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睡前故事 > / 正文

www.qigushi.com丨当时光以你为歌(2)

2022-04-03 02:05:4850 ℃

上周五她加班到很晚——那天是情人节,同部门老资历的前辈们早早下班去约会,一摊子没做完的工作都扔给了她。映秋一晚上都没顾得上吃饭,赶文案做PPT,到家楼下时已经是十点一刻。

初春夜晚的扬州,淅淅沥沥下着些小雨,夜幕融在寒气里,地面湿漉漉的,偶尔留着一两枝玫瑰的残蕊。映秋自嘲地笑笑,垂着头慢慢地上楼,只觉得身体累到没有知觉。楼是九十年代的老式居民楼,照明灯坏了没有人修,她不得不打开手机灯。快到家门时,她鼻子闻见呛人的烟味,一转弯,红光点点,几个流里流气的男人正坐在黑洞洞的台阶上抽烟。

映秋只觉得头皮一紧,低头假装在包里摸钥匙,手心里一层汗,其实钥匙是老早就抓在手里的。见她停住,那些人丝毫没有要让一让的意思,反而居高临下,纷纷注视过来。

映秋无法,只得横着心走上楼梯。

她穿了条短窄的羊毛裙,从坐着的人中间挤过去,迈步很不方便。果然,在经过他们时,有人轻轻吹起口哨,映秋闭着眼也感觉得到那些人脸上暧昧的笑。

她心里有些恼,几步赶完剩下的楼梯。可这天的锁也同她作对,越是着急便越是拧不开。已经是夜里十点半,吹口哨的声音,地上坐着的人笑的声音,让映秋陷在黑暗里,只觉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是这时隔壁的门忽然“砰”地推开,诺达软件,楼道里涌进一片暗金色的光明,光芒里站着那个帮她换过灯泡的隔壁邻居。口哨声停了,空气静得可怕,映秋不敢抬头,死死抓着手里的钥匙——

男人很自然地带上门,外套松松地甩在一边肩上,径直穿过人群下了楼。

那帮人敛手敛脚地跟在他身后离开了。

关上房门映秋才觉得热,摸摸后背,毛毛的一层薄汗。当初毕业来扬州工作时,为了省钱住在郊区,妈妈知道了死活不同意,说偏僻地方不三不四的人多,她一个女孩危险。映秋从不把这些话放在心上,到今晚才觉得心“怦怦”跳快。

她从不知隔壁竟然住着个这么危险的人物,她以前竟然还去敲他的门,请他来自己家换过灯泡!映秋只怪自己警惕性太低,在楼道里偶尔再遇上,她只装低头看手机,再不敢同这个男人打招呼。

他看上去是那么清秀,像二十岁时候的梁朝伟,面孔白白净净,笑起来有一点浪漫不羁的随意。谁能想到这样的人竟然是个小混混?映秋只觉得怕。

可惜这个季度的房租已经交了,冒然要搬,映秋又舍不得损失那钱。她搬来是什么时候的事?数数日历,好像也才三个月。既然这三个月里没有发生什么,那接下来的三个月应该也会很快度过的。

到时她一定要搬到市区去。今晚的遭遇还只是虚惊一场,网络上天天报道一些单身女孩遇害的新闻,她从没想过会离自己这么近——那天晚上那么黑,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这样的事,她这辈子都不想再遇到第二次了。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