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睡前故事 > / 正文

这届年轻人,想睡个好觉有多难?

2021-08-01 14:48:53100 ℃

以下文章来源于燃次元 ,作者燃财经工作室

这届年轻人,想睡个好觉有多难?

这届年轻人,想睡个好觉有多难?

燃次元
每天一篇深度报道,重新定义创新经济。
睡眠自由,正成为年轻人们新的期盼。
作者:燃财经工作室
来源:燃财经(ID:chaintruth)
最近辗转难眠的,并非只有双十一付尾款的剁手族。
你是否已经连续几天,到凌晨1点了才爬上床?你是否在深夜,人已经躺在床上,但大脑却就是不肯就范,机械地打开微信、微博,一遍遍地回复信息和刷新页面?你是否明明困得不行,但脑子里就是充满了各种焦虑,不得不又打开电脑继续熬夜?
现在的年轻人,想踏踏实实睡个觉越来越难了。
根据中国睡眠协会发布的《睡眠白皮书》数据显示,在国内,已经有超过3亿人存在睡眠障碍。近日,央视财经对睡眠质量问题也进行了报道,报道中称,在大量调研后的结果显示,有3/4的调研对象是在晚上11点以后入睡,占1/3的人要熬到凌晨1点以后入睡;其中近一半的年轻人是在凌晨1点睡觉。
年纪轻轻,为什么越来越难以轻松入睡?本期小酒馆,我们和几位90后聊了一下。他们中,有的人是被工作剥夺了自我和睡眠的权利;有的是在读书时熬夜成了习惯,工作之后又持续加班,以至于现在即使在身体非常疲惫的情况下,也失去了主动入睡的“能力”;有的人是年轻的北漂一族,因为生活的压力选择了合租房,却被奇葩邻居逼得无法入睡;也有年轻的职场妈妈,不得不面对生活和孩子带来的一个个无眠夜晚。
长期无法睡个好觉,给很多人带来了体重下降、记忆力下降等身体和心理上的影响;为了睡眠,年轻人们也使出了浑身解数。他们换住房、吃褪黑素,耳塞和眼罩随身携带,有助于睡眠的各种保健品也成了必需品。根据天猫医药数据,今年1-9月,褪黑素的销量同比增长了57%。工作上的焦虑,生活环境的改变,让入睡成了这些在都市打拼的年轻人眼前的难题;而从身体、精神到荷包,他们也被迫在为自己的睡眠“买单”。
睡眠自由,正成为年轻人们新的期盼。

这届年轻人,想睡个好觉有多难?

这届年轻人,想睡个好觉有多难?

1
连续熬夜20天
不睡觉的年轻人撑起直播电商
希希 | 23岁 电商主播
我是杭州一家服装淘宝店的店播主播。一个月之前我新入职了这家公司,刚来那几天,看着每天凌晨十二点到三点的直播排班表,我差点当场放弃,但是为了双十一来临前的旺季收入,我还是忍了忍,决定先播一下试试看。
电商直播这两年特别火,但是除了李佳琦和薇娅之外,淘宝直播大部分都是店铺直播而不是达人直播。店铺直播一般都是好几个主播轮班制,分时段,谁的数据好,就能在好的时段多播,比如晚上,但总会碰到凌晨场。
这个行业辛苦是出了名的,从头部顶级主播到小主播,几乎都是全年无休。我之前在微博上看到一个笑话,一位在上海的淘宝店主把整个公司搬到了杭州,别人问他为什么,他说可以连续熬夜20天以上的电商界人才只有杭州招的到。
我刚到这家公司的时候,还处于试用期,所以就让我去播凌晨十二点到三点的时段,因为这个时段以前没有固定排班,只有到了旺季的时候,比如现在临近双十一,即便到了凌晨两三点还有很多人看,转化率还可以,老板就用这个来考察我。
我一个23岁的女孩子,每天十点人家都要睡觉的时候,我还在化妆,十一点半赶到公司做准备,十二点开始播,连续不停播三个小时,三点多下播后我还要整理数据,整个公司除了值夜班的保安几乎就没有别人了,我只能自己打车回去,到家就四点多了。
就这个节奏,我连续播了半个月。后来数据起来了,我被老板安排到早晨场,七点开始播,我就得五点起床化妆,这样又是半个多月。我的收入主要是靠销售提成,好的时候一晚上能赚一千多,最好的下午六点到晚上十二点的时段有时能赚三四千元。
我经常见到凌晨四五点钟的杭州是什么样的。我家小区附近有一间早点铺,每次我下班回来的时候,那对年轻夫妻就已经在忙了,特别崩溃的时候我就想想这些,哪一个人不是这样辛苦求生的呢,尤其我们电商行业,杭州最不缺的就是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入行门槛这么低,现在又是暴利,很多人都往这里挤,大家只能拼谁更努力。

这届年轻人,想睡个好觉有多难?

这届年轻人,想睡个好觉有多难?

年轻的时候还能熬的动,就要努力去抓住一些什么东西,因为除了时间之外,你没有什么能拿出来交换的。很多主播会把赚来的钱拿去整容,转型成达人主播,或者去时薪更高的店铺。这个行业非常残酷,一旦你数据不好看可能立马就会被取代,每个人都有危机感,熬夜拼命可能是降低这种危机感的最好方式了。
像我这样的,正常的睡眠已经是一种奢侈。由于作息不正常,我现在经常睡不着,一天睡眠时间不足4小时,即使躺在床上,精神也特别亢奋。我现在在吃褪黑素,但感觉也作用不大。
我也希望自己能早点转到别的岗位去,毕竟总有一天坚持不住,但是什么时候才能熬出头呢,谁也不知道。
2
做销售,就没有休息的权利
张文 | 26岁 原教育机构销售
“美少女战队,勇夺第一,必定达标!”
离开之前我工作的教育机构已经两个月了,但直到现在,这个口号仍然时不时回荡在我的睡梦里。
从今年4月到8月,我做了4个多月的教育行业销售,而这段经历如果要我用几个词总结,那就是:魔幻、痛苦,还夹杂着某种“疯癫”的感觉。当然,还有睡不着觉。
上班伊始,一位领导就告诉我:选择了做销售,那你就没有休息的权利。她给我讲了她的所谓“经验”,比如每天5点钟就起床,开始给客户打电话、发信息。没有什么科学方法,就是简单粗暴,单刀直入。
最初的我,还不明白她和我说这句话的含义。直到我真正做上手,才知道这一切背后的代价。那段时间,我的整个生活,包括睡眠时间,都被“销售”、“续费”、“留存”等字眼占据,就连做梦也是在给客户打电话,分析客户爱好是什么、该给他讲什么话、让他报名我们学费1200元的课程,直到醒了都分不清那是现实还是梦境。
上下班开始和结束的时间点,都是从喊口号开始的。两三百人聚在一个大会议厅里,大家会一起喊。我们组有6个人,都是20多岁的女孩子,我们称这个组是“美少女战士组”,我们的口号就是“美少女战队,勇夺第一,必定达标”。每天上午10点有动员会,晚上10点下班前有总结会,就这样喊了整整4个月。

这届年轻人,想睡个好觉有多难?

这届年轻人,想睡个好觉有多难?

我们的销售模式是这样的。公司会先做活动,比如9.9元可以购买一周13节课,以此拉新到第一批新用户。我们的销售工作,就是从这些9.9元的用户里,筛选出可以支付1200元买课的用户。我们先是加微信,然后就组“学习群”,通过微信群营销和电话营销,达到让用户付费的目的。
说起来简单,但每一环都需要透支时间,公司要求我们对用户的加微信率要达到80%,加不上就要打电话,不分上下班时间,3天内要加完200个用户的微信。当然最艰难的还是让用户付费,达到18%的续费率是达标,30%是及格,60%就有重奖。
销售旺季时,我觉得自己真的就像一个高速运转的陀螺,被KPI抽着走,被领导牵着走,被客户骂着走。最疯狂的时候,我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醒来时发现,工作用的手机里积攒了几千条微信要回,工作群里充斥着家长的各种问题、备课老师的通知等等,感觉自己就像在沙漠里淘金,充满希望但又绝望。
我那时几乎每天都是凌晨才回到家。尽管身体很疲惫,但大脑却极度亢奋,躺在床上,尽管知道自己必须要休息,但是就是睡不着。我试了“数羊”,不管用;看电视剧,反而会越来越兴奋。
我的父母开始每周给我送牛奶,让我睡前喝,还送来了各种安神的保健品,但我的神经系统好像对这个免疫。后来,我的体重急剧下降,就连脸色也不对劲,泛青。
最后,我只好去看网络小说。
我看网络小说的习惯实际上从初中就有,没想到现在居然派上了用场。我尤其喜欢穿越类或霸道总裁类的文章,尽管文字看起来很“小白”,剧情也可笑,但它却真正能把我抽离这个世界,医度网,让情绪得到放松,然后才能慢慢地睡着。每次我都是到第二天醒来,发现手机屏幕还停留在小说App上呢。
于是在工作了4个多月之后,我选择了离职。有时候觉得,不是我们不想休息,而是我们的工作,真的是让我们“舍弃自我”。

这届年轻人,想睡个好觉有多难?

这届年轻人,想睡个好觉有多难?

3
熬夜,已经成为一种生理习惯
Moka | 24岁 记者
年轻人睡个好觉有多难?这个问题简直是为我量身定做。
我,24岁,工作2年,熬夜史却长达9年。
读高中时,刚好是韩星在内地娱乐圈风头无两的时期,15岁的我跟风成了某个韩国男团的“铁杆粉丝”。为了追星,小小年纪的我学会了一身功夫,每天熬夜为爱豆剪视频、修图片,甚至还在贴吧定期更新“王道文”,还因此收获了一小批粉丝。现在回想起来,年轻可真是好——白天上课,晚上去补习班,半夜回家做应援,就这么连轴转了几年,竟然也不觉得累。
上了大学,生活开始变得丰富,追星倒显得索然无味了。白天的时间被上课和社团活动塞满,刷剧、逛淘宝、看小说、打游戏,这些娱乐活动只能放到晚上去做,但我依然不觉得累,反而觉得熬夜玩手机快乐加倍。
毕业以后,读新闻专业的我,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一名记者。做媒体很累,尤其是跑一线的年轻记者,要经常出差,四处跑采访,为了保证新闻的时效性,还要经常熬夜通宵赶稿。身体上的累是次要的,心理上的累才是压力之源,为了找到一个好选题,写出一篇好稿子,我时常焦虑到整宿都睡不踏实。作为新人,我需要不停汲取大量信息丰富认知,和大量各行各业的人对话,脑子必须要保证时刻都在高速运转。
这时候我才发现,一个好的睡眠,对我来说已经是奢望了。多年的熬夜习惯加上工作带来的压力和焦虑,让我开始生理性失眠了。
为了睡个好觉,我想了许多办法。比如我曾偷吃姥姥的阿普唑仑,但是处方安眠药的副作用太大,第二天脑子昏昏沉沉,太影响工作状态。于是我只能选择物理抗失眠——白天控制咖啡摄入量,晚上做有氧运动,用艾蒿泡脚,睡前戴上眼罩和耳塞,偶尔还会吃一片褪黑素。但状况依然不理想,几乎每天都是凌晨2点以后才能睡着。
失眠带给我的不仅是心理上的痛苦和焦虑,还有大把脱落的头发,日益增长的体重,以及明显下滑的记忆力。
小欢喜里,英子在半夜偶遇要去轻生的丁一,英子问他去哪里,丁一却莫名其妙地回复英子说“祝你睡个好觉。”这是常年失眠的丁一能够想到的最真诚的祝福了。只有经历过失眠的人,才懂得“祝你睡个好觉”有多重要。
现在是11月1日凌晨,希望我接下来能睡个好觉。

这届年轻人,想睡个好觉有多难?

这届年轻人,想睡个好觉有多难?

4
北漂族在合租房,没有睡好觉的权利
小猪猪 | 24岁 传媒行业从业者
搬家前,我已经好久没有睡个好觉了。自从住进之前的那间合租房,我就被隔壁情侣每晚的动静折磨得痛苦难当,半夜里经常被他们发出的乱七八糟的声音吵醒,然后陷入抓狂状态。
不仅如此,隔壁那对情侣中的女孩是个影楼化妆师,经常半夜才下班,等她洗漱完安静下来,都已经后半夜了。想想北漂们都不容易,我也就忍下了,买了两对降噪耳塞,还给门贴了隔音密封条,就这样每晚将就着入睡。
可是忍并不能解决问题。这对小情侣的扰民频率不仅越来越频繁,程度也越来越过分。有天晚上,我被一声巨大的关门声吓醒,迷迷糊糊打开手机一看,已经是凌晨一点。更让人煎熬的是,她还半夜去厨房做饭,切菜声、油烟机声、锅碗瓢盆的碰撞声一直响到了凌晨两三点。
当时我就崩溃了。我打开微信跟她商量,晚上能否动静小点,但是等到第二天都没有得到回复。郁闷加生气,我辗转难眠到天亮,望着窗外快要亮起的天,我突然想家了。想到爸妈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那一刻才意识到成年人的艰辛。可是生活还是要继续,第二天我依旧顶着两只熊猫眼一脸平常地上班了。
连续许久没有休息好,就连工作也不在状态,而且第二天闺蜜要来北京,到我这里落脚,我想无论如何我都要有个安静的晚上了。第二天晚上,这个女孩依旧如此吵闹,忍无可忍下,我给她和她男友同时发送微信说了夜间扰民这件事,并且告诉对方,自从他们搬来以来,只要他们在家我就没有睡过一个完整觉,除此之外还有他们在公共区域的占用的空间太多,厨房以及卫生间摆放的全是他们的东西等。言语有理有据,我觉得是个正常人看到这些都不会无动于衷吧。
这个女生收到我发的微信之后,这天晚上,动静明显更大了,不过她的男友比较明事理,在微信上对我回复了抱歉,并表示以后会注意的,然后我就听到他和女生协调,让她小点声,但女生反应很激烈,我听到了一句“凭什么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于是这对情侣就以我的微信为开端,争吵了起来。言语激动处,我还听到一声清脆的巴掌声,以及女生的哭声。
当时我吓坏了。愧疚下我想要去劝架,却被闺蜜拉住了。那一晚,我们听着他们俩的吵闹,又是无眠的一夜。

这届年轻人,想睡个好觉有多难?

这届年轻人,想睡个好觉有多难?

后来没几天,我就搬离了这所房子,另外在自如租了一个两居。但是,管家一开始只告知我隔壁是一个女孩,可我住进去之后发现那其实是对夫妻,一个程序员和一个销售,他们都经常加班到深夜。跟情侣合租的尴尬,在这里一样都没有避免。绝望之下,我决定搬离群租房。
但一个人住,却拉高了租房成本。原来的房租还不到三千元,现在我租下了长租公寓,预算不得不提高到了四千多元,再加上公寓每个月收取房租10%的服务费、维修费等,也是一笔很大的开销压力。尽管如此,但是一想到入住之后再也没人能打搅我睡觉也就值得了,或许没有搬离群租房,我就已经离开北京了。
5
成为母亲后
三年多没有睡过一个完整觉
塔芙 | 30岁 职场妈妈
我一直都觉得睡不好是大多数职场宝妈、尤其是新手宝妈共同的难处,特别是像我这种什么事情还喜欢亲力亲为的妈妈。
今天早上我看了一篇文章,整体就是在说当了妈妈的女人想睡个好觉有多难,不过看到结尾才发现原来是个卖乳胶枕头的广告贴。
说起“睡不好”这个话题,大概要追溯到3年半之前了,从我刚刚得知自己怀孕开始。
我因为是第一次怀孕,特别小心翼翼,孕早期很怕晚上睡觉翻身动作太大什么的对胎儿有影响。我一直都属于那种睡眠很浅的人,这样睡眠就更难保证了。到了孕晚期,基本想睡个好觉就更难了,几乎每天凌晨3点左右,都会被胎动惊醒。终于熬到孩子出生,我想着这下终于可以安稳了,殊不知这是“睡不好”的升级版。
新生儿大概每1-2个小时就要吃一次奶,晚上最多是3-4个小时,而我还是纯母乳喂养。就跟网上曾经流行的那句话一样:“哪个妈妈没见过凌晨1点、2点、3点、4点、5点钟的样子”,事实也确实如此。
我在孩子4个半月龄的时候结束产假,回到工作岗位。差不多从孩子6个月开始,晚上醒的次数慢慢减少了,吃奶的次数也减少了,但我又面临了一个新的问题,那就是每天半夜都要起来用吸奶器吸奶。
于是我白天要上班,半夜还要起来吸奶,这个过程持续了长达半年的时间,大概一直到孩子1岁左右终于结晚上不用再刻意起来了。

这届年轻人,想睡个好觉有多难?

这届年轻人,想睡个好觉有多难?

理论上来说,1岁左右的孩子也不是非要和妈妈一起睡了,但我恰好就是那种万事喜欢亲力亲为的妈妈,除极其原则性的问题之外,我觉得都可以顺其自然,这其中就包括断夜奶、分床睡等等。
所以,这样得状态一直持续到了孩子2岁多。可即便是这样,也很难睡一个一整晚不用醒得“整觉”。孩子晚上可能会因为不适应而哭几声,也会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因为大脑思维的过度活跃而害怕、惊醒。
于是为了能踏实地睡个好觉,我有几次都是让孩子爸爸直接把孩子送回老人家里。孩子不在身边的那几个晚上,也就成为了我近3年半以来,睡得最安静的觉了。
6
室友你可不可以小点声,吵到我了
奶茶 | 23岁 学生
“ 喂,你小点声音,吵到我睡觉了!”天知道,我多想把这一句话说出口。
大学四年,睡一个安稳觉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几乎每一天早晨,都被室友叮叮咣咣的声音吵醒。有时候就连休息日的早上,她都会定一个比公鸡打鸣还吵的闹铃,但被叫醒的人总是你。
每个人的大学都是值得让人怀念的一段日子。寝室是组成我大学光阴故事中必不可少的一个要素,但我却忽略了拥有一个“完美室友”的重要性。

这届年轻人,想睡个好觉有多难?

这届年轻人,想睡个好觉有多难?

我的室友睡得晚,起得早。而她的原则是:我不睡时,你们也别想睡。
几乎每个早上,都会有一个声音把你从睡梦中吵醒。6点准时,她的闹铃将响遍整个宿舍,但永远也叫不醒她。我们只能下床把她叫醒,这也意味着,我们也不用睡了。从她穿衣、下床、洗漱、化妆、开关门,每一个步骤都会伴随巨大的音量,但她并不在乎你是不是还在休息。但一旦你哪天做事吵醒了她,她还会很不耐烦的说:“你小点声音,吵到我睡觉了。”
起床后,她还会把窗帘打开,让阳光射进屋子里。多亏了她,让我练就了开着灯也能入睡的基本技能。
更让人受不了的是,上完一天课,我们最想回到寝室躺在床上休息一下早点睡觉,可有的人就偏偏不让你如意。寝室晚上十点半准时熄灯,但却是室友“夜生活”的开始。“上线,准备开黑!快点、快点,赶紧来打主宰.......”连麦打游戏、还开外放,这成了我们寝室夜生活的标配。大多时候我都会伴随这种“音乐”入睡,耳塞也是我的枕边必备。
为了提醒她小声一点,我们也做了很多的无声的反抗。我们提议,大家一起买床帘,定了室规,比如“晚上11点半之后,尽量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定闹铃的声音自己能听到就好;开门的动作轻开轻关;早上大家都没有睡醒的情况下,尽量不要发出太大声音。”但这些规定,她都视而不见。
没办法,我们为了寝室的和睦相处,只能做善意的提醒,可这一提醒就是四年,她越发的肆意妄为。我们每天只能盼望着,赶紧毕业,跟她再也不见。(应受访者要求,希希、张文、Moka、塔芙、小猪猪、奶茶均为化名。)
订阅咨询:国宏老师 010-88232893,微信:13611104780
喜欢此内容的人还喜欢
原标题:《这届年轻人,想睡个好觉有多难?》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