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马悦然评《生死疲劳》:到最后故事性有点儿减弱 - 故事窝

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幽默故事 > / 正文

马悦然评《生死疲劳》:到最后故事性有点儿减弱

2021-08-02 14:24:58119 ℃

马悦然评《生死疲劳》:到最后故事性有点儿减弱

  记者 郭琳

  毫无疑问,当马悦然出现在上海,所有的话题都围绕莫言展开。

  身上的白色中式衫子穿在高大的、88岁的老先生身上妥帖无比,映着一头银白的头发,也应对着他的身份:瑞典汉学家,诺贝尔文学奖18位终身评委之一,也是诺贝尔奖评委中唯一深谙中国文化、精通汉语的汉学家。

  马悦然是带着他翻译成中文的上届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新作《巨大的谜语·记忆看见我》来的,一两个月前就定下的行程,作为出版方世纪文景“见证·2666文景十年读者分享会”的文学专场活动之一,同行的是小他43岁的妻子陈文芬。

  却一头撞上了莫言得奖。

  这次的中国之行,马悦然没有安排任何专访,于是,媒体蜂拥进入了昨天下午的上海2666图书馆。

  “我不能说,莫言是一个好作家;我只能说,我认为,莫言是一个好作家”

  ——为什么是莫言?这也许是在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公布的那一刹那起,就被一直讨论着的话题,无论是在中国、瑞典,或是其他国家。

  问:“中国有很多和莫言一样优秀的作家,为什么这届诺奖选择了莫言?或者说,诺奖选择了莫言来拿第一个诺贝尔文学奖?”

  马悦然:我想说的是,诺贝尔文学奖不是一个世界冠军奖,这只是一个颁发给好作家的文学奖。世界上的好作家可能有几千个,这届给了莫言,就是这样。“什么是好的文学”,这是个非常主观的问题,我不能说莫言是一个好的作家,我只能说,我认为,莫言是一个好的作家。这也是诺贝尔文学院18个评委的认为。

  其实当诺奖公布,在瑞典有很多的批评声音。而我对瑞典媒体的批评是:如果你们都不去读书,就去批评一个作家不应该得奖,这是很可怕的知识分子的懒惰。批评莫言的媒体,他们可能什么莫言的书都没有读过,我读过莫言的很多作品,也读过很多当代中国小说,在我看来,没人能比得上莫言。

  问:这次莫言得奖,作为一个汉学家,您是不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讨论得激烈吗?

  马悦然:每一次诺贝尔文学奖的讨论都很激烈,但今年,意见比较一致。

  问:能不能简单说说诺贝尔文学奖出炉的流程?

  马悦然:推荐一个作家,2月1号以前要把相关资料寄给瑞典学院,有一个一个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小组,负责从250个推荐人中选三四十个介绍给院士们,这是初选。到三四月,名单缩小,到五月底继续缩小至5人。接下来的夏天,瑞典学院都在看那五个人的作品,到9月中旬开始终评,开始投票。那个时候就开始投票,要投好几次,每个人一定要把自己的意思讲出来,最后投票就是在10月初,最终结果就产生了。

  问: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奖标准是什么?

  马悦然:唯一的标准是文学的质量。

  “莫言的短篇小说简直可以说完美”

  ——“您到底喜欢莫言什么?”如果有机会逮住任何一个诺贝尔文学院的评委,这个问题,大概是作家们、或者任何一个对文学、对诺贝尔文学奖感兴趣的人们都想问的问题,无论是在明里,还是潜意识里。

  问:您到底喜欢莫言什么?

  马悦然:他非常会讲故事,他太会讲故事了。他的讲话的能力就像是从中国古代的说书人那里来的。

  2004年,我看了莫言的《小说九段》,上海文学陈思和教授主编的,马上把它翻译成了瑞典文,因为非常好看。后来,我就开始对微型小说感兴趣,模仿莫言写微型小说。

  《透明的红萝卜》,这是莫言写得最好的小说,另一个幽默感非常强的《三十年前的一次长跑比赛》,还有《会唱歌的墙》。还有《翱翔》,说的是一个麻子要娶一个非常非常漂亮的姑娘,新婚那天,姑娘跑了,跑着跑着就飞起来,落在一棵树上。

  问:您说的都是莫言的短篇小说,您以前对莫言说过,你的小说太长了点,这是您对他的长篇的印象吗?

  马悦然:我不愿意批评说莫言的小说太长了,他的长篇也是非常好的。《生死疲劳》大家都读了吧,80%非常好,但是最后,故事性就有点儿减弱了。但他的短篇就是完美的,一个字都不用改的。他的《小说九段》里有一篇叫《船》,东北旅游,讲述一个非常浪漫的故事,跟沈从文的感觉非常像。

  问:对莫言接下来的期待?

  马悦然:很多人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后,就止步不前了,但我想莫言肯定不是这样的人,因为他的内心很强大,我觉得他会继续写下去。

  “中国文学早就该走向世界文学了”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