面却听不到声音。在正面这一边的是学校,写字楼,高峰时间的餐厅、商场和交通系统,年轻人的潮汐。在背面这一边的,是白天特价时段的KTV和舞厅,四点多钟没开灯就开晚饭的饭店,工作日下午的宜家家具店,双休日清早的公园,非节假日的旅游集散中心,除夕夜的农家乐,街道活动处和养老院。如果以六十岁为老年的起点,每三个上海人里就有一个老年人,他们是这磁带的背面。
“斜阳无限,无奈只一息间灿烂,随云霞渐散,逝去的光彩不复还。”迪斯科灯球在梅艳芳的《夕阳之歌》里缓缓转动,玫红、黄、绿的光斑四壁流动,像一支万花筒,笼罩着几十对拥挤的、跳交谊舞的男女。女人们大多像红娣一样,烫了泡面卷发,画的眉毛还是从前那种细细弯弯的样式,黑里发青。嘴唇因为上了年纪,变得灰紫,和涂上鲜红唇膏的地方有一道界限。从耳下、脖颈到两手上,都点缀着着金翠珍珠钻戒手表,指甲油几乎只涂红色。
在座位区的几个男人,抱臂走着,眼睛往一张一张脸上看过去,像兜商店,有时候中意,就在女人的面前站定了打量,但女人也许斜眼一扫,就别过头去,等男人走后骂一句,“神经病,这样看”。更不擅交际的男人会拿着保温杯,一个人往小杯盖里斟水、喝闷水,或者脑袋一耷一耷地打起鼾来。一只老鼠从象棋盘式的黑白格子地砖上横穿而过。
这是我在去年四月来到“中老年阳光单身沙龙”所见的情形。这个面向中老年人的婚介组织从2003年至今约有一万四千个注册会员。跳舞暂停间隙,一个七十多岁的主持人拿着话筒站到舞池当中,请几位会员站出来给大家认识。他说:“此地,不要拘谨,我们都是快乐的单身汉。”
第一个站出来的女人对着主持人递上的话筒说:“我是60年,丧偶的。”
“60年,丧偶,60年,丧偶。——住房情况哪能?”
“两室一厅。”
“两室一厅。——想要的另外一半哪能样子?”
“相差年龄六到八岁,香烟不要吃。”
“你的入会编号?——好,编号蛮好记的,9696!就要快乐!”换下一位。
王红娣是十一年前的春天加入沙龙的。据人们说,那时候的舞厅,地板踏起来比现在感觉要好,那时候的老年人也没有现在的老年人这么老。当时红娣五十岁,老年世界里相当于未成年少女。舞厅里一眼望去,“歪七歪八的老头子”。
我坐在舞厅里围坐说话的小集体里,听一个人拿着保温杯的小杯盖说,以后到养老院,瘫在床上,看护没给你洗澡,就那这样一杯水浇在裤子上,说你尿床了,看护就会来给你洗洗换换,很管用的窍门。又有人拿出一份打印好的健康资讯,念给大家听,“一项研究成果显示,与已婚人士相比,终生单身的人患上老年痴呆的可能性高出了百分之四十二。”又向四周劝说,“任何人患老年痴呆有人管,我们单身的患了老年痴呆谁来管啊?单身的群体,越不能生老年痴呆啊。……子女再好,不如有个终生伴侣好,听到伐?……吵吵嘴也不要紧,要求不要太高,好伐?”
“这里是老年托儿所。”一个男人听说我的采访意图,露出一种明事理的、苦哈哈的笑容,“你看着我们,就像托儿所的阿姨看着小孩一样。”
又有一个红色卷发、绿色发带的女人问我,你观察下来,觉得老年人开心伐?我问,你开心吗。她立刻强调,我跟年轻人在一起玩,没有老头子老太婆的。她卷了舌头,特意用普通话说:“享受”。
那次红娣退到门外一个人吃香烟,有种对每况愈下的不甘,因为她总会想起前夫是高鼻梁,双眼皮,像电影明星,而且和她一样年轻。“我老早的那位,样子是这里没有的,比他们都好看。”这样的话我在沙龙里听见不少次,有人怀念的是死去十年的妻子,有人怀念的是骗子。
红娣和看门的男人闲聊。男人叫颜兴发,在沙龙里有一段轶事。
据老会员回忆,有次这里放一支快三舞曲,一对男女飞旋,忽然“梆”的一声震响。坐着的人们停下说笑,只见跳舞男人横在地上。主持人喊,快点拉起来拉起来。大家合力把男人抬到桌上,地上一滩尿水。有人说,大小便出来就完了。有人说,他刚还说明天就要出国去了,今天最后过来一趟。
120人员到场,确认男人已经死了。尸体被运进急救车后厢,得有人跟去医院办手续。没人应声,应了就是和尸体一块进后车厢。后来是主持人说,谁愿意跟我一起去?
另一个人出来说,兄弟,我陪你。就是颜兴发。
也许是他向红娣夸大了自己的英勇,也许是在红娣记忆里他应该如此。总之,在红娣告诉我的版本里,主持人没被提及,颜兴发一人处理了这起意外。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