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何其莘:讲故事更容易让外国读者接受中国文化 - 故事窝

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幽默故事 > / 正文

何其莘:讲故事更容易让外国读者接受中国文化

2021-08-01 16:30:3489 ℃

  翻译队伍的中文功底是关键 

  新华网:对外出版、对外传播应该是一个系统工程,它涉及到政策、资金、人才等。翻译队伍的建设是不是也很重要?

  何其莘:对,国内开始英语教学已经是150多年了。我们仔细地梳理一下这150多年来教学当中的短板,恰恰就是英文写作和中译英,要培养这方面的人才很不容易。我觉得现在势头比较好,因为开始重视职业翻译的培养,重视专业性,而不是像以前培养学术型的翻译,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方向。但是真正做中华文化的推介,合格翻译人才的培养可能还要更长的时间,需要更多实践。

  我认为首先学生的中文功底非常重要,他不仅要懂英文,还需要懂文化的一些内涵。从我39年的从教经验来讲,外语专业最后能否成功取决于中文功底,不取决外文功底。因为两种语言之间的交互不可避免,这是我们外语教学的一个关键点。另外我这套丛书的译者现在大部分都是海外的学子,很多已经被美国的大学聘为终身教授。这是一支现成的队伍,我们做好组织协调工作,他们就能够成为对外传播的一个生力军。

  新华网:对外出版的工作,出版社也很重要。这套《中国戏曲海外传播工程》为什么会选择外研社合作?

  何其莘:外研社在高校出版社当中,特别是外语这个学科方面,实力非常强,编辑队伍很雄厚。所以我启动这个项目时最后决定把这套书放在外研社出版。

  对外出版选择预期读者易于接受的方式至关重要

  新华网:遴选合适的材料和内容都有哪些标准?

  何其莘:这就谈到了预期读者。项目启动的时,我们对预期读者做了比较详细的调研。我们给自己这套书的读者定位不是外国的国家领导人,甚至不是海外的汉学家,而是普通读者。普通读者是什么?就是对中国文化有兴趣、有英语阅读能力的读者。

  所以我们在写作和找作者的过程中,提出的一个先决条件就是要有读者意识。这个词在美国的写作课上经常用到。选好预期读者之后,根据读者的知识框架,选用读者感兴趣的资料,然后用读者能够接受的方式传播。我们选的这些所谓的合适内容,就是对中国文化有兴趣的国外普通读者,想了解中国文化当中比较独特的内容。

  新华网:国外的这些普通读者对中国文化有哪些具体的内容需求?

  何其莘:这就要讲到我选译者了。我们大部分的译者都是上世纪80年代左右从国内去美国读博士的,读了博士以后他们又在美国留校继续任教,教美国学生的英美文学、语言学、传播学等等。他们在美国磨炼了二三十年,接触的都是我们认为的普通读者,所以他们和我们的预期读者群非常贴近。

  举个例子,当时我做了一个昆曲《大闹天宫》,在剧本译文之前有三章介绍。介绍了西游记作者吴承恩和他的文学生涯,昆曲的发展史和脸谱、服装还有其中的音乐等等相关内容。这本书是一个试点,已经超出了传统意义上的翻译,而更多的是以剧本为平台的一个英文原创作品。我们觉得讲故事可能是外国读者更容易接受的方式,也是针对预期读者更有效的方式。

  新华网:也就是说这套丛书整体来说不是单单以剧本翻译为主,而是结合了大量的以剧本为平台集成了相关中国文化元素的一本书。

  何其莘:对,这套书每本差不多10万字,剧本翻译大概占1/4到1/3,份量应该说很小。

  新华网:这套丛书的第一批是9本,都包含了那些剧种和剧目?

  何其莘:这9本书涵盖了京剧、昆曲、越剧还有河北梆子、川剧,昆曲和京剧多一点,比如《白蛇传》、《西厢记》、《秦香莲》等等,越剧就是《梁山伯与祝英台》还有河北梆子是《钟馗嫁妹》。我们完成和正在做的23个剧目里基本上是这么些剧种。我们考虑下一步想把剧种再拓宽,中国戏曲的剧种有300多种,每一个剧种里面我们都能选出很好的剧目对外进行传播。

  新华网:出版走出去可以说是文化走出去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在出版输出的工作中采取怎样的方式才能取得更好的传播效果?

  何其莘:起码有两个方面的问题要解决。一是资金的问题。选择剧本,选择团队专门搜集文化方面的资料,选择称职的作者和译者,最后的出版发行都需要经费。而这个项目我们觉得还是应该作为国策来看待,因为项目的意义在于提高中国的软实力,提升在国际上的影响,我想这个效果可能会影响世界各国几代人对中国的看法。如果应该把它作为一个国家工程来做,不是说立个项,简单地拨几十万块钱就可以了。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