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睡前故事 > / 正文

两次生孩子我都经历了休克

2021-08-01 06:58:55166 ℃

原创 勿心 三明治

两次生孩子我都经历了休克

在8月短故事学院中,勿心写下了自己两次生孩子的经历,她坦言即使两次休克,对生育这件事依然没有恐惧,“作为九零后,我觉得我这代人里纯粹自己想要生育,不为什么的人,似乎是少数。而且我还是非常清醒地认识到生育所带来的一切的。我不想夸大生育带来的好处,也不想夸大生育带来的坏处,想找到那个平衡点,展现一个新的角度。”
文|勿心
编辑|二维酱
01
生完孩子我输了四袋血
“现任总统是谁?”
这是我产后大出血休克醒来后被问到的第一个问题,发生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半年,2017年4月11日早晨十点。我躺在美国康州史丹福医院的病床上,虚弱地回答着医生一连串的问题。
原来我刚刚不是在发梦,是突然晕过去了。我怎么还在这里?刚刚我不是坐上轮椅去母婴病房了吗?老公呢?
老公好像接收到了我的脑电波,侧身从医生身边挤了过来,捏紧了我的手。
他陪着我生产,在医院待了一天一夜。医生处理完产后的清洁之后,让我躺在床上休息两个小时,稍后会转移到母婴病房。我们家离医院只有五分钟的车程,老公准备趁我还在休息,赶紧回去一趟,喂一下家里的猫和兔子。没想到,他刚到病房门口,就看到医生护士把我的病床团团围住了。
休克发生之前,我正在病床上休息。刚刚发生的一切还那么不真实,在二十几个小时的宫缩后,我的第一个儿子就诞生了。他很红,很大,哭声很响。他刚被护士抱走,我就忘记他长什么样了。虽然我的身体很累,但我躺着怎么也睡不着。
去母婴病房的时间到了,护士Tasha推着轮椅走到了我身边。她向我解释道,产后会身体虚弱,站起来的时候可能会头晕,所以动作一定要慢一点。她用遥控把床头慢慢抬高,先让我半坐着休息了几秒。她再让我尝试把脚放到地上,又提醒我坐着休息一会儿。过了一分钟,我说,我准备好了。
Tasha扶着我的手,让我一点一点地站起来。虽然有点累,但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寻常。她扶着我走了两步,让我挪到轮椅旁边,转身,再慢慢坐下。之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以为我是突然睡过去了,还一下子进入了深度睡眠,周围一片漆黑。生产太累了,我其实就想这么多睡会儿。休克拉长了时间,让我在几秒钟里享受了几个小时的睡眠。
在黑暗中,我仿佛可以听到远处传来金属的敲击声和一群人叫喊的声音,这才意识到,他们在呼唤我的名字。
这不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失去意识,我在14岁时昏倒过一次。
那天,我和妈妈正在家乐福采购。走着走着,我突然浑身无力。我用力把妈妈往下拽,挤出了喉咙里的最后一口气,告诉她:“我喘不上气……”接着,我就进入了那种连绵的梦境。等我睁开眼睛时,我已经坐在了出口处,天亮得出奇。
那次昏倒后,我去医院做了全身检查。检查的结果是窦性心律不齐,并无大碍,休克中的那片黑暗也慢慢被我淡忘了。没想到,14年后,我又遇见了那片黑暗。
唤醒我的医生是个经验丰富的中年女士,Hoffman医生,她接生了我的孩子。清醒后,我听到她有点恼怒地责备Tasha,说她刚才应该拿担架来把我抬去病房。随后,Hoffman医生看了一眼我的接生情况记录,又向我和老公解释道,刚才应该是产后大出血导致的休克,现在会先给我输四袋血,需要我签字。如果输血后情况没有好转,就得剖腹看看是不是子宫破裂导致了内出血。
我一下子惊了,我好不容易顺产,没有挨刀子,竟然有可能需要产后剖腹?
其实,刚刚生完时,我就觉得浑身发冷。美国东北地区的四月是冬天的尾巴,外面的草地上还残留着斑驳的积雪。我以为只是正常的产后体虚,其实那是失血过多的征兆。Hoffman医生说我的出血量确实有点多,但没有多到会当即被诊断为大出血,所以出了这么一茬。
医生走后不久,血浆就来了。血液混合着温度进入了我的身体,那么自然,好像就是我自己的血在体内流动一样。身体渐渐回暖后,神经元这才发出了恐惧的信号,我突然哭了。Tasha护士跑来握住我的手,轻声问我是不是很害怕。我强忍着眼泪点了点头。
尽管这是我的第一胎,我却在短短15分钟里就生出了一个七斤六两的婴儿。Hoffman医生以为我不会生得这么快,所以在我使劲的时候只有Tasha护士和老公在场。由于我生得太快,Tasha还中途让我屏住,别使劲,然后自己跑去把医生叫了过来。大儿子的头围偏大,我又生得快,用力猛,不知道是不是我大出血的诱因。
生完以后,医生把宝宝放在了我的胸前,开始处理胎盘,为我缝针。我的下体遭受了三度撕裂,最高的撕裂程度是四度——但是我当时并不知道。医生给我按肚子的时候,我曾听见一阵“哗啦哗啦”的水声。直到后来输血时,我才反应过来,那阵水声是我身体发出的。一团血水离开了我的子宫,灌入了地上的量杯。医生通过量杯测量了我的失血量,但是当时并未觉得我有大出血的嫌疑。
所幸,输血后我就慢慢恢复了,并没有出现内出血。但是,无痛褪去后,我开始感受到了三度撕裂的疼痛。护士把婴儿尿布灌满水,冻成冰,放在我的下体消肿。月子里的很多天,我都坐立难安。产后很久,我都难以接受性生活带来的痛楚。我以为这是生孩子的必经之路,生了小儿子以后,我才发现只有撕裂严重时才会这么痛。
02
暗暗开始计划下一胎
尽管经历了大出血这个波折,我还是照常在第三天就出院了。出院当晚,宝宝吐了,我和老公只好又带他回到了医院,去了急诊。医生推测是黄疸导致的呕吐,需要用针扎宝宝的脚跟抽血检查。虽然宝宝个子很大,但是毕竟才出生三天,只是一只七八斤的小生物。医生对着他的脚跟扎了一次又一次,怎么都抽不出血,我看着哇哇乱叫的宝宝,又掉了眼泪。
检查完以后,宝宝要重新住院,送进保温箱照蓝光。老公决定留下来陪宝宝,让我回家休息。我确实累了,到家以后倒头就睡,没有体力再去担心孩子了。
几天后,我开始涨奶了。有一晚,我的右边乳房持续地感到刺痛,像是被电流一次又一次地击中。我整宿没睡,冷敷热敷都没有用,只能让宝宝饿的时候拼命吸。刺痛消失后,我的母乳很快就塞满了整个冷冻柜,搬家时还忍痛丢弃了不少。
我和老公当时都不用上班,准备在三个月后从美国搬去香港。在生产前两个月,我得到了很好的工作机会,决定生完就搬家。那三个月是很幸福的,我们一家三口有充足的时间,一起享受美东初春的好天气。我们常常带着宝宝出门,觉得他的每一个表情都好可爱。也许受到我和老公轻松心境的影响,宝宝满月后就能在晚上连续睡六七个小时了,完全不会哭闹。
我以为产后带娃会整天睡不好觉,没想到幸运地生了个天使宝宝。作为应用语言学硕士,我还每天轮换着语言给宝宝读书,为了培养多语种宝宝而亲身实践。我很快就忘了生产前后各种各样的痛,恨不得有一窝这样的宝宝。不过,我的妇科医生告诉我,就算是自然分娩,也要让身体恢复一年以上比较好。所以,我暗暗开始等待宝宝满一岁的时候,再计划下一胎。
03
第一胎,我与疼痛斗争了一整夜
我怀孕的过程总是特别顺利,两次怀孕都是只尝试了一次就怀上的,完全没有孕吐,没有妊娠期糖尿病,没有在任何检查中出现状况。怀第一胎的时候我27岁,每天只需要兼职在网上教教书,其余时间就做饭、运动、逗猫,玩兔子,甚至还能睡一个午觉。
我坚持用科学的方法对待孕产,在备孕时就阅读了大量的信息,对怀孕前后可能出现的状况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我相信自己的身体,相信现代医学,也相信命运无常。我抱着“尽人事,听天命” 的想法,从容地面对怀孕期间身体的变化。除了戒酒和生冷食物,我的生活并没有因为怀孕发生什么改变。我在30周的时候还能倒立,在37周的时候还去游泳。怀第一胎的39周可能是我人生中生活最健康的阶段了。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