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幽默故事 > / 正文

文字比故事更迷人

2021-08-04 02:00:07137 ℃


文字比故事更迷人
 
2004年08月09日09:05 南方都市报  

  书中有真趣

  读书之旅

  止庵

  吴敬梓的《儒林外史》我读得更晚,觉得远在《三国》、《西游》之上,不知为什么人们不标举它而标举那两部。当然最初的想法并非如此,那时简直不能接受这本书的写法,尤其结构方式,一个人物刚读出点味道就没影儿了,接下去又换成了别人的故事。

  父亲给我们讲授小说技巧,还在传统的范围内,首要之点是必须有个好故事;以此来衡量《儒林外史》,只能说是若干短篇的集合了。后来才明白这正是这本书的好处所在。《儒林外史》重在讽刺,但是特具刺激性的段落,比如范进中举发疯、严监生死时嘱人挑去一根灯草等,制服控,却太过显露,不算高明。倒是更平和的写法,譬如写到马二先生,褒贬都在字里行间,要靠人体悟出来,才最精彩。讽刺的对象得是自己人才有意思,若把他推到对面去了,也就无需讽刺了。书的开头写王冕,末尾写几个市井奇人,虽然宣扬理想,也还舒服。

  这一路小说,李宝嘉的《官场现形记》无论如何读不下去,吴沃尧的《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倒是看完了,好像有不少可笑之处,现在却一点也想不起来了。还有一部曾朴的《孽海花》,印象虽然较深,例如海船上金状元与夏丽雅相遇那段情节,但是这部书我并不以为写得怎么好。

  文康的《儿女英雄传》、张南庄的《何典》与刘鹗的《老残游记》,我都喜欢,说来都与语言有关,《儿女英雄传》北京口语用得特别地道,活灵活现,好像迄今在这方面也没有与之能够平起平坐的书,就连老舍还要差一点儿——或许因为我当时热衷于用北京话写作,不免有过分强调之处,现在倘若再读,不知是否还能如此欣赏。这书前后两截完全不同,十三妹的故事颇具传奇色彩,安骥的家庭经历则平淡无奇。有些刻画如能仁寺里那个坏妇人说:“……你想,咱们配么?”十三妹打断她的话:“别咱们!你!”我现在仍然觉得很传神。《何典》这书实际上就是耍贫嘴,一路耍到底,但是特别有趣,当然也特别不容易,语言在这里不仅是叙述的工具,而且成为作品的主体了。

  《老残游记》语言成就人人尽知,我也是先听说了才去读书的,所以这方面反倒讲不出什么了。我一向很喜欢老残这个人物,觉得与自己多有投缘之处;另外翠环也天真可爱,所说“做诗这件事是很没有意思的,不过造些谣言罢了”的一席话,我最佩服,简直是古今第一篇诗话。再就是这书专讲清官的弊害,玉贤、刚弼都不爱钱,因此也就有恃无恐,一意孤行,为非作歹更在一班贪官之上。这是作者别具慧眼之处,为多数后人所不及。这里还有一点题外话,就是我因为读这本书,一直对济南有极好的印象,诸如“家家泉水,户户垂杨”、“一城山色半城湖”之类,后来终于去到实地,结果大失所望。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