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童话寓言故事 > / 正文

动物拟人动漫的兴起?全球化趋势下,“多元文化主义”与反思

2021-08-01 14:32:01137 ℃

多元文化主义原本的目的是去实现更好的世界,然而,当她逐渐脱离这一目的,转而去搜寻和攻击所谓“不正确”的存在时,多元文化主义也就跟暴走的警察权力并无二致了。

漫画《BEASTARS》从2016年起连载于《周刊少年Champion》,并于2020年10月完结。2019年第一季播出后,2021年1月网飞平台上动画版的第二季的播映也已开始。故事发生在被拟人化了的肉食动物和草食动物共存的世界。主人公是就读于名门高中切里顿学园的大灰狼雷格西,他在学校里担当戏剧社的灯光负责人。某天,戏剧社的社员羊驼被杀害吃掉的“食杀事件”发生了……

《BEASTARS》海报

从《BEASTARS》的故事,我们不难联想起同样问世于2016年、也同样以拟人化的肉食动物和草食动物的共存为主题的皮克斯动画电影《疯狂动物城》。可以说,讲述了肉食动物和草食动物之间的对立和融合的这两部作品所讨论的,就是全球化进程下当代社会中的“多元文化主义”(multi-culturalism)。

《疯狂动物城》

正如家喻户晓的《动物庄园》是一部反乌托邦政治讽喻寓言,这两部作品也承载着各自的讯息。只有解读出这些讯息,我们才会发现,包裹着相似主题的两部作品,却有着各自不同的内里——对于多元文化主义,《疯狂动物城》和《BEASTARS》有着截然不同的态度:《疯狂动物城》中女兔子朱迪成为代表“正义”的警察的故事讴歌的是电影中那句“Anyone can be anything!”所象征的多元文化主义。然而,在这种弱者和强者和平共处的自由主义式多元文化下,难免被贴上“政治不正确”标签的肉食动物们就沦为了“新弱者”。而通过男性视角的雷格西的故事,《BEASTARS》探讨了该如何去宽容和理解这种“新弱者”们的过程。《BEASTARS》所揭示的多元文化主义陷入的陷阱,也给这个时代带来了新的启示。

从“加害者”的立场思考

当今已是多元文化主义的时代,诞生于这个时代的虚构作品也难免会对这一现实议题有所涉及,《BEASTARS》也不例外。然而,《BEASTARS》跟大多数虚构作品对这一议题的涉及角度却是截然不同的。

何谓多元文化主义?世界上有多种多样的人,多元文化主义劝诫我们不要去歧视与“我们”有着不同身份的“他者”,这里的他者往往是没有得到足够尊重的少数群体。当某一行为尊重了这样少数的他者时,这一行为就是“政治正确”的。《BEASTARS》就将这种现实存在的人种、宗教、信仰等身份间的多元文化主义转换为了动物种群间的生物学差异。

尽管将多元文化主义价值观设为了前提,《BEASTARS》却不会去号召“尊重他人”,而是将视线转向了身为强者的肉食动物和身为弱者的草食动物间存在的绝对的不平等。有趣的是,故事还把主人公雷格西设置为了“大型、肉食、雄性动物”这一动物界最强的存在。然而,正是通过这种传统动物界“加害者”的身份,我们才能在多元文化主义逐渐普及的今天重新发现其中容易忽视的问题。

“政治正确”能带来幸福么?

《疯狂动物城》的主人公是女兔子朱迪和男狐狸尼克。肉食草食动物和睦相处的动物城里,突然发生了野生化、狂暴化的肉食动物攻击其他动物的怪事件。作品就讲述了朱迪和尼克解决这一事件的过程。故事中,朱迪和尼克在受到“兔子太弱了没法当好警官”、“狐狸太狡猾了没法信任”等偏见的同时,也时不时沦为施加偏见的一方。正是通过对这些偏见的批判、反省和解消——也就是实现政治正确,这部电影才迎来了完美的结局。

通过这个故事,《疯狂动物城》就发出了这样的讯息:“谁都可以成为多元文化主义者,这样世界就能变得更加和平和幸福”。作为典型的寓教于乐的影视作品,《疯狂动物城》的完成度可以说无可厚非。然而,将它与《BEASTARS》相比较后,我们就会发现其中隐藏的问题。其中最为明显的是,主人公们是在判明“草食动物也会凶暴化”这一事实后,才解决了肉食动物的凶暴化这一事件。也就是说,这部电影通过一种“Anyone can be anything!”的自由口吻,将暴力的可能性公平分配给了草食动物和肉食动物,从而掩盖了动物界真实存在的“肉食动物单方面捕杀草食动物”的这种不平等。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