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童话寓言故事 > / 正文

张炜:给时代命名不是我们所能做的,写作需要客观诚实的呈现

2021-08-02 20:50:31184 ℃

张炜:给时代命名不是我们所能做的,写作需要客观诚实的呈现

张炜:给时代命名不是我们所能做的,写作需要客观诚实的呈现

张炜:给时代命名不是我们所能做的,写作需要客观诚实的呈现

  答题者:张炜

  提问者:木子吉 刘雅麒

  时间:2018年4月

  简历:张炜,1956年生于山东龙口市,当代著名作家。主要代表作有《古船》《九月寓言》《你在高原》《独药师》等。2011年凭《你在高原》荣获第八届茅盾文学奖。新作《艾约堡秘史》于2018年1月由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

  1你给自己定下了“一部长篇在心里埋藏不少于十五年”的规矩,《艾约堡秘史》从酝酿到成书,前后历经三十年。创作中是否有遇到瓶颈或想要放弃的时候?支撑你一直创作下去的动力是什么?

  较长篇幅的作品,需要在心田里培植,不停地生发。这样的文字完成之后,当有更多积淀的厚度,具备与自身篇幅相对应的诠释空间。用一两年、两三年甚至四五年的时间积累它们,可能还是单薄了一些。如果要处理离得很近的现实生活内容,即平常说的“写当下”,那将是十分困难的。打开一本现实题材的作品,很容易暴露出刺眼的瑕疵,令人遗憾。因为我们把大家正在经历的眼前生活变成很高级的艺术品,还往往缺少足够的技艺,那需要非同一般的职业技能,而非仅仅具备良好的用心和雄心。

  2小说的名字《艾约堡秘史》有何寓意?

  “艾约堡”是一个巨富给自己修建的一处宏大的居所。“递哎哟”是胶东半岛人的说法,不光是半岛,北方有几个地方也会这样说。当一个人没有任何自尊、生存遇到了最大的危难、不得不带着极大的屈辱去乞求的时候,就会被这样形容。“哎哟”两字去掉了“口”字,那只是表面的,他的内心里从来没有去掉。主人公时时刻刻用这两个字提醒他的昨天、命名他的昨天、概括他的昨天,令人怦然心动。他不忍回眸,却永远无法忘掉那些屈辱的记忆。他这样给自己的居所命名,当然是为了警示自己:仍然活在恐惧之中。剩下的问题就是怎样对待这恐惧了,他知道,仅仅惧怕是远远不够的。

  3你创作的灵感通常来源于?

  一般都是来自于现实生活。比如这部长篇,是因为1988年春天遇到了一位老板。他是我十几岁时遇到的一个文艺青年,那时我们曾彻夜交谈文学。他当时有二十五六岁,已经写了许多作品,一个字都没有发表。我现在仍能想起几十年前的初遇、那时的兴奋和惊讶。他是我从过去到现在所看到的最能写的一个人,是所谓藏在民间的“大写家”,一位不知疲倦的写作者。我当年确信他就是未来的大作家,整个人身上有一股不可遏止的生命力量。这部作品由此萌芽了,然后经历了缓慢的生长。

  4如果给你40多年来的创作划分阶段,你会怎样划分?

  不太想这些问题。好像长篇小说《古船》之前主要写中短篇,如《声音》《钻玉米地》《一潭清水》《蘑菇七种》《秋天的愤怒》等,共写了130多部短篇和10多部中篇,心力集中在这种文体上。后来就是长篇的阶段了,到现在写了21部长篇,占了我整个创作量的三分之一,如《九月寓言》《外省书》《丑行或浪漫》《刺猬歌》《独药师》等。还有三分之一是散文和诗,这是穿插在40年中的,从来没有停止过,如散文《融入野地》《筑万松浦记》《夜思》等;诗《皈依之路》《归旅记》等。

  5近几年你的作品如《你在高原》《独药师》《艾约堡秘史》都是长篇小说,而你以前也创作了百余篇短篇小说。根据你的创作体会,你更喜欢创作中短篇小说还是更偏爱长篇小说的创作?为什么?

  各有各的难度,都喜欢。中短篇小说更需要速度,如短跑。长篇小说是耐力和体力贮备等。比较起来我更喜欢诗,这是我一开始就写、一直在写的文体。诗更能表达我自己,更自我,也更能不受市场功利的诱惑。

  《独药师》和《艾约堡秘史》两本书,让我经历了深深沉浸的一个创作过程……

  6你曾说自己年轻时读书可以用“海量”来形容,当时读到的哪些作家作品对你日后的创作影响深远?现在还保持着较大的阅读量吗?

  中外古典我一直在读,中国古诗及《红楼梦》对我影响深远,现代主义的特别是欧美的作品新译作也在读。鲁迅、托尔斯泰等当然是读得最多的,屠格涅夫《猎人笔记》、莱蒙托夫《当代英雄》很喜欢。马尔克斯和索尔贝娄有趣极了!纪实的作品读得很多。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