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童话寓言故事 > / 正文

所有人都在等待,曹国伟拯救新浪的下一步

2021-08-03 04:42:23179 ℃

原创 王明雅 首席人物观

所有人都在等待,曹国伟拯救新浪的下一步

作者:王明雅
编辑:江 岳
01
“奶酪不见了。”
某天,吉林资讯网,当生活在迷宫里的两只小老鼠和两个小矮人,像往常一样去固定站点食用奶酪时,猛然发现原来那些看似取之不尽的奶酪,突然间全部消失了。
为果腹,小老鼠和小矮人们分别作出了不同的选择。
美国畅销书作家斯宾塞·约翰逊在《谁动了我的奶酪》(以下简称:《奶酪》)一书中,通过这则简单的寓言故事,提出了“应对变化”的积极观点。
2001年9月,《奶酪》中文版在国内发行,就像它在全球其他地区受到的热烈推崇一般,一经推出,就风靡了整个中国。斯宾塞在多年后到访北京,他说,“在饭店里,许多人都走上前来告诉我,这本书对他们的帮助有多么大,他们中有商业人士,也有饭店服务员”。
纳斯达克的新贵张朝阳也是读者之一。他从中悟得的心得是,应当知道变化是种常态,“不要永远认为你案头的奶酪一直是你的”。
那是2001年12月。
他与吉利李书福、联想柳传志等人,一同坐在央视《对话》节目演播厅,去探讨这块“奶酪”所代表的“变化”,如何影响了中国企业家的命运浮沉。
后来被称为“汽车疯子”的李书福,当时刚刚通过收购等方式,搭建起吉利汽车王国的雏形。那场节目的明星主角,无疑属于互联网精英——1年前,三大中文网站依次奔赴纳斯达克挂牌上市,新浪、网易与搜狐,就此唱响了第一代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序章。
只是,张朝阳很难意气风发。
他坦陈自己其实“诚惶诚恐”,他的内心潜处正在经受剧变。“因为外围发生了一些变化,应用到企业商战上的管理认识、团队建设和竞争策略等,确实变化很大。”
当时,全球互联网的浮华泡沫被戳破,纳斯达克迎来了21世纪初的全面崩塌,雅虎市值一度跌至顶峰时的一成,亚马逊也直接蒸发掉3/4。
“至暗时刻”已不足以概括这些华人新贵们的窘迫。搜狐与网易的股价跌破1美元,可以用“惨烈”来形容,网易又因财务造假疑云被停牌,丁磊几乎动了卖掉网易的心。
而新浪的浮沉来得更猛烈些:它的创始人被董事会踢出局了。
02
微博用户@王志东的认证是:点击科技总裁。
这位并不活跃的用户,最近半年里唯一的一条动态是系统自动发送的生日祝福。评论区寥寥五个留言里,一名网友写道:新浪之父!您没有被忘记!
是的,很少有人知道,新浪的创始人叫王志东,曾经与张朝阳、丁磊并称为“网络三剑客”。
熟识王志东的人,对他的印象都离不开“低调”二字。这位技术出身的工科男,在创业早期,总会为管理而苦恼。他做了五年的程序员,后在新浪网前身四通利方做总经理时,也总有忍不住上一线写代码的冲动。

所有人都在等待,曹国伟拯救新浪的下一步

图:王志东
但人在任上,总是不得不处理更多技术之外的事情。他也总自我敲打,“国内搞技术出身的人,倒霉的人很多,就是他们不懂怎么经营,怎么管理,怎么把握方向”。他努力不把自己局限在精简程序的技术问题里,而是更多去想“和谁做朋友,和谁打对手”。
这样的青涩或许注定了王志东的结局。
新浪上市后,作为创始人,王志东的股份被稀释至6%,已经失去足够的控制权。也因为这个巨大的“bug”,在那场21世纪初的纳斯达克股市大截杀中,新浪还演绎了一种资本的现实与残酷。
妻子徐冰还记得,2001年6月1日那天,王志东在公司接受完记者采访,便兴致勃勃地动身前往美国参加董事会。两天后,她去机场接丈夫,迎面却是他甩来的一句话:“我不干了。”
这场新浪创始人出局的戏码,最终被证实为,以董事长段永基为首的董事会成员,对王志东“救市不力”给予的罢免处置。
四通集团创始人段永基是王志东的天使投资人。
企业家李玉琢曾是段永基麾下一枚得力助手。后来,他在自传《我与商业领袖的合作与冲突》中提到段,称他是“复杂多变的人,没有人能正确评价他”。
究竟是蓄谋已久的“取而代之”,还是为了救公司选择的“临时换人”,这已经不太重要了。后来,关于新浪的故事,足足为科技媒体们提供了长达一个月之久的“大料”——
在新浪宣布王志东因个人原因卸任一切职务后不久,这位惯常低调的创始人,特意戴上工牌,在记者簇拥下,高调回到公司上班,誓将与董事会的矛盾公开摊在桌前。
张朝阳参加的那档《对话》节目,段永基也在。
当奶酪不见了怎么办?他的回答是:企业情况很复杂,所以应当有壮士断臂的勇气和决心,因为这个放弃,减少了对他的很多压力和拖累,使他更有力量,寻找更好的机会来发展。
仿佛一声遥遥喊话。这时候的王志东,已经停歇了与新浪董事会的困斗,开启第二次创业的征程,即点击科技。
03
斯宾塞·约翰逊在2009年第一次踏上中国的土地。“亲临中国,让我感受到了中国日新月异的重大变化,也感受到了许多人都在适应这些变化。”老人感慨。
时间最为无情的一点是,你只看到变化的结果,如非亲历,总会忽视那些为适应变化所做的挣扎。
纳斯达克一遭历险,丁磊断臂求生,网易转型游戏,它的“去门户化”是成功的。张朝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缓慢探索“媒体+游戏+无线+搜索”的新模式。年轻的首富、开宝马的时尚先生,丁磊与张朝阳,其个人标签早早烙在了网易和搜狐之身。
新浪没有享受过这样的企业魅力时刻。
2009年距离《奶酪》在中国正式发行,已经过去了八年。八年时间里,新浪经历了两年一任掌舵者的漫长摇摆期,也因为没有上述二者那样的“主心骨”角色,一度再无端遭难。
2005年,盛大网络以2.3亿美金的价格,从公开市场获得新浪19.5%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其间的危机是,这家中国二代网络公司,正在张开血盆大口,欲将“前浪”新浪吞下腹中。
三大门户的“命运共同体”特质也在这一刻体现——张朝阳旋即回购80万股股票,网易在不久之后的年报中,特意强调了其门户网站的市场优势,是推动企业收入增长的主要原因。以上种种,都是为了避免重蹈新浪的覆辙。
当我们今天回过头去看,新浪就像那个集中国互联网公司大不幸与大幸为一体的公司,不幸在于它命运的跌宕曲折,幸在于关键时刻,坚守的人,还有化险为夷的勇气。
当陈天桥通过电话告知时任新浪CFO的曹国伟持股一事后,这位多年行事稳健的财务官,立即动身回国,并在四天后,制定出了“毒丸计划”:当盛大再收购超过0.5%的股权,新浪其他股东则有权以半价购买普通股,稀释盛大所持有的股份,使其蒙受损失。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