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童话寓言故事 > / 正文

读钱穆书,解酷评毒

2021-08-03 16:25:10137 ℃

  《中国历史研究法》,钱穆著,三联书店2001年版。

  《中国现代卡里斯马典型:二十世纪小说人物的修辞论阐释》,漳浦新闻网,王一川著,云南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

  《伊索寓言》,罗念生、王焕生、陈洪生、冯文华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

  《纽约情人》,施雨著,百花文艺出版社2004年5月版。

  三联书店出版的钱穆作品系列很耐读,那种对历史的温情与理解让人心折。《中国历史研究法》由钱穆先生1961年在香港的八次演讲汇集而成,从通史和文化史的总题及政治史、社会史、经济史、学术史、历史人物、历史地理等专题言简意赅地论述了中国历史研究的大意与方法,实为作者此后30年史学见解之本源所在。如与梁启超先生的同名著作《中国历史研究法》结合起来阅读,更为受益。近来酷评之风弥漫,酷评自弃于吹捧与阿谀之外,标榜一针见血的评价,余本是心喜;然于历史,酷评却常常多有偏激之虚无心态,既视本国已往历史为无一点有价值,亦无一处足以使彼满意,且把传统当作“四旧”除之后快,以新为时尚。这其中的某些评价与断语自然也有其道理,但过度激进,总是令人心怀忧惧的。读钱穆先生著作,可解此毒也。

  寓言的话语是用来指涉寓言之外的某种事件。因此,对寓言的理解无法从字面意义上进行。《伊索寓言》以一种极其简单的故事与情节来揭示一种深刻或肤浅的哲理,寓言告诉我们许多做人的道理,《伊索寓言》大都以动物为题材,某种指涉显然与动物的某种习性相关,但也并不尽然,有时候同一种动物在不同的寓言故事里以不同的习性呈现。《伊索寓言》有三百多个寓言故事,但其中颇多重复与模仿,且寓言所附的“教训”往往只是编撰者的某种偏见,谈不上深刻与警省,各人各有看法,单一的“教训”并不使人佩服。本书的译笔简洁而朴实,似乎缺乏文字上的华丽,可能寓言就是其文字以外的东西才是它的重心,然而我还是喜欢那些有关动物的故事。

  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王一川在主编《20世纪中国文学大师文库》“小说卷”时将武侠小说家金庸列为文学大师之一,排名第四,在鲁迅、沈从文、巴金之后,老舍、郁达夫、王蒙之前,引起文坛一片哗然。金庸小说成就有目共睹,我对王一川之做法深为佩服,打破常规与惯例需要一定的勇气,一般人不肯为。今读王一川新作,颇觉耳目一新。王一川将政治学上的术语“卡里斯马”引入中国文学的批评之中,对意识形态对文学的控制提出了解构式的精彩分析,中国小说中的“卡里斯马”典型其实是意识形态在文学上的一种折射与映照。这种视野开阔的研究方法值得我们认真领会。

  《纽约情人》是施雨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写一位女医生小寒的故事,有趣的是她采用了一章在中国一章在美国的对比写法,最后把故事结束在美国的“9·11”之中。小说可以说是一个“在路上”的故事,但与其说是一个女孩流浪的足迹,不如说是爱情流浪的足迹。我们一路上跟着主人公小寒捡拾起忧郁、奔放、激情的体验,激荡起每一根纤细的神经,窥见爱的种种悲欢离合。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