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睡前故事 > / 正文

喜马拉雅“第六条沟”

2021-08-03 16:32:4086 ℃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多吉占堆、薛文献

  在遥远的喜马拉雅山脉南麓,中国和尼泊尔交界处,有这样一个地方——

  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这里的人们大多不知道西藏已经改天换地;

  1959年,西藏废除封建农奴制实行民主改革,这里却一切如故;

  1971年,人民解放军第一次进驻这里,村民说:“我们解放了!”

  1973年,这里成立区政府,开始有了基层政权;

  1983年,西藏农牧区普遍完成生产责任制改革,这里依然在延续传统的生产管理方式……

  这里,是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定日县绒辖乡。

  如果用一种形象的说法,这里似乎可被称为当代的“桃花源”——“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绒辖”:一条深沟

  车出拉萨,沿318国道经日喀则市、定日县,在鲁鲁边境检查站接受检查,抵达岗嘎镇后,我们就驶离国道,向南行进。新修的柏油路上车辆很少,一座巍峨的雪山挺立在眼前——世界第六高峰卓奥友峰。

  伴随着越野车的轰鸣声,我们翻越海拔5400多米的波孜拉(山)垭口。此时,东边是卓奥友峰高大的山体,而西南方向,则是一条雾气迷茫、深不见底的大沟。

  沿着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海拔快速下降,沟两边的植被越来越繁茂。行不多远,我们就来到绒辖乡的第一个村庄——达仓村。从这里回望东北侧,波孜拉高耸入云,从空中将绒辖沟的出入口罩住。

  在过去漫长的岁月里,波孜拉一年中有半年左右大雪封山,让绒辖成为名副其实的“孤岛”。

  汽车在狭窄的沟谷间穿行,山间出现一个相对宽阔的地方——邦色。

  这里曾是绒辖乡小学所在地,也是当地群众到附近牧场劳作的临时居住点。2015年“4·25”尼泊尔大地震后,绒辖乡政府所在的仓木坚村存在地质隐患,乡干部和村里的群众就临时搬到这里,成为绒辖乡最大的安置点。这里搭建了一顶顶帐篷,还有板房,路边停放着一辆辆汽车。

  从邦色再前行数公里,便是仓木坚村了。可惜地震后村民全部搬迁,只剩下了一片废墟。

  早就知道绒辖的“大名”,但要来一趟绒辖,真的不容易。

  2002年秋,我们在卓奥友峰采访中日女子联合攀登活动,听西藏登山队退休总教练、老登山家成天亮说,“翻过普士拉,有个绒辖沟,上世纪70年代才解放。”这让我们很是惊讶:如果属实,那绒辖不就是中国大陆最后被解放的国土之一?

  我们曾怀着好奇心前往绒辖,但在经过达仓村、距离乡政府还有七八公里时,被一座正在修建的桥梁所阻,遗憾返回。

  绒辖到底什么样?成了我们心头的一个谜。

  再次进入绒辖,已经是2015年4月了。受尼泊尔特大地震波及,绒辖也是重灾区。我们翻越覆盖着厚厚积雪的普士拉,避开公路上随处可见的大小石块,紧急赶往绒辖。当时,这条路已经铺成了柏油路,行车时间大大缩短。

  三进绒辖,我们对这里的山山水水已经相对熟悉了。离开仓木坚村继续前行,河对岸的台地上坐落着曲瓦寺,这里也是绒辖曲(河)与麦隆曲的交汇处。

  再往前走便是左布德自然村。过去,藏式民居依山而建,鳞次栉比。地震后,许多房屋垮塌,成了危房。震后重建,这里已经被盘山公路所取代。

  离开左布德村顺沟而下,前行15公里,就是中国和尼泊尔的边界了。

  而从左布德上到山腰,狭窄的绒辖沟顿时开阔起来:这里是位于山间开阔台地上的陈塘自然村——绒辖乡最大的村庄,对面就是次仁玛、乔格茹等海拔7000多米的雪山,巍峨高耸,蔚为壮观。

  在绒辖沟,独特的地貌类型,多样的气候特征,再加上人迹罕至,养育了丰富的野生动物种群。

  这里生活着红斑羚、喜马拉雅塔尔羊、长尾叶猴、棕尾虹雉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2015年地震后,我们每次途经这段峡谷,几乎都能发现长尾叶猴在绝壁上追逐嬉戏,一群群的猕猴甚至已经翻墙进院,到老百姓家里找吃的。下午时分,在河边,我们还多次看到一群群的红斑羚下山喝水。

  至此,我们粗略走完了绒辖沟。

  藏语中,“绒”为谷、沟,“辖”为东,也有“深”的延伸含义,即东部沟谷或深沟之意。

  作为一条东北-西南走向的狭长沟谷,绒辖沟的起点从波孜拉算起,终点到中国和尼泊尔边界,长约55公里。整条沟山脉地势高峻,沟壑纵横,沟谷海拔从5400多米降到2100米,形成3000多米的落差;沟谷内常年雾气弥漫,潮湿多雨;谷底河水咆哮,惊涛震耳,山间林木葱茏,层层叠叠。穿行绒辖沟,山路蜿蜒,两边是高耸的悬崖峭壁和飞流山涧;若能深入两侧,则是雪山、湖泊、草场和花海。可以说,山重水复,处处皆景,让人目不暇接。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