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幽默故事 > / 正文

中國探月故事

2020-11-25 20:34:3183 ℃

中國探月故事

長征五號遙五運載火箭發射場景。王衛東 攝

嘀嗒,嘀嗒,嘀嗒——這一刻,秒針的跳動變得如此清晰。

扑通,扑通,扑通——這一刻,心臟的跳動變得如此激烈。

2020年11月24日凌晨,中國文昌航天發射場,金色火焰,映透山海,比任何科幻大片更動人心魄。

在長征五號遙五運載火箭托舉下,嫦娥五號探測器升空入軌,承載著中華民族探月夢想,奔向月球。由此,2020年最令人期待的航天“大片”正式拉開序幕。

有人說,世界上最遠的距離,是夢想與現實的距離。對於許多普通中國人而言,月球的確很遙遠。“嫦娥奔月”的神話,流傳數千年,但是直到13年前,吉林资讯网,中國才把第一顆“嫦娥”探測器送上太空。

世界上最近的距離,也是夢想與現實的距離。望著嫦娥五號順利奔月,航天發動機專家蘭曉輝自豪中帶著些許腼腆:“如今,年輕時的理想,一個個變成了現實,有那麼一點欣慰,覺得自己這段人生非常值。”

參與為嫦娥五號探測器打造“心臟”的蘭曉輝,是中國20世紀80年代的大學生。那會兒,“夢想”這個詞還不流行,大學生們都懷著“為國家做點事”的朴素理想。

1985年,火箭專家龍樂豪帶領團隊提出了新一代“大火箭”的構想。這個大火箭,后來被命名為長征五號火箭,也就是現在的“胖五”。

長征五號+嫦娥五號,寓意“十分完美”。發射前夕,作為中國首次月球探測工程的設計者、見証者、參與者,白發蒼蒼的龍樂豪院士又一次來到文昌航天發射場。這個從放牛娃成長為院士的82歲老科學家豎起大拇指,為“胖五”和“嫦娥”加油。

1985年,楊孟飛院士從計算機專業研究生畢業,選擇了留在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任職。從小是珠算高手的他,那時並未想過,有一天自己會成為空間技術領域的專家。

文昌航天發射場指控大樓裡,58歲的他目光隨著海天間的光亮,飛向天的盡頭。作為嫦娥五號探測器總指揮兼總設計師,楊孟飛院士堅定地認為:“太空探索永無止境,地球可能不會去‘流浪’,但人類一定會走向深空。”

也是1985年,一名男孩在大連出生。23年后,他以優異成績從上海交大畢業。一次,他偶然從網上看到,航天發射時,有個“按紅色按鈕”的人。“當時感覺,這個手指太牛了!”於是,他渴望自己的手指有一天也能按下那個神奇的紅色按鈕。

在文昌發測站,記者見到了35歲的工程師於鵬。在他和同事們努力下,這次嫦娥五號發射任務的測試流程與之前相比,縮短了整整2天。

“這是文昌航天發射場9次實戰任務中最順利的一次!我們的火箭更加成熟,我們的探測器更加成熟,我們的團隊也在走向成熟。” 透過眼神,記者看到了他的自信。

中國探月故事,正是由一個又一個像他們這樣的中國航天人所書寫,並結集匯編而成的中華民族奔月新傳奇。

探月工程的“中國特色”

夜空下,長征五號運載火箭巨大尾焰,劃出的絢麗軌跡。航天測控人的目光,緊緊追逐著長征五號在蒼穹中邁出的“每一步”。

20年前,也是一個11月。《中國的航天》白皮書出台,其中那句“開展以月球探測為主的深空探測的預先研究”正式向世界披露:中國,要探月了。

經過3年多研究論証,2004年的大年初二,中國探月工程第一期正式啟動。

中國探月工程首任首席科學家歐陽自遠院士曾說:“航天技術孕育著科學新突破,這件事除了自己咬牙干,沒人能幫你。”

孫家棟院士特別強調:“在一窮二白的時候,我們沒有專家可以依靠,沒有技術可以借鑒,我們隻能自力更生、自主創新。今天搞航天的年輕人,更要有自主創新的理念,要掌握核心技術的話語權。”

如今,我們已經成功走完探月工程“繞、落、回”中的前兩步,第三個目標也即將實現。中國探月工程呈現給世人的最大亮點是“自主創新”。

此次嫦娥五號飛天,北京航天飛行控制中心關鍵測控崗位上的負責人大多為“80后”。

13年前,正是他們依靠自主創新的測控技術,創造了世界探月史上一個個奇跡:不依托大型運載火箭,在變軌多達8次的漫漫航程中,精准無誤地將嫦娥一號送入月球軌道!

一代代中國航天人克服了常人難以想象的困難,在月球探測領域創造了“中國速度”——

嫦娥一號開啟了中國深空探測新領域﹔嫦娥二號首次實現我國對小行星的飛躍探測﹔嫦娥三號的“玉兔號”月球車,在月球表面留下新車轍﹔嫦娥四號首次實現探測器著陸在月球背面。

探月工程,從啟動開始,就對一系列核心技術展開“正面攻堅”——

12年前,嫦娥一號獲取了世界上最完整的一幅全月圖。

7年前,落月探測器嫦娥三號在月球軟著陸,其著陸器成為世界上在月面工作時間最長的航天器。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