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幽默故事 > / 正文

连云港海州警营故事:那些琐碎警情 只是这里寻常一夜

2021-08-03 18:47:3987 ℃

  中国江苏网6月29日连云港讯(通讯员 海公轩)每天上午8点,位于连云港市海州区绿园路58号的海州公安分局新东派出所户政服务大厅大门打开,便陷入一天“叫号办证”的忙碌。

  派出所的繁忙不仅限于此。新东派出所的警情每天始终维持在50起左右。在这里,白天和黑夜的轮替只是一种形式,在每一个24小时中,不知道下一个警情在什么时候发生。

  到后半夜"才能眯上一会

  5月14日上午9点半,希力药业, 新东派出所接处警大厅,屏幕墙上实时显示由各个监控点传回的画面。一位民警坐在电脑前调阅监 控,五六个人围着边上七嘴八舌“上面有没有打人的人?”民警问。“没有……没有……”“都不是……”围观者摇头。

  “他们是昨天(13日)晚上和陌生人发生矛盾,被对方打了,报警时对方已跑了。一大早就来调监控,想找到打人的人。到现在也没找到线索。”上午8点接班的带班副所长彭飞说。上午10点,办公桌上的一杯豆浆和一袋豆腐卷早已冷了,那是还未来得及吃的早餐。

  “在派出所,每天24小时都是工作时间,白天和黑夜没什么区别。每天早上都要开半小时早会,汇报前一天警情,刑事案件多少起,治安案件多少起,抓了多少人,哪些遗留案件尚未处理……接下来就是安排分配当天的工作。”

  派出所值班是四天一转,主班一值就是24小时。值完主班,第二天处理之前没处理完的警情,第三天正常上班,第四天值副 班备勤, 主班忙不过来时就要顶上。第五天,又开始一个轮回。

  “很困。”彭飞说值班时到凌晨两三点才能睡一会,一般到5点多钟报警电话又会响起来。如果晚上抓嫌疑人,留给睡眠的时间更是少得可怜。

  派出所的警情,白天多为打架、盗窃、各种矛盾纠纷,另外还有一些零散的如求助之类,晚上酒后滋事较多。除了这些,还 要主动寻找吸贩毒线索。

  几天前的晚上,所里抓了个吸食海洛因的男子,30多岁,犯毒瘾时,流鼻涕,淌汗,在留置室里来回走动,烦躁不安的样 子,夜里不停地使劲拍门,哭闹。“他在那闹,你还想睡觉?”

  处理纠纷,让双方先吵一会儿

  “前一天,所里接处警共49起。其中包括5起刑事案件、7治安案件、4起打架、1起持毒。凌晨4点到6点,眯了两个小时。”到5月14日上午8点值班结束的另一位副所长朱亮,一手揉着脑袋双眼通红,他说的那起持毒案件,晚上10点抓到嫌疑人,缴获毒品150克,谈话谈到次日凌晨两点半。

  “累。”他说。

  5月13日是周日,一起纠纷让他从上午10一直调解到晚上9点才结束,其实那不过是一次轻微的打架,一个男青年的车占 了一个加油站的车位,加油站中年保安推了一下男青年。

  “调解纠纷耗时,费神。”几天前,彭飞也调解过一起纠纷。一个老旧小区,中间花坛被居民改造成“菜园”,一个大爷和一个大妈抢“地盘”,大爷把小树“越界”栽到了大妈这边,大妈报警。在派出所,大妈情绪激动:“他推了我一下。”过了个把小时,才算平静下来。

  那天下午,彭飞约了社区民警,把大爷、大妈都请到现场调解,划线为界,“我和社区民警带上铁锨把越界的小树挖掉,从下午4点忙到6点。”

  说起处理纠纷的“心得”,朱亮的方法是“等双方先吵一会,把怒气发泄出来”,这个时候,他就在边上听,从中了解信息,尤其是当事人的诉求。等双方情绪平静下来了,再分开谈话,解决问题。

  “听他们吵,头疼得不得了。”长期处在这样的环境中,加上睡眠不足,朱亮患上较严重的偏头痛。

  那些故事,在365天中周而复始

  派出所鸡毛蒜皮的事很多.小孩走失、狗丢了、家门钥匙忘带了、手机丢了……都打110。

  朱亮说,小孩走失大多是学生放学后不回家,“前几天一个初中女生‘走失’,家长晚上7点报的警,通过监控,发现孩子放学后,转了好几个大商场。先是进了利群,后来又到了万达,晚上11点,我们找到那里KTV和电影院,没找到人,再后来终于在苏宁找到,已是夜里12点多……”

  如果仅是调解纠纷、帮助寻人找物,至少没什么危险性。

  今年3月份,在抓两个吸毒人员时,差一点对方就掏出了匕首。

  “当时我们是守候,看到那两个人出来,就追。跑了一个,另一个钻进了一条死胡同,我们逼到跟前,清楚地看到对方右手 往腰间摸。在那一瞬间,我们冲上去及时把他控制住了,从他腰间搜出一把匕首。”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