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睡前故事 > / 正文

写在地铁车厢上的信

2019-11-25 03:12:15190 ℃

  有人说,纽约地铁是世界上最恐怖的角落。

  不,对一个贫穷的黑孩子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恐怖的地方。恐怖,是专门追逐在财富后面的阴影。

  有人说,纽约地铁是伤心者和狂人肆意宣泄感情的舞台,是流浪汉尽情涂抹的活动黑板。

  这话有些对了。

  瞧,在那黑的地道里来回奔驰的地铁列车身上,里里外外都横七竖八地涂满了长长短短的字句。有的字母带棱带角,表现出书写者青筋暴露、心情激愤的样子。有的字母扁扁的,好像它的主人被生活压扁了的灵魂。有的往左偏,有的向右倾;有的上下跳跃,有的拖着一长串字母,像蛇一样扭曲。有的每个字母都像一只吹胀的气球,充满了幻想和自我膨胀的成分。还有的什么宇母也没有,只有一颗鲜血淋漓的心。用黑的、红的、蓝的、绿的油漆和颜料,把原本银白色的车身涂抹得花花绿绿的,活像是一匹大斑马。

  在这使人眼花撩乱的涂鸦里,有一行不惹人注意的小字,笔迹歪歪倒倒的,明显是一个孩子的手笔。整个句子只有几个字,还留下了名字:

  “妈妈,我想你!汤米。”

  汤米是谁?是那些成年栖身在这个老鼠洞似的地下世界里,双一流大学网,流浪儿中的一个吧。

  他的妈妈必定离开很久了。要不,他怎么会这样写呢?在他的心目中,飞驰的列车是传递消息的最好的使者,可以带着他的话,走遍这个蛛网似的地下世界,把伤心的呼唤传给亲爱的妈妈。

  妈妈和他同样属于这个没有阳光的最底层的世界,她一定会看见的。好心人看见了,也会传达给她。

  可惜车身上乱七八糟的涂抹太多了,匆匆来往的旅客根本就没有时间留意这一行小字。

  然而,一切瞒不过上帝的眼睛。

  有一天,上帝披着隐身衣,到这个阿波罗和塞勒涅①的光辉都照射不到的角落来视察,一下子就看见了这行小字。

  “可怜的汤米,我一定要帮助他。”慈祥的上帝想。

  “汤米,你在哪儿?”

  他站在月台上呼喊一声,立刻就从黑暗的角落里钻出来十几个七长八短的男孩,黑的、白的,拖鼻涕的、满脸雀斑的……,站了一大排。他们都是汤米。纽约城里名叫汤米的孩子太多了。

  上帝问他们:“车厢上的那行小字是谁写的?”

  孩子们只听见一个声音,却看不见人,都摇了摇头,转身就撒开脚丫跑了。这些孩子不知道是上帝亲自和他们说话。他们把他当成躲在暗处的车站管理员,以为要惩罚自己。话也没有多说一句,就溜得一干二净了。

  上帝没有办法,只好沿着漆黑的地道,在地下世界里到处寻找。夜深了,他好不容易才在一个最偏僻的角落,瞧见一个眼泪汪汪的黑孩子,望着来来往往的列车,寻找妈妈的回答。一次又一次寻找都失望了,只好孤零零地站在黑暗里哭泣。

  “他一定就是那个在车身上留话的汤米。”上帝想。

  他问孩子:“你的妈妈到哪儿去了?”

  小汤米听见一个甜甜的声音,知道这一定是一个好心人,抽抽噎噎地回答:“我不知道。她从这里走了,就再也没有回来。”

  “你能告诉我,她是什么模样吗?”上帝问。

  “我记不清了。”小汤米说,“她走的时候,我还很小。我只知道我有一个妈妈。”

  “可怜的孩子。”上帝想,“也许他的妈妈己经死了吧!”

  上帝猜对了,小汤米的妈妈真的死了。现在他该怎样帮助小汤米才好呢?

  眼看着这个瘦骨嶙峋的黑孩于,上帝想了又想,不忍心把真实情况告诉他。

  “你等着吧!”他安慰小汤米说,“你的妈妈会给你回信的。”

  第二天,小汤米果真在他写字的那个车厢上,看见另一行发光的绿字:“汤米,我也想你!妈妈。”

  他不知道上帝的笔迹是发光的。绿色,是希望的颜色。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