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童话寓言故事 > / 正文

古今名家笔下的牛:人世百味寄牛身

2021-08-04 14:31:58144 ℃

古今名家笔下的牛:人世百味寄牛身

  徐悲鸿的《九州无事乐耕耘》。 资料图片

  文\海南日报记者 梁君穷

  牛是农耕社会里重要的生产工具,并在十二生肖中排行老二,牛的形象历来为艺术家们所喜爱,也因此成为古今中外文学名家所着力描述的艺术形象之一。牛的形象往往与社会矛盾、田园牧歌、神话传说、民间风俗以至作者个人经历紧密相连,不少以牛为主角或配角的作品脍炙人口,成为读者喜闻乐见、雅俗共赏的名篇。

  柳宗元作《牛赋》

  苏轼手抄赠海南

  在中国文学史上,唐代的柳宗元是杰出的散文家之一,被贬期间,柳宗元不仅写了许多锋利简洁、严峻沉郁的寓言讽刺小品,还写了许多文笔清新秀美、思想深刻的游记散文,如被收入课本的《黔之驴》《小石潭记》《捕蛇者说》等。

  韩愈和柳宗元都是唐代古文运动的代表,韩愈曾说“学古道而欲兼通其辞;通其辞者,本志乎古道者也”。他们的古文理论都把明道放在首位,为此,他们常常借写物而明道,柳宗元曾写下的《牛赋》就是其中之一:

  若知牛乎?牛之为物,魁形巨首。垂耳抱角,毛革疏厚。牟然而鸣,黄钟满脰。抵触隆曦,日耕百亩。往来修直,植乃禾黍。自种自敛,服箱以走。输入官仑,已不适口。富穷饱饥,功用不有。陷泥蹶块,常在草野。人不惭愧,利满天下。皮角见用,肩尻莫保。或穿缄滕,或实俎豆。由是观之,物无逾者。

  不如羸驴,服逐驽马。曲意随势,不择处所。不耕不驾,藿菽自与。腾踏康庄,出入轻举。喜则齐鼻,怒则奋踯。当道长鸣,闻者惊辟。善识门户,终身不惕。

  牛虽有功,于己何益?命有好丑,非若能力。慎勿怨尤,以受多福。

  赋在思想内容上着重“体物写志”,重在细致入微的状物描写,借此表达作者的讽喻之意。这篇《牛赋》不过寥寥百十字,却将牛的外观声貌直至生死功用一一写到,还采用对称手法,把牛与羸驴放在一起比较,突出表现了牛的忠厚无私。

  据传《牛赋》是柳宗元因参加政治革新运动失败后,被贬柳州十年之间的感愤之作。文中的牛显然是柳宗元的自喻,“陷泥蹶块,常在草野”正是他当时处境的真实写照。“腾踏康庄”“当道长鸣”的赢驴,暗喻那些趋炎附势、投机钻营的小人,最后以“牛虽有功,于己何益?”慨叹世道的不公。

  柳宗元去世两百多年后,另一位同样闪耀历史的人也被贬至南方,他来到比柳州更南的儋州,他就是苏轼。看到海南这边杀牛成风,苏轼于心不忍,就抄写柳宗元的《牛赋》赠给琼州的僧人道赟,“使以晓喻其乡人之有知者”。

  苏轼还为手书的《牛赋》作记,是为《书柳子厚牛赋后》。苏轼开篇便写道:“岭外俗皆恬杀牛,而海南为甚。”然后说从高州、化州装载牛渡海的船,一艘船就要挤百头牛,遇到刮风航行不顺,牛因干渴饥饿交加而死的无法计数。更严重的是,“既至海南,耕者与屠者常相半”“病不饮药,但杀牛以祷,富者至杀十数牛。”

  苏轼在其他著作中曾有“农民丧牛甚于丧子”之语,见到牛的这般悲惨命运,怎能不痛心疾首,于是手书《牛赋》,以期能教化乡民,爱牛惜牛。

古今名家笔下的牛:人世百味寄牛身

  农民耕地备来年。古月 摄

  近现代小说中的牛形象

  小说中写牛在我国文学历史渊源久远,古代神话故事集《录异记》和《列异似》都写到秦文公伐千年古木大梓树,梓树化为青牛走入丰水中的故事。《西游记》中先后有多只牛精阻碍三藏师徒前进,包括有野牛精、太上老君的青牛、牛魔王等等。

  近现代以来,中国出现了一大批乡土文学作品,这些作品以农村生活为题材,以农民疾苦为主要内容,牛更是乡土文学作品中常常出现的主角或配角。

  湘西的农村中,一位被称为大牛伯的农民将他的小牛打伤了,此时正值耕种农忙的时候,于是他不惜血本到处请人治牛,不分昼夜精心护理牛。最终牛好了起来,大牛伯便想靠这头牛种庄稼可以换两扇腰门,这是他最朴素的愿望。然而到了十二月,村里所有的牛都不知被衙门征发到什么地方去了,故事在这里戛然而止。这是沈从文在1929年写的短篇小说《牛》中的情节。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