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精短有力的军旅故事 - 故事窝

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幽默故事 > / 正文

精短有力的军旅故事

2022-04-02 02:11:29106 ℃

20世纪90年代,《解放军报》《解放军文艺》《后勤文艺》开设小小说专栏,也联合《百花园》《小小说选刊》举办了小小说“潼关”笔会和“南京”笔会,许多军旅作家投身于小小说创作,收获了一大批优秀的小小说作品。他们坚持扎根火热的军营生活,为塑造当代军人形象进行着可贵的新文体实践。1992年,王培静参加“潼关”笔会后,便对军旅小小说创作情有独钟。此后,他的小小说创作一发而不可收,倾力书写基层官兵的生活,抒发小人物的家国情怀,彰显出温暖向上的思想意绪;出版有作品集《怎能不想你》《王培静小小说选》《谁不愿做只飞翔的鸟》《幸福的感觉》《寻找英雄》《编外女兵》《拾荒人的梦想》《军魂》《从心底打捞出的时光》等21部,在军内外的读者中广有影响。

《最美女兵》故事开篇写军车在雪道上抛锚受阻,鲁队长下车脱掉自己的棉衣塞到车轮下,助力车子开出泥坑,渲染特殊场景,同时为下文设置了悬念。王培静采用倒叙的手法,讲述一位把青春奉献给戍边事业的女兵故事。“过去医疗队没有车,我们都是搭车队的车,那时的车都是烧柴油的,车况也差。一熄火,车就发动不起来了。没办法,我们先是撕了大衣烤车,还不行,再撕棉袄,再不行,一个个接着撕棉裤。我们温暖汽车,让汽车再去温暖当地藏族同胞和沿线的官兵。当时车队拉的大都是军需和生活物资。”文字深情,叙述耐心,军人情怀跃然纸上。

这位被战士们称为“鲁阿姨”的女兵,个子不高,身材瘦小。“紫外线照射导致她的脸黑里透红,里边的条条细血管清晰可见。她脸上写着刚毅和果断,同时也流露出母爱的慈祥,在青藏线上奔波了几十年。”单从外在形象来看,这位女兵或许谈不上美丽、漂亮。她的美,在于她有一颗冰清玉洁的心,在于她对边防事业的热爱与奉献。作品通过人物对话,以插叙的手法勾勒出鲁队长历经磨难、志坚行笃的从军经历,也将人物的精神品格充分展现出来。

《一碗泉》描写了戈壁大漠艰苦的生存环境,新兵初来乍到时,难免会有失望落寞的情绪滋生。面对新兵的情绪波动,班长以故事套故事的形式,讲述了历代守边战士的成长历程。当年的南方新战士、如今的营长,也曾经差点当了逃兵。生死边缘,在他渴昏倒地的瞬间,恍惚中竟然感觉到有一眼碗口大的清泉,在不远处淙淙流淌,吸引他努力爬过去。后来战友们把他从沙漠深处救了回来,他才如梦方醒。至今,营长已在这里守卫了16年。虽然没有泉,但营长依然把那处沙漠叫作“一碗泉”。军人的血肉之躯,经过生死考验后犹如淬火的利刃更加坚韧锋利。营长的心声和誓言,读来让人肃然起敬。边防部队对一茬茬新兵的优良传统教育,同样感动着和平时期的读者。作品故事虽简单,立意却十分深刻。

王培静的小小说并不是单纯的质朴粗犷,他既喜爱在生死关头和矛盾冲突中升华人物的英雄品质,也擅长通过日常生活细节表现英雄人物内心深处的似水柔情,从而使作品彰显出温情、细腻的一面。

《意志》颂扬的是军人的英雄主义精神。作品通过一个惊心动魄的战斗情节,让读者参与对空战的想象。一场激烈的战斗过后,我军屡立战功的“神鹰一号”战斗机失去了联系。正当战友们担忧甚至绝望的时候,飞机摇摇晃晃地飞了回来,轰鸣声简直能把整个世界震醒。飞行员刘飞身上全是弹孔,双手紧握方向盘,掰都掰不开,他是在迎向死亡的过程中把飞机开回来的。如此超越常态的细节描写,无疑具有撼人心魄的动人力量,将大无畏的英雄精神书写得淋漓尽致。

坚持小小说创作数十年,王培静的体会是:“小小说因其篇幅短小、轻松幽默和结尾意外而见长,它能滋润心灵,启迪人生。随着人们生活节奏的加快,小小说这种文学样式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喜欢,好像是一夜之间,小小说应运而生迎来了繁荣的春天,郁郁葱葱得繁茂起来。在小小说创作中,立意相当重要,就像写诗要有诗眼。一篇小小说,有一个好的故事核,设置两三个情节,加上精彩的细节就能站得住了。好的小小说,不要写得太满太实,探球网,要给读者留下回味的余地和想象的空间。”

在王培静的小小说中,我们可以看到众多的小人物,他们的故事和精神却并不平凡。拾荒者看似人微言轻,萌生的理想却远远超出个人生存的范畴。他怀揣一个梦想:攒够了钱,回乡办一所希望小学,自己当校长。在《拾荒人的梦想》这篇小小说里,“理想”和“精神维度”是两个关键词。主人公孜孜以求的,是人类高贵的精神,谁能认为这是“小”呢?作品告诉读者的是,一个人即便身处艰难境遇,依然可以拥有优秀的品质,可以勇敢、仁爱、体恤,可以隐忍、创造、担当。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