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 正文

给爱加上了枷锁

2019-08-16 10:01:4950 ℃

  大学是道奇怪的门,没有人不想挤进这个门里一探究竟。

  可进入了这道门有些眩晕,那些直直的白杨树下,一对对携手的人影,飘荡着爱的激情。

  小茹拿着行李站定,眼神有些迷茫的看着眼前那栋水泥怪兽。她不知道属于她的那小间屋子在哪里。

  “同学你也是头一天报道?”一个清脆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她吃惊的回眸,那是一张粉白粉白带着笑意的小脸,正好奇的打量着她和她的行李。

  她用力的点点头,说出了自己的楼号和寝室号。

  女孩听完尖叫了一声,抓住她的手说:“哎呀!太好了,你和我是同寝室的,来,快和我来。”

  一路上她叽里呱啦说个不停,小茹只听明白了几句,她是昨天到的,寝室里如今就她一个人,她怕的要死,真想找人来作伴,而她就来了。

  小茹的话很少,可嘴角一直在上扬,她喜欢这个自称柳雨涵的女孩,俩人当夜就成了交心好友,每日一起吃饭、上课、回寝室,连如厕都一同前往,后来的寝室姐妹说她们是连体婴儿,小茹抿着嘴笑,雨涵夸张的钻进她的被窝,笑嘻嘻地说:“这样才是名副其实的连体婴儿。”

  她夸张的动作引来了一阵嬉笑,那晚她就真的赖在了小茹的床上。

  小茹第一次和人同睡,虽然有些不便,可也不好拒绝。

  小茹忍不住安慰自己,能有这样的朋友是她的幸运。因为她从下就是孤单的,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便离她而去,能够陪伴她的只有奶奶那双长满老茧的手和一声声的叹息:娃!你要长进,你要好好学习,将来有出息,就算对奶奶最好的报答了。

给爱加上了枷锁

  可奶奶没能等到她出息一天,奶奶太累了,临去时还抓着饭勺想为她做饭。

  小茹想起奶奶,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吓得身边的雨涵手忙脚乱的给她擦着眼泪。嘴里哄着:“别哭,别哭……你这是怎么了?”

  可越是劝,小茹越是哭的厉害,突然一阵悠扬的笛声传来,悄默无声的打断了小茹的哭声,她们同时抬起头,一个男生靠在树上,千观医药,悠闲的在吹笛子,那声音清脆动人,让小茹忘记了哭泣。

  雨涵在了愣然间一笑,跳到男生的面前说:“你吹的笛子真好听。”

  男生淡淡的一笑,笛声戛然而止,深深的看了小茹一眼,扭身走了。

  雨涵很快知道,吹笛子的这个男生叫延吉,大三文学系的,校文艺组的组长。雨涵说这些的时候眉飞凤舞,小茹只是静静的听着,并没给她一点意见,可心里却记住了关于他所有的消息。

  雨涵扬言要进文艺组,可她在文艺方面并没有出彩的地方,于是她只能拉着小茹,小茹的歌唱得好,雨涵说像极了百灵鸟的声音,小茹其实不想参加文艺组,她怕耽误学习,她完不成奶奶留下的梦想。

  可她又不能看见雨涵失望的小脸,她的心会像针扎一样的痛。

  小茹进入了文艺组,雨涵可以名正言顺的粘在文艺组里泡着,期望的只是能看见延吉一眼,然而延吉的眼里根本没有雨涵,他只会用轻柔的目光看着小茹紧低着的头。

  他期望能找到和小茹单独相处的机会,可小茹恰好害怕这种机会,如果友情和爱情放在一起,她只会保护友情,这是她的性格,有些善良的懦弱。

  雨涵大咧咧的并不知道这一切,她只知道她如愿了,可以陪在好朋友的身边,可以时刻看见心爱的人,她变得满足快乐,笑声永远像银铃一样撒在大伙的心里。

  渐渐的文艺组里的同学都喜欢上了雨涵的性格,把她当成了开心果,她也乐此不了的扮演者这个搞笑的角。

  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们的关系变成了简单的三个朋友,只是延吉看小茹的眼神更加执着,雨涵看延吉的眼神更加火热。只有小茹她的眼神总是逃避着他们的目光,茫然的看着白杨树下的那一对对的身影,偶有叹息。

  在延吉临近毕业的时候,雨涵突然变得有些伤感和游离,她跑去和延吉表白,可回来的时候眼睛却是红红的,小茹的心狠狠的刺痛了一下,迎过去抓住她的手,雨涵使劲的甩开,眼神变得厌恶和愤恨。

  小茹的手轻轻的抖动了一下,一扭身跑了出去。她找了延吉,大声质问他:“你对雨涵说了什么?你到底对雨涵说了什么?”

  延吉的眼神淡淡的,轻描淡写的说道:“我说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这么久难道你就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没有!我没有!……我怎么能没有……”小茹后退,满脸的泪痕,竟不知不觉说出了心里的话。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