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童话寓言故事 > / 正文

《诗经》里这首小诗,为何暗合了千年之后宋代词人辛弃疾的心愿

2021-08-02 02:31:10143 ℃

  《青玉案·元夕》是宋代词人辛弃疾最有名的作品之一,在这首小词中,辛弃疾所描写的那个惊喜的爱情故事很可能暗含着某种深刻的寓意,而这种寓意又与《诗经》里边儿一首名为《摽有梅》的小诗有关。究竟辛弃疾的寓意是什么,它又是怎么和《诗经》扯上关系的呢?

  我依稀记得,在2000年,也就是费翔推出他的个人专辑《爱过你》的那一年,曾有乐评人撰文抨击当年的获奖金曲,说现在的音乐人要不在歌名儿里添个“爱”字,好像就不会写歌儿了似的。

  虽然我们不得不承认,流行歌曲越来越等同于情歌的趋势背后,不乏商业利益的驱使,但是爱情作为流行歌曲的重要主题却是古已有之的,否则《诗经》里边儿也不会留下那么多抒写男欢女爱的歌诗。

《诗经》里这首小诗,为何暗合了千年之后宋代词人辛弃疾的心愿

  《殷其靁》中的女主人翁是在等待一个爱情的结果:她那本该在春天结束兵役返回家乡的丈夫迟迟没有归来。就是这个不确定的团聚时间——它或者是姗姗来迟的幸福,但也有可能是后会无期的悲伤——让千年之后的我们,仍然为之掩卷揪心。

  但是换做另一个角度去想,困扰这位女主人翁的只是一个时间点。至少,她还知道自己在等谁。

  如果换做另一位主角,她甚至连自己要等的人是谁都还茫然未知,那又将是怎样的一番情境呢?

  有意思的是,《召南》当中和《殷其靁》前后相继的那篇《摽有梅》,所写的正是这样一位女主人翁:

  摽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摽有梅,其实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摽有梅,顷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谓之!——《诗·召南·摽有梅》

  闻一多先生在《风诗类钞》一书中写道:

  在某种节令的聚会里,女子用新熟的果子掷向她所属意的男子。对方如果同意,并在一定期间里送上礼物来,二人便可结为夫妇。这里正是一首掷果时女子们唱的歌。——《风诗类钞》

  闻一多先生之所以把这首诗理解为姑娘们对心仪的男子示爱,是因为他对“摽有梅”的“摽”字做出了与《毛诗传》不同的训释。

  《毛传》训“摽”为落,“摽有梅”就是梅子辞枝自下。而闻先生把“摽”视为“抛”字的古写,于是“摽有梅”便成了抛梅子。从训诂学的角度说,我们很难评判《毛传》和《风诗类钞》孰是孰非,因为两家对“摽”字的解释各有所据。

  但是带入诗歌的具体情境当中,我却不太能赞同闻一多先生的理解。

  因为照那样一解,《摽有梅》会变成一首描写单相思的作品:你看那个痴情的女孩儿不断向某人抛去她的梅子。从怀里还有七分,到怀里只剩三分,再到最后索性顷筐都抛给了他。可是我们却看不到男子对她的痴情有任何响应。

  在这样的诗境里,青年男女似乎都嫌太木讷了些,缺少一点生动的表情和情绪的变化。可是换做《毛传》那样,把“摽有梅”解释为落下了梅子,情境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是一幅怎样的情境呢?它让我联想到辛弃疾那首著名的小词《青玉案·元夕》: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科技时讯博览,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青玉案·元夕》

  按照北宋东京城的习俗:男女婚嫁,双方互换定帖之后,男家是有权要求相一相未来的新媳妇的,并且新郎本人也被允许直接参与。

  但这样的相亲仪式毕竟是定向的——你只能跟一个女孩儿晤面,别无选择。在哪种场合才能看到更多的女孩儿,从而挑选自己的意中人呢?要知道,古时候未出阁的小姐们可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关于这个问题,最好的答案可能就是:在元宵节赏花灯的时候。“宝马雕车香满路”——当这些如花似玉的女孩儿们纷纷走出家门,东京的街头弥漫着脂粉的香味,理论上讲,这个时间点对有意择偶的男子来说是选择的机会最多、觅到意中人的可能性最大的时刻。

  站在东京的街头,男子心中的喜悦和憧憬估计跟《摽有梅》里的女主人翁是一样的。

  摽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