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幽默故事 > / 正文

记者专访哈尔滨文化名人于琳琦:幽默是种力量

2021-07-31 12:09:4480 ℃

 

于琳琦

哈尔滨新闻网记者 张磊

咱哈尔滨又出了个文化名人,这人从微博界红起。他调侃自己是“一个从不脱离低级趣味的人”,他恳请别人“千万别说我是好人”。老师是他的职业,但他更喜欢通过杂文说出自己的观察和思考,而让他名噪一时的却是被名人们广泛转载的“有独特观点的微博”。他是哈尔滨师范大学教授于琳琦,他是杂文作家林奇,他也是微博上的@林奇99。

近日,“当代幽默名家自选集”由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林奇的散文集《千万别说我是好人》收录其中。昨日,刚从长沙新书发布会回来的林奇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林奇99

用幽默表达悲愤,是林奇的风格;化悲愤为幽默,是林奇的能力。

“林奇99”是林奇的微博ID,去年10月在朋友的建议下开始玩微博,当初并不太感兴趣的林奇如今已经是个“微博控”了,因为“微博让普通人有了话语权”。“微博的传播速度超过了所有的媒体,不用说编辑排版的平面媒体,就算是博客也比不了;它有很强的互动性,所有人都能参与其中。它的这两个特点使其具有了放大某一具体事件的能力,这也进而使每一个普通人有了话语权、知情权和监督权。它对民主法治建设有着推动作用,我想这是微博技术的开发者都始料未及的。”林奇说。

在微博上,公众看到了更多的真相,但谣言也会借机四起。对此,林奇说:“在信息不畅通的情况下,谣言会有生命力。可是在微博上,谣言会立刻被戳穿。而且谣言也锻炼了每个人的质疑精神和思考能力,刚开始的时候,人们会毫不怀疑地转发每条爆炸性新闻,但是你看现在,当有人爆出什么猛料的时候,人们往往是先求证,这就是进步。”

    作家林奇

“一个教书的人,一个写字的人,一个爱玩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从不脱离低级趣味的人,一个对人民无益无害的人。”在新书《千万别说我是好人》里,林奇这样描述自己。林奇就是那种“不好好说话”的人,他说“写杂文就是反映现实,要嘲讽社会,先嘲讽自己,陇西生活网,因为你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

林奇的杂文真的很“杂”,他写《女人这东西》,他写《关于博士和妓女之比较研究》,他写《吸烟与戒烟的定律》,他写《领导为何爱大米》。问他更关注哪类事件和现象,他说随便什么都行,“关键是有新的角度、新的东西。杂文不是时评,一条新闻也就那么三天的生命力,那么针对这条新闻的时评也就只有三天的生命力。杂文要有更高的角度,更广阔的视野,杂文要写那些关于本真的东西。鲁迅的杂文拿到现在依然有意义,这才是杂文。”

如果鲁迅生活在现在,那么他将有一个新的标签———意见领袖或公共知识分子。事实上,作家特别是杂文作家特别容易成为意见领袖,比如韩寒。关于意见领袖,林奇更愿称他们为“大众意见的代言人”。“对于时事和政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和想法。公众对于意见领袖的追捧和对明星的喜爱是不同的,喜欢明星就是单纯的喜爱和崇拜,而追捧意见领袖,其实是对他观点的认同,从这个角度上说,公共追捧的其实是自己的内心。”

    教授于琳琦

“生活中的林奇似乎没什么远大的理想和抱负,工作的意义对他来说似乎更多就是为稻粱谋。他是大学教授,可是他却课不多讲,论文不多写,对许多人把差事叫做事业很不以为然,还认为自古以来就是太多的人想‘干事业’才弄得国家动荡不安。”林奇的同事,《百家讲坛》主讲人隋丽娟这样评价林奇。

林奇本名于琳琦,是哈尔滨师范大学社会与历史学院教授,主要研究现代国际关系史和美国社会与文化。就像隋丽娟所说,林奇讲课不多,今年他就没开本科生的课,只教研究生。

历史,听专家学者讲很有乐趣,但作为大学的一个专业,就成了冷门,很少有家长们会因为孩子的兴趣爱好而让孩子学习这个专业。于教授说:“因为它不是一项技能,毕业之后不能变成‘饭碗’。你在大学学了秦始皇,总不能毕业后站道边给大伙讲,听众每位十块钱吧。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人这么多,就业压力这么大,我也是家长,我的女儿今年上大一,所以我很理解其他家长的心情。国外一所大学的校长说过一句话,‘如果学生从我们的学校学到了一项技能,那就是我们的失败’。大学应该完成的是学生素质的培养和开拓,但在现在的情况下,我们只能教给孩子技能。”于琳琦教授相信,以后的教育,会让孩子们为了兴趣走进大学,选择专业。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