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睡前故事 > / 正文

天鹅的喇叭

2019-11-07 09:36:3768 ℃

  十一岁的萨姆的脑海里总是浮现一只天鹅,每次盯着在柴炉上的煎锅里咝咝做响的鱼,眼前渐渐又浮现出那雪白的长脖子和黑喙的白色大鸟。
那个池塘冬天里大多听不到一丝声音,春天时微风会轻柔而又慈爱地在林间吹拂,清新的空气唤醒池塘底的泥土中冬眠的青蛙,山雀也变得很快活,树木正在萌出绿芽,鸟开始从南方往这里飞。你会猛然听到一种从空中传来的激动人心的声音——一种号角般嘹亮的鸣声,高高飞着的白色大鸟。“吭—嗬,吭—嗬!”这是天鹅兴奋的叫声。
当天鹅们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雾气像水壶里的蒸汽一般,正在渐渐地升腾。路易斯是萨姆的朋友,可是他不会说话,从没听他发出过声音。在那个不开心的早晨,路易斯知道了自己和哥哥姐姐们不同以后,他感到害怕极了。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生来就没有嗓子。他想,“命运对我太残酷了。”
夏天很快就过去了,天鹅的全家飞去了蒙大拿。
天鹅们到达他们在红石湖的冬居的几天,路易斯总是不能开起心来,既然不能使用他的嗓子,就该学会读和写。这里是水鸟的天堂,他有很多朋友。可他不能再留恋这些,毅然决定去拜访萨姆·比弗,并从他那里得到帮助。于是他朝东北方向飞去。
萨姆领着路易斯一起去学校,说服了哈默博瑟姆太太。路易斯成为这所学校正式同学。
路易斯用他的嘴叼着一枝新粉笔。他有些胆怯,探球网,使劲地盯着各种各样长短不一的单词,可以想像他付出了何等的努力,何况他也跟朋友们一起上数学课。
路易斯的父母发现路易斯失踪后,感到非常担忧,但总也无法找到他。爸爸雄天鹅每天都到处寻找失踪的路易斯,有时他呆呆地望着迷人的湖泊,秋季到了,冬天就快来了。他的心里,无时无刻都在挂念这个可怜的孩子。
一年过去了,又是一个春天。还是没有路易斯的消息。有一天早晨,当路易斯的那些长大了的哥哥们在玩水球游戏的时候,它们中的一个偶然抬起头,看到了一只从空中向这里飞来的天鹅。
那是路易斯!他脖子上用绳子栓着一块石板和一枝白石笔。妈妈冲上来拥抱他,父亲优雅地弯着他的脖子张开两只翅膀欢迎他。每个人都喊着“吭—嗬”和“欢迎路易斯回来!” 他的全家都陷入了狂喜之中。他已经离家一年半之久了,看起来更大更漂亮了。他的羽毛现在是纯白的,不再是暗灰色的了。
路易斯用嘴叼起那枝石笔在石板上写字,可是,天鹅们哪个都不识字。只有那个喂食者能明白路易斯平时写的是什么。
对鸟类来说,春天是求偶的季节。年轻的路易斯心里漾起一种奇特的感觉,他恋爱了。每当她游过身边,他都会感到心跳加速,心中充满了情思和渴望。他觉得自己从没见过一只这样美的年轻雌天鹅。可是她怎么也读不懂路易斯写的是什么。[]
路易斯的爸爸妈妈非常着急。雄天鹅拍打着他那双有力的白翅膀,脑子一团糟,为了孩子冲动地做了一次奇特的冒险。他绕着比林斯城市兜了一圈,冲进了一个乐器店。他的嘴上牢牢叼出了一把美丽的铜制号。尽管你能想像得出他惹出的乱子有多大。

  “路易斯,”雄天鹅说,“我郑重地向你赠送一件礼物,这是一把号。它将成为你的嗓子,你的生活将会变得更顺利更丰富更愉快!”

  路易斯太喜欢这把新号了。每天辛苦地练习着吹响这把号。他试着好几种不同的姿势,弯着脖子,不断地吹着,腮帮子越吹越鼓,脸也越憋越红。终于有一天,他还是去找他真正的朋友萨姆·比弗。

  萨姆找到了一本讲吹号的书,每天下午,当比弗先生的牧场里的客人们背起背包进山旅行时,路易斯就开始练习吹号。在加拿大的夏令营上,路易斯学到了起床号、就餐号、就寝号和熄灯号。在那里他找到了工作,他能自如地吹起“吭—嗬!”他吹,“吭—嗬,吭—嗬!”。声音狂野,嘹亮,动人心弦。每个人都听到过这号声并为之而热血沸腾。这声音和他们以前听过的任何声音都不同,它让他们忆起了他们熟悉的日落和月升,山峰和峡谷,还有幽静的清溪与深邃的森林。夏令营充满了刺激,可萨姆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路易斯会在最危险的时刻,救出落水的夏令营成员,赢得了大家的尊重,获得了美的奖章。慢慢的,路易斯吹出了最完美的号声,人们几乎不能相信他的耳朵和眼睛了。路易斯的名字很快已经尽人皆知了。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