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瓜园/拆出来的幽默\蓬 山 - 故事窝

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幽默故事 > / 正文

瓜园/拆出来的幽默\蓬 山

2022-04-20 22:20:38155 ℃

  下班后等同事一同坐地铁,她一边埋头手机打字,一边说:“等我一下,我先微个信。”突觉很好笑。微信乃至固定词组,微亦非动词,而“微个信”却比“发个微信”更生动,更有浸入感。前两年网红词“决了个定”亦是如此。

  这在修辞上叫作词语拆用。将一些不可拆分的惯用词汇,强行拆开,添加一些助词、形容词,往往产生诙谐幽默、妙趣横生的效果。《儒林外史》中的王冕“得了钱,买些好东好西,孝敬母亲。”东西二字拆开用不稀奇,如声东击西、东躲西藏等。但作为名词而拆开就别开生面了。“好东西”常有,而“好东好西”不常有。《清代野记》中载山西进士冯志沂,看到某附庸风雅的假名士的粗鄙诗句,批语道:“反复吟诵,不觉毛骨之中,希力药业,悚出一然。”这真将毛骨悚然进一步深化得刻骨铭心了。

  北洋时代,大小军阀在自己的地盘上犹如土皇帝,却也喜欢标榜一些自由、法制之类的新派词汇。就有报章评曰“大自其由,各法其制”,形象刻画了军阀们不懂装懂、各行其是、无法无天的嘴脸。

  不少作家都是拆词爱好者。民国“小报状元”唐大郎,一生曾为《大公报》等十几家报章撰写专栏,写诗为文,信马由繮,亦庄亦谐。如“老夫欲犯当年瘾,真想投池探一戈”,就将本属舶来品的“探戈”一剖为二,洒脱中见真性情。

  鲁迅笔下的阿Q:“革这伙妈妈的命,太可恶!”老舍《茶馆》里的李三:“不改我的良,我幹不下去啦!”都很精妙地表现了当时草根群体对“革命”“改良”道听途说,一无所知。词语拆用,插入新成分,词的结构更疏离,却让行文语言也更轻松,带来更丰富的感染力和个性色彩,几乎成了整篇文章中传诵最广的“名言”。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